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峰主青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林玄跟着姬雪蓉落在奇峰之上,山壁之上,出现蜿蜒的门户。姬雪蓉信步而走,门户散发光芒。

当林玄走进,终于看到明月峡。两岸银白的岩壁,青色的山峰,中间弯曲之水,反射光芒。整个秘境仿佛镀上朦胧的月光一样。

在月光当中,出现一座银白色的殿宇。青色的瓦片也反射着柔光,姬雪蓉临空落下,一处处青色的阶梯出现在脚下。

阶梯犹如仙人桥一样,连接在宫殿跟门户之间。波光粼粼,林玄冷静的跟着姬雪蓉走向明月宫当中。

宫殿依旧很静,仿佛这里只有姬雪蓉跟林玄。林玄的步伐依旧很淡然,朝着前方走去,看到一处处柱子,上面一道道奇怪的剑痕。

“咦?”林玄再次一愣,从这些剑痕当中,林玄居然感受到师尊韩元的剑气。韩元的剑气当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这些剑痕都是在模仿韩元的剑气。

林玄知道韩元以前好像跟青意真人有什么事情,看到宫殿柱子上的剑痕,林玄的目光越发好奇起来。

“雪蓉,你来了?”宫殿的伸出,一处平台之上,白玉之台,白玉之人。遥遥看去,犹如月宫仙女一样。

清秀绝俗,雪肌如冰如学,纯白的道袍宽松无比,无风而动,曼妙的身段,让林玄再次一愣。

姬雪蓉贵为公主,可是看到青意真人,她的师尊,依旧跪拜下去,恭敬说道:“师尊,徒儿回来了。”

“好,退到一边!”平台之上的,青意真人终于转过身来,明亮的眼睛犹如繁星,冷,真的很冷,在见到青意真人的那一刻,林玄能够感受到无比清冷,那是从骨子里散发的。

“见过青意师叔!”林玄并没有躲闪,迎着青意如星的目光而来,而青意也看着林玄,良久,在终于说道:“你比北帝峰,任何人都要强。”

“啊?”林玄再次一愣,青意长长的秀发,用白玉簪子束起,飘飘如仙,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林玄。

“本座说的是同样的岁数,三宝不如你,韩元也不如你。”青意的话,让林玄一愣,不由自主的问道:“笑苍天呢?”

林玄的话,让青意瞳孔一缩,未曾想到这个弟子还能够主动问,尤其还敢问出笑苍天的名字。

“他居然告诉你笑苍天的事情,你们北帝果然不曾忘记他。”青意真人的话,姬雪蓉根本不懂。

“为何要忘记,师叔,你还没说,我跟笑苍天比如何?”林玄微微一笑,这让青意有点搞不懂林玄的想法,不过依旧清冷说道:“他也不如你,至少在你这个年纪,他未入先天。”

姬雪蓉看到林玄眉心一挑,就知道这个家伙肯定高兴坏了。

“林玄,你还知道什么?本座以为韩元是不可能告诉笑苍天的事情,难道是三宝告诉你的?”

“一些事情,是我知道的,一些事情的确是师尊说的。我能够感觉出来,师尊忘记不了笑苍天师叔,青意师叔,笑苍天还活着吗?”

“活着?哼,当然活着,他能死吗?他如果死了,这一切都好了,你知道吗?”一股杀气突然出现在大殿当中,此时的青意目光逐渐冰冷起来。

“你跟笑苍天师叔有仇?”林玄再次一愣,再次好奇的问出这样的话。

“杀师之仇,不共戴天,你说我们有仇吗?”青意真人的话,让林玄瞳孔极度收缩。林玄只知道韩元跟青意真人关系好,未曾想到笑苍天居然斩杀了神宵峰上届峰主。

“这怎么可能?师叔你跟师尊不是很好吗?”林玄的话,让青意突然朝前埋了一步,沉声说道:“你是听谁说的?是你师尊说的吗?”

“林玄,你不许胡说,你要惹师尊生气,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此时的姬雪蓉看到师尊动怒,突然目光森然的看向林玄。

“雪蓉,退下,让他说,我要知道,他知道什么?”一缕精光从青意的眼角凝聚,林玄并不知道明月峡秘境当中,已经翻江倒海,岩壁之上无数水流冲击,宫殿当中的柱子再次出现一道道剑痕。

“师叔,不要动怒,弟子不知道什么。只是从三宝叔那里,知道你跟师尊关系不错,你们两个不该如此?”

“不该如此?林玄,多少年了,我很想问你师尊一句话,你回头帮我问问。青绝如意明明已碎,为何还在他手中,他到底要干什么?”

“青绝如意?”林玄再次一愣,师尊韩元赐给他护身的青绝如意,跟青意师叔有关,这样的事情,让林玄迷茫的看着青意。

“青绝如意,是神宵峰的灵器,当初屡次受损成为宝器。那是本座的东西,当初本座跟你师尊韩元,恩断义绝,如意被他震碎,他为何还留着青绝如意。”

“什么?”林玄再次无语,这其中的事情,只能够问韩元,自己上哪知道。

“恩断义绝?师叔,你别瞎说,看我师尊那样子,对你应该是念念不忘。”林玄突然眼珠一转,故意刺激青意。

“林玄,你放肆,我师尊是真人。”姬雪蓉秀眉瞪起,就看到林玄毫不在乎说道:“雪蓉,我说的是真的。师尊就是口硬心软,当初我讹他如意,呸,是弄来如意,那把他心疼的,都差点哭了。”

林玄开始胡诌起来,而青意听到林玄的话,目光越来越冷,也越来越复杂。

“再说了,上次齐道峰大家都看出来了,师尊相当听青意师叔的话。师尊是什么脾气,谁都知道,那就是个疯子,可是只要青意师叔出现,他乖的跟兔子一样。”

林玄的话,让姬雪蓉哭笑不得,哪有这么编排自己师尊的。而此时的青意刚要说话,就听到林玄再次说道:“师尊长说一句话,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什么?这是他说的话?”青意复杂的眼神终于迷茫起来,而此时的林玄再次坚定说道:“没错,就是他。”

“师尊啊,我已经很给力了,你以后要是有喜事,可别忘记徒弟我啊。”林玄偷摸暗香,看着台上的青意。

“哼,都是虚的,一切都是虚的。如果他真的有我,为何不杀了笑苍天。”青意突然怒吼,显然纠结一些事情。

“杀了笑苍天,那是他师兄。”林玄赶忙说着,极快的速度回答。

“师兄?可当时他已经叛逃齐云宗,已经不是北帝峰弟子,明明已经落在韩元手中,他为什么放了,为什么放了邪道中人,笑苍天,邪尊笑苍天,我好恨!”

“什么?笑苍天是邪道强者,成为邪道副宗主?邪尊?”这一切的消息,惊的林玄一愣愣的。

十宗三殿,八山六道,邪道最为诡谲,邪道乃是三十三道融合在一起。别看邪道归一,可邪道的势力并不弱。这些年邪道暗中发展,要不是宗门跟王朝压制,邪道早就复苏了。

笑苍天叛出宗门,入了邪道,这可是相当劲爆的消息。

“师叔,入了也就入了,你的恨,你的仇不该对韩元而来。一切有因有果,就为了一件事,背离自己的感情,做出悔恨的事情,那不值得。”

林玄良久深吸一口气,说出这段话来,未等姬雪蓉和青意真人说话,林玄躬身说道:“我看到师尊的哭和疼,尤其在没人的时候,酒中疯,疯中狂,那是师尊韩元的委屈。师叔,我不知道当初笑苍天为何背离宗门,可我知道,能够凝练出绝霸之刀的笑苍天,不是坏人。这一切,还是我说的有因有果,你真要报仇,那就找笑苍天。”

“你跟师尊韩元的事情,应该明的来,一切都不晚。就算你是真人,我师尊还是疯子,难道非要忍受痛苦,住在这冰冷的明月宫,还有我那个疯子师尊,住在更加冰冷的雪地当中?”

“如若是我,我不愿意。如若我选,我当说出一切。如若我来,情仇明辨!”

林玄说完这句话,抬头看向青意真人,同时也看向姬雪蓉再次说道:“青意师叔,姬雪蓉是王朝公主,婚约玄天玑。而我只是普通弟子,无背景无势,有的只是手中刀,心中意。可我依旧选择追求姬雪蓉,只要还活着,我就要追求的权利,只要我不死,我就会让雪蓉明白,我的心为了她而跳。”

“你好大胆,当着本座的面前,调戏本座徒弟。林玄,人人都说你是魔头,你们北帝峰出疯子,果然如此,你真的敢?”

无比肃杀的气息,疯狂的降落下来,在这一刻,林玄就感觉明月宫化为天上神将,凛冽的剑气,充斥四周,林玄的任何异动,都会被剑气彻底绞碎。

“不是敢,而是我乐意!”

一句话,让青意真人瞳孔化为利芒,林玄脚下的阶石化为粉末,林玄仿佛坠入万丈深渊当中。

“师尊,让他走!他救过我!”这时候姬雪蓉娇斥一声,十分忧虑看着青意真人。而林玄依旧很淡然,根本都没有动,双眸清澈如水,就这么看着白玉之上的青意真人。

“很好,林玄,你别任何人都要真。你比那个混蛋真实多了,你们北帝峰就是疯子,给本座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