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东华峰生死斗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左明达激怒了剑十三,剑十三的身份一直就是他最痛苦的阴影。在剑神府当中,他虽然是剑神的血脉,可是还不如杂役一样。只因他的母亲来自异域,贱如草菅。

剑十三的母亲天之国色,就算是个奴婢,也无法遮挡她无双的容颜。剑十三曾经问过自己的母亲,那一晚到底是不是剑神醉酒。要知道堂堂武神,一个醉酒,简直就是最大的笑话。

剑十三的母亲并没有说话,自从剑十三出身,剑十三就没有看到母亲的笑容,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他的母亲在第一次露出解脱的微笑。

剑十三可以姓剑,只因剑神的血脉。但剑十三就是剑神府最低等的存在,如果在母亲死亡的那一刻,觉醒剑体,拥有修剑天赋,估计剑十三会在剑神府孤独终老,永为杂役。

左明达的话,已经让剑十三无法克制心中的杀意,任何侮辱自己母亲的人,都将死。他已经没有那冷血的父亲,自己的母亲就是最后的港湾,虽然这个母亲有时候更加冷漠,可毕竟给他了生命,给他觉醒的剑体。

剑十三被林玄拦住了,剑气正在凝聚,被林玄再次打断。剑十三的双眸已经完全暴虐,如果没有林玄,剑十三会斩出自己最凶狠的一剑。

“你是谁?你敢说我?”左明达狰狞一笑,虽然看到剑十三要动手,可左明达根本不在乎。左明达还以为剑十三是以前的剑十三。

“师兄,算了,都是朋友。这是北帝峰林玄,都是张师姐的朋友,你不能这样。”葛春景还是老实,刚才听到左明达的话,也好奇的看向剑十三,剑十三这个剑神府的小子,居然还有隐情。

“左明达,你要在胡说,等师尊出关,我一定禀告师尊。在这里,我们都是宗门弟子,跟京城无关。”

张幽璇也赶紧说着,尤其看到剑十三越来越冰冷的双眸,尤其剑十三看着张幽璇的目光也更加默然,就让张幽璇感到心疼。

“十三,让我来吧。”林玄再次抓住剑十三的说,轻声说道:“无论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你今生就是我的兄弟,十三,我送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来自前世的名言,在剑十三的耳畔响起,林玄淡淡的说着,慢慢的把剑十三的手中的剑放下,再次说道:“正对自己,这有什么?出身在本少爷眼中就是狗屎,只有那些蠢货才在祖宗余荫下活着,你和我,要让这天下人看看,我们就是这些蠢货的祖宗,哈哈。”

林玄的话,让对面左明达听着,再次冷笑道:“原来你也是废物啊,北帝峰的废物。你还不如剑十三呢,你一个区区外门上来的弟子,还敢在这里来。给我滚下东华峰。”

“左明达,你够了,这是我朋友。葛春景,给我把这个人弄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们。”张幽璇的话,让葛春景苦笑的看着一眼林玄,而此时的林玄并没有说话,嘴角慢慢上扬,已经渐渐摸向鼻子。

如果熟悉林玄的人,一定会明白,林玄也动气了,甚至已经开始算计,能够被林玄算计的人,那会林玄坑死。

“师妹,我们是同门,你怎么像他们说话。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心吗?我左明达对你如何,天地日月可表,你就为了这个小白脸,就要跟我绝交吗?”

“左明达,剑十三和林玄都是我的朋友,你有什么资格在这说话,给我下去。”张幽璇气鼓鼓的对着左明达,而就在这时候,林玄突然拉向张幽璇。

一道掌影从张幽璇的脸颊划过,差点就抽在张幽璇的脸上。

“贱人,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张幽璇,我左明达看上你,就是你的荣幸。在江南府我就是王,我看上的女人,都不用我说话,已经倒在我的床上。就算在齐云宗,我也是你的师兄,我要你,你敢反抗?”

左明达已经彻底暴露自己凶残的一面,而旁边的葛春景也皱眉,沉声说道:“师兄,你过分了。”

“葛师弟,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给我上一边去。”如今的左明达已经被怒火攻心,谁都怼啊。

“左明达,你大爷的。”张幽璇可是京城有名的小辣椒啊,从来就没有受过这个气啊,扭身朝着左明达就冲去。

“就你?”左明达双掌一挥,恐怖的真气,化为虎头,朝着张幽璇就扑来。左明达居然也是半步先天,拥有的一丝先天之力。虎头凝聚的能量,未等张幽璇攻来,就发出震天的虎吼。

张幽璇衣裙飘扬,被一股炽热的能量,直接就后退开来。而就在此时剑十三再次出手,秋叶剑犹如蛟龙,在虎头凝聚间,斩出十多剑。

“碎!”就算左明达是半步先天,凝聚的先天之力,居然被剑光斩碎开来,同时一道血痕出现在左明达的脸颊。

左明达已经彻底愣住了,刚才那一剑居然斩伤了自己,虽然就那一下。左明达慢慢用手擦拭一下,鲜血流出。

“要战,你跟我来?”剑十三已经拦在张幽璇旁边,并没有看张幽璇,却让张幽璇望着剑十三,关心问道:“你,你关心我?”

“张幽璇,我没有朋友,我也不是你的朋友。此次来到东华峰是林玄要找葛师兄,跟我无关。”

剑十三再次冰冷的说着,秋叶剑依旧指着左明达,再次说道:“击败此人,我会下东华峰,不用你送。林玄,这一战,我来。”

“十三啊,白打啊?”林玄有点郁闷,这个剑十三不解风情就算了,怎么还真的要跟左明达动手啊。

“十三,你!”张幽璇感觉心一疼,看到剑十三绝情的样子,总感觉自己失去什么。

“你敢伤我?我要跟你生死斗!”左明达已经疯了,望着剑十三,再次疯狂的吼道:“我在战台等你,今天你必须死,我要让你知道,你这个废物,永远都是废物。张幽璇,你看到没有,这个废物,根本不在乎你,哈哈,小白脸,就是小白脸。”

“滚,你大爷的!”林玄突然闪现在左明达身边,一翻手,直接就把左明达抽飞出去。左明达彻底愣住了,自己刚才被剑十三一剑斩伤,怎么又被林玄抽飞出去。

左明达的脸都肿了,可就是这样,左明达的双手突然一翻,两道金属球,猛的扔向地面之上。

“轰隆隆!”左家秘术,金甲战兵出现在场中,这两名金甲战兵力量强大,那是无上防护之物,这是左家为了保护左明达所留。这两个金甲战兵,相当于先天武者。

“都给我杀了!”左明达已经疯了,已经指挥金甲战兵要杀死林玄。

“师兄,这是东华峰,你疯了。”葛春景突然来到林玄身边,双眸射出寒光,就这么看着左明达。

“师弟,你给我让开。”左明达可知道,自己这个师弟可是师尊的最得意的弟子啊,要是被金甲战兵伤害,等师尊出关自己也不用在东华峰待着了。

“师兄,你到底要干嘛?你冷静一些,这还是你吗?”

“你说呢,这是我呢,你是不是我师弟,刚才没有看到,他们趁我不备,伤害我吗?”左明达更加愤怒,咆哮着,指着葛春景。

“还有这个女人,张幽璇,你给我等着,弄死这个小白脸,我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左明达的话,刚说刀这里,就看到剑十三已经朝着院外走去。

“东华峰,斗武台,我等你,生死斗。”剑十三冷酷样子,让林玄冷冷的看了左明达一眼,刚才的金甲战兵,林玄只是扫了一眼,就被无视了。说是相当于先天武者,死物就是死物。

剑十三走向斗武台,这可是东华峰啊,斗武台就在东华峰的半山腰的位置,那里有一处红色的宫殿,宫殿旁边就是东华峰的秘典房。

剑十三自己朝着斗武台走去,可是吓了张幽璇一条啊,这东华峰遍地都是阵法啊,赶紧扭身要去劝。

可剑十三一句话都没有说,坚定而无情的目光,让张幽璇双眸都是泪水,最后还是林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这才在前方引路。

东华峰左明达和北帝峰剑十三生死斗的事情,已经传遍东华峰了。这两名弟子的生死斗,就连长老都惊动了。

秘典房当中,两名长老从里头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剑十三等人。

“北帝峰怎么来了,怎么还要跟我们弟子生死斗?”两名长老那是相当疑惑,尤其脸色不善的看向林玄和剑十三。

“剑十三,你给我上来啊?”左明达只是来到斗武台上,真气输送进去,就看到斗武台上,已经升起生死二字,随着生死二字,斗武台四周发出犹如鬼哭神嚎的动静。

“东华峰的装备,的确高大上啊。”就在这时候,林玄还有心情欣赏阵法带来的特效。

“北帝峰,剑十三,东华峰,左明达,你们真的要生死斗?”长老沉声说问着,四周已经东华峰的弟子已经围拢过来,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