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弓灭幻术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宋远仿佛出现在大海当中,自己的脚下只有无尽的海水。波涛汹涌,万里看不到头。而宋远浑身已经无法移动,只能在狂涛巨浪当中,被四处拍打。

就算是如此宋远的内心却无比的冷静,长发被十多丈的海水打湿,浑身都开始战栗,一波波巨浪,让宋远的心脏都开始抽抽,可宋远依旧保持一个姿势,左手已经被在身后。

在大海当中,宋远的手终于触碰在惊古弓上。左手传来的无比的冰凉,让宋远露出一丝笑容。

“不愧是幻仙堂的大师姐,我都这么注意了,还是陷入幻境当中。看来温如霜的步伐有问题,还有那个手套,都是有问题的。”

就在这时候,高大百丈的巨浪从远处轰鸣而来,宋远的瞳孔一缩,望着即将过来的巨浪,淡淡笑道:“温如霜,你太小看了我宋远了,我可是暗绝堂的弟子。”

宋远这么说着,左手已经牢牢的握着惊古弓,而不能移动的右手却仿佛掐着奇怪的印记,就在巨浪袭来的时候,宋远淡淡说道:“破!”

“咚!”犹如沉闷的蛙声,震动天地。宋远后背的惊古弓无风而动,弓弦颤抖,就这一声,刚刚要砸过来的巨浪,仿佛凝立不动。

“幻术最好的用幻术来破,难道不是吗?”右手的印记再次出现,惊古弓发出阵阵黑芒,然后就看到弓弦一阵,化为一条黑龙发出阵阵龙吟,朝着怒海波涛而去。

海面之上,黑龙穿梭不断,每一次穿梭,海底都仿佛出现爆裂声,海面在分开,而那百丈的海水,慢慢的降落下来,而就在落下来的同时,一条狐狸出现宋远的面前。

“就是你了,杀!”宋远的右手已经能够活动,就看到宋远双臂一晃,惊古弓腾空而起,已经来到手中,宋远的手指刚刚触碰到弓弦之上。对面的狐狸再次发出一声哀鸣,随着这声哀鸣,分开的海水当中,射出无数的水剑。

“来吧!”宋远哈哈一笑,已经拉动了弓弦,就是这一下,未等弓弦来慢,所有人的水剑再次凝立不动,四周的空气仿佛也凝固了一般。

“惊古弓,杀!”弓弦终于落下,无形的能量轰然散开,水剑消失,巨浪化为虚无,而海水慢慢的退避开来,宋远的脚下露出黑金石,四周的海水犹如退潮一般,很快的就消失。

而此时台下众人都看的愣愣的,明明温如霜的凝聚出一头水狐狸,朝着宋远就杀了过去。而在白雾当中,宋远露出微笑,双目依旧闭上,就在水狐狸攻击在宋元的身上的时候,宋远背后的惊古弓发出一声响动。

就是这一声响动,白雾消退,水狐狸直接化为碎片,消失在战台当中,同时一道无形的波纹,让战台四周的道兵再次撑起保护罩。

“这是什么攻击?”众人发愣的时候,而温如霜脚底的战靴碎裂开来,露出玉足,光着洁白的脚丫,持续的后退。

“你!”温如霜也相当震惊,未想到宋远能够从自己的幻术当中脱离出来,而对面的宋远已经睁开眼睛,手中的惊古弓也拿在手中。

“我的弓,不喜欢你的幻术,师妹,不好意思了。”宋远说完,目光再次好笑的看着温如霜的脚踝。

“我说了,别小看我。”就在这时候温如霜终于露出羞恼,自己的战靴居然被宋远有意的毁掉,这个宋远绝对是故意的。

“摄魂灵动!”温如霜的身影再次飘渺起来,温如霜仿佛在跳舞,尤其光着的脚丫,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奇怪的铃声响起,而场中突然多出另一个温如霜,随着铃声温如霜再次幻化,很快战台之上都是温如霜。

几十名温如霜依旧跳着舞,不过已经朝着宋远靠了过去。每一位温如霜双手都凝聚寒芒,这道寒芒,都是温如霜的真气凝聚的,温如霜也是半步胎息境,拥有了真气。

就在温如霜施展出秘术的时候,宋远的神色再次陷入挣扎,不过就算时候挣扎,宋远依旧慢慢的拉动弓弦,一字一句说道:“师妹,见谅了。”

弓弦响动,这一次,宋远体内的能量凝聚出一道箭羽,朝着温如霜就轰了过去。

箭羽如电,这样的攻击,温如霜本能的闪躲,可惜这道温如霜的幻影,已经被宋远的箭羽锁定,战台之上响起一声轰鸣。

“轰!”黑金石碎裂开来,箭羽轰中一名温如霜,而其余的温如霜朝着宋远杀了过去。

“宋师兄,我看你能够轰出多少箭。”温如霜是相当明白,宋远的攻击来源在惊古弓,自己的虚影让宋远无法分辨自己的真身,只要自己能够来到宋远的身边,宋远就无法射出弓箭。

温如霜的注意,让宋远感到好笑,台下众人也都这么看着,都紧张不已。飞殿之上的长老们也在点头。

幻仙堂长老花语丹欣喜不已,自己的弟子能够这么出彩,让这些道峰的人看看他们幻仙堂的实力。

暗绝堂的冷冲山却很淡然,看到温如霜的攻击却摇了摇头,很自信的模样,对着花语丹说道:“花长老,你这个弟子要输了。”

“什么?”花语丹就是一愣,就连自己也无法分辨出温如霜的真身,宋远怎么可能攻击到温如霜。

“你看着就是!”冷冲山淡淡的说着,而就在这时候,宋远已经恢复过来,连续的后退,手中的惊古弓突然再次鸣叫起来,一股特殊的气浪在宋远的身上出现。

空气当中弥漫一股硫磺的味道,炽热的气浪,让温如霜再次加速攻击,就向立刻击败宋远。

“裂日箭诀!”就在这时候,宋远的左手已经勾在弓弦之上,弓箭犹如满月,弓箭之上出现一把金色的箭羽。

“这是什么?好强大的攻击力啊。”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根箭羽散发的能量太奇特了,尤其随着箭羽宋远的脚下黑金石都开始皲裂起来,要知道这脚下可是坚硬的黑金石啊。

“杀!”温如霜也感受到了,几十名温如霜朝着宋远就杀了过去,温如霜也不相信,就一根箭羽就算拥有强大的攻击力,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灭杀自己的幻影。

温如霜们分散开来,双掌化为利刃,朝着宋远就扑了过去。

“温如霜,就让你看看我的惊古弓。”强大的一箭已经射了出去,这道箭羽依旧朝着前方的温如霜射了过去,而四周的其余温如霜宋远连看都没有看。

“我不会的,杀!”温如霜娇斥一声,双掌朝着宋远就斩了下去。终于有一道幻影从身后来到宋远身边,一掌落下。

“裂日箭诀,分流诀!”而就在这时候,恐怖的箭羽轰击在温如霜的身上,然后反复出现无数的金色电弧,这些电弧好像电蛇一般,在所有温如霜的身上开始游走。

“轰隆隆!”一瞬间,温如霜所有的幻影全部被一箭轰碎开来。一道道电弧让温如霜刹那间消失不见,就连刚要攻击宋远的“温如霜”惨叫一声,消失不见。

宋远的攻击并没有消失,而就在这时候宋远的惊古弓犹如利剑一般,弓身朝着后方三尺的地方,斩了过去。

如今战台之上只有一个温如霜了,温如霜脸色苍白,刚才的箭羽攻击,已经让温如霜重伤了,温如霜经脉当中充斥炽热的能量,让温如霜痛苦皱眉,已经无力在战了。

“你输了!”惊古弓砸在温如霜的后背之上,让温如霜一口鲜血喷出,血洒战台啊,就这一下,台下人都再次发出惊呼。

“太厉害了,这什么攻击啊,一箭能够射出这样的攻击力啊,这也太可怕了,无论在那里都无法躲开啊,而且这些金色的箭羽,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还能够分流啊。”

“唉,温如霜师姐还是输了,唉,可惜了。”温如霜还是很强大的,就那幻术,施展开来,九成的人都无法挣脱,只能任由温如霜宰割啊。

“温如霜!”花语丹长老惊呼一声,望着战台之下的温如霜,有点心疼。

“呵呵,花长老我就说你高兴太早了,宋远的实力是很不错的。你以为光是依靠惊古弓吗,宋远的功法,完全是配合弓箭,就算没有惊古弓,宋远的战力也是很强大的。如果不分流,那样一箭跟剑阵的攻击也差不多吧。”

冷冲山是有意说着,不光是天星堂在赌,暗绝堂也在赌,赌一定能够胜过七宝的传人,齐云宗这些年,外门长老们一直在较劲,一定要培养出一个能够战胜七宝炼体诀的人。

“呵呵,冷师弟,是很不错。马师弟,告诉结果吧,让这些人休息片刻,三炷香过后,重新开始排名赛。”

石枫长老沉声说着,毕竟下一场就是宋远对战楚阡陌,宋远已经比斗一场了,为了公平需要给宋远时间恢复实力。

马钰再次来到战台之上,沉声说道:“宋远获得胜利,休息片刻,第四场楚阡陌对阵宋远。宋远你还是赶紧休息吧。”

马钰说完,战台之下的弟子,也都在此议论纷纷,这三场比斗,越来越精彩啊,下一场可是那黑马楚阡陌啊。

而就在马钰长老说完,宋远已经来到战台之下,看到温如霜被道兵扶持服用丹药救治,淡淡说道:“师妹,你体内的炽热之气,我还是帮你解除吧,不然的话,你会很难受的,也会影响你以后的修炼。”

“用不着你,我能行。”就在温如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温如霜就感觉自己的手突然被一个人抓住,一个俏皮的声音响起。

“别逞强了,人家说的没错,这炽热能量会干枯你的经脉的,你服下的丹药根本没有用。”

一股吸力突然吸扯温如霜体内的炽热的能量,温如霜睁大双眼,不敢相信吼道:“你给我松开,我说了不用,你个混蛋。”

【作者题外话】:来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