第五百九十九章 樊城乌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三千里大周重镇樊城,樊城上空战旗林立,战戟冲天。百万大周战兵汇聚其中,此时整个樊城已经肃杀无比,可怕的血气直冲云霄,血气化为万兽,在上空肆虐。

而樊城的前方,那巨大的虚越深渊犹如盘龙延伸出去,昏暗的虚越深渊仿佛恶魔的眼睑,深深注视这里。

此时虚越深渊之前,无数的战舰凌空而立。此时樊城四周的宗门,已经派出道兵守护深渊当中。而从深渊的另一端,那虚空的尽头,凝聚更加可怕的战意。

这股战意化为金色的狼头,每时每刻都朝着樊城的方向咆哮。随着这股咆哮之声,深渊在震动,仿佛在深渊的深处,有一个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对面的大金好像也汇聚很强的战兵,已经在等待。而随着这股等待,虚越深渊当中一些小战场已经惨烈无比。

每一天都有樊城战兵陨落在虚越深渊,同时宗门的天骄和道兵也陨落无数。双方只是大战之前的轻微的接触,就已经这样的惨烈。

樊城繁星楼楼之上,玉帅展熊主正半跪在一名中年人面前。中年人双眸就是日月,面白无须,却犹如散发一层金色,而此时男子身披天蓝战衣,每一片甲胄之上都刻画可怕的铭文,这套战衣居然是一件神器。

战衣让这名中年男子身上凝聚无上之气,中年男子的身后犹如地狱一样,无数的涡旋盘旋其中,中年男子仿佛从地狱当中走来。只是男子的动作之中,高贵无比,双眸凝聚的神光,冷漠的扫向一切。

中年男子并不是真身,只是一道投影,而就是这样的投影,却让十大玉帅之一,展熊主半跪当前。

“展玉帅,可好?”冷漠而怪异,仿佛这道声音从九天之上而来,随着这样的声音,繁星楼仿佛都坠入地狱,一层层寒冰扩散出去。

展熊主的脚下已经化为冰蓝之色,展熊主的身上都被寒冰笼罩,展熊主的头压的更低了,只是眉宇间却闪烁阴狠。

“哼,展熊主,天玑心高气傲,一些事情办的不是很妥当,而你呢?”中年男子脚下出现寒冰之座,仿佛天地之间,一道道冰晶出现在房间当中,这些冰晶凝聚可怕的神威,让展熊主赶紧沉声说道:“玄傅,这件事听我解释。”

原来这名中年男子,就是玄天玑的二叔,玄无道。玄无道虽然不是玄家家主,可是却是朝廷的太傅。

太傅投影,让展熊主赶紧再次解释道:“乌鸦的事情本来很稳,结果没有想到那个小子居然能够逃脱出来,听说是被程劫非给救下来了。”

“区区一个齐云宗弟子,蝼蚁一样,居然让你这个玉帅失手。我们玄家的天骄,玄家的公主,居然有人跟玄天玑所抢?”

玄无道依旧冷漠的说着,只是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身后的一道冰晶碎裂,仿佛一个星辰陨落一声,生死幻灭,展熊主就感觉自己濒临死亡,眉心已经裂开一道缝隙,滴血千斤的神通也无法幻化,一道血滴慢慢的凝结出来,飞到玄无道的眼前。

“生死只在一念之间,展熊主,你不是姬皇的玉帅,而是玄家的玉帅,你可知道?”无比冷酷的声音,让展熊主再也不敢闪烁,沉下头颅,赶紧拜服下去。

“玄傅,熊主明白,饶命!”堂堂的玉帅,武道霸主级别,居然臣服在玄无道的面前。

“武灵之境,三重之意,一重为武道大能,二重为武道霸主,三重巅峰武道灵主之位。每一重,都是天壤之比,展熊主,你让本座很失望。”

玄无道,武灵巅峰,武道灵主之位,只是比展熊主强大一层境界,想要灭杀展熊主只是一念之间,这样的情况,让展熊主再次低头。

“只有这一次机会,大金凝聚百万战兵,这一次,看来是要越过虚越深渊。”玄无道的语气逐渐淡然起来。

“玄傅,有熊主镇守在这里,加上其他宗门的道兵,凭借虚越深渊大金是不可能进来。”展熊主浑身都是冷汗,四周的空气已经凝聚冰晶,汗水刚刚出现就已经被冻住,可就算如此展熊主依旧不敢有任何的异动。

“机会,在玄家的手中。大周千百万之军,在姬皇手中,以及那个李靖手中。呵呵,多么好的机会,成败都对玄家有好处。”

“玄傅,为何?”展熊主一愣,大金真的越过虚越深渊,对玄家有什么好处。

“本座为督军,胜能够让玄家威名赫赫,而败,你手中的兵,就会隐藏起来,成为我们玄家的道兵。”

“玄傅说的是,熊主就是玄傅手中的兵。”展熊主刚说完,就听到玄无道阴冷说道:“你只是一个旗子,我们都是棋子,只是你这个棋子掌握在本座的手中。而本座这个棋子,已经跳出棋牌,想要替我们玄家摆出迷天棋局。”

“是,玄傅说的是。”展熊主也再次点了点头,这一次,玄无道望着远处的虚越深渊哈哈狂笑起来。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大金是真的要来,还是假的要来。不管如何,樊城是不会坠落的,只要樊城不失,虚越深渊给了大金又如何,哈哈哈哈。”

“玄傅,虚越深渊是不可能进来的,那里是天谴,规则之力,让大金的战兵进入其中,十不存一。”

“规则之力是会改变的?莫要相信规则。玄天玑如何?”这时候玄无道终于抬手,让展熊主站了起来。

“玄天玑少爷,已经掌握齐云宗八军之一,只是水逆行一直没有让玄天玑少爷成为圣子之选。”

“水逆行?这个老狐狸,齐云宗如果没有王朝的支持,早就无法成为顶级宗门。这些年,齐云宗内斗太多了,水逆行想要凭一己之力,统一齐云宗八峰。水逆行是在跟天争时间,哈哈哈,可是他有这个命吗?”

“这一次,本座会让玄天玑一统八军,利用这次聚会,让玄天玑成为圣门中的第一人。”玄无道的话,让展熊主点了点头。

“玄傅说的是,只要需要熊主帮忙的,一点尽力就是。”展熊主深吸一口气,终于从冰晶当中解脱出来。

“莫要让本座失望,你隐藏的境界太久了,十大玉帅人人都觉得你是武道大能,结果你却是武道霸主,展熊主,你想什么,本座了解。本座可以答应你,无论这次樊城结局如何,本座会利用绝尘珠,吸收战场血气,让你的功力再次提升。你的血灵之法会得到改变,只要你依靠玄家,你这个棋子永远是最强的,甚至未来大周的军神,就是你。”

“什么?”展熊主目光终于亮了起来,展熊主拥有吞灵之法,需要无数的生魂,这些年之所以镇守樊城,就是利用吞灵之法,凝聚血灵之功。

“可是军神,雄主怎么敢妄想。”军神李靖,就是这几个字,展熊主就算在隐忍,也无法想到。尤其根本都不敢提李靖这两个字,李靖这样堪比武神的存在,只要说出名字,就或许能够让京城当中的李靖感知到。

“那是本座的事情。”玄无道也不敢说李靖的话,想到那个可怕的男子,玄无道也深吸一口气,刚才的话也是玄无道狂妄了。

“好了,接下里的事情,就是你负责。让这些宗门好好守护虚越深渊,大金之军最后进来。也消耗这些宗门的实力,尤其齐云宗,明白吗?”

玄无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背后再次化为地狱一样,那些冰晶慢慢消失,仿佛时间在倒退一样。

等展熊主看向前方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而展熊主眉心精血却坠落地面之上,绽放一道血花。

“太可怕了,玄无道到底修炼什么功法?”展熊主看着玉砖之上的血滴,慢慢揉了揉眉心,而就是这一下,繁星楼当中爆发可怕的神威。

“轰!”繁星楼上空的无数星辰,仿佛绽放绝世光芒,此时的展熊主身上出现饕餮战甲,可怕的神威猛的笼罩在樊城所有之域。

“令,宗门道兵,镇守虚越深渊。令,齐云八军,各自镇守,玄天玑入樊城!”三千里樊城,众人的耳中都听到这样的声音。

尤其展熊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繁星楼阴影当中,走出一名矮小的男子,男子身上却是血红的道袍。

“喜鹊,乌鸦已经死了,他的任务你来完成。任何阻挡,统统都杀了。”展熊主的话,让喜鹊点了点头,突然看向地面之上的血滴。

就是这一下,展熊主猛的一抬头,就是这一眼,让喜鹊猛的双指并拢,戳在自己的双眼之上,喜鹊毁掉自己的眼睛,一句话都没有说。

“毁掉眼睛,还能说话的?”就在喜鹊身影幻化马上消失的时候,展熊主依旧冷冷的说着,这句话刚说完,喜鹊的身影消失不见,只是地面之上,多出一截舌头。

“哼!”展熊主嘴角上扬,邪气森森,被樊城当中百万大军,只听玉帅展熊主之令,而此时展熊主强悍的神魂之威,突然穿过虚越深渊,朝着对面而去。

“大金,你们来吧,本帅在这里等着!”展熊主凝立虚空,身后凝聚一把血色长枪,顶天立地,释放滔天杀气。

“等着!”就在这时候,对面的深渊当中,突然传来沉闷而狂傲的声音。

“吾,耶律雄起,必斩尔等!”大金玉师耶律雄起的神魂之音,居然穿透的虚越深渊穿了过来,这让展熊主就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