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药峰孙九山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丹堂废墟当中,林玄一刀斩落王善的人头。王善到死都吃惊的睁着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林玄杀了。

天空之上的慕容天人脸色铁青,看着林玄。这个外堂弟子,怎么就出现在自己的威压之下。长老马钰也是吃惊,看着林玄一句话也不敢说啊。

“你没死,小子,哈哈,你果然没死。”众人都发愣的,只有夫泉哈哈大笑,来到林玄身边,拍在林玄身边。

“疼,你轻点。”林玄一哆嗦,刚刚恢复的身体,就要再次碎裂。弄得夫泉尴尬无比,而此时的上空的慕容天人已经落下,盯着林玄,冷冷说道:“林玄,你杀了王善。”

“副宗主,这不怪林玄啊,王善都疯了,你刚才也看到了,这个家伙,死了就死了,人家林玄也是正当防卫啊。”

夫泉站在林玄身边,对着林玄使了眼神。帮着林玄说话,林玄心中十分感谢,这个玄铁堂长老,如此维护自己,这让林玄很感动。

“是啊,副宗主,王善长老突然动手抓林玄。刚才老夫得到消息,王善长老派出内门王云龙,还有王霸在林玄完成任务途中,进行狙杀。”

这时候,周围的各个堂口的长老都已经出现,外门十八堂的长老,慢慢的都汇聚在此。

众人听到马钰的话,尤其刚才王善好像跟任务堂的顾松田发出口角,也间接证实了,这件事情。

顾松田脸如黑金啊,刚才王善弄伤自己,这时候看到慕容天人犹如星辰的眼光,赶紧躬身施礼道:“副宗主,这不怪我。都是王善的注意啊,我也不知道,他要对付弟子啊,只是让给林玄安排任务。”

顾松田想撇清自己,反而引得其他堂口长老目光不屑。而此时的慕容天人依旧盯在林玄身上,沉声说道:“林玄,我想听你解释。”

“呵呵,解释?有什么可解释的?我一个外门弟子,得罪了外门长老,人家说捏死我,就捏死我,说派人杀我就派人杀我。尤其人家是王家之人,呵呵,我解释有用吗?”

林玄的话刚说完,旁边的夫泉和马钰赶紧沉声说道:“林玄,不可,这是副宗主。”林玄晃动身躯,深吸一口气,手中的井中月已经返回腰间,扬起脖子,目光清澈的看着慕容天人:“人,我杀了,解释,就用不着了。”

林玄如此放肆的说话,让所有人长老再次一愣。这个弟子根本无惧副宗主的威势啊,尤其面对慕容天人,居然毫无解释,这样的做法让慕容天人脸如冰霜。

“是吗?没有解释。王善陷害你,王家之人?我可以告诉你,这是齐云宗,不是王家,你来看。”

这时候就看到慕容天人猛的一抬头,双目射出巨大的光柱,仿佛穿透时空。上空出现两道涡旋,然后一道投影朝着齐云宗八峰之人的齐道峰而去。

“王超,出来!”

慕容天人怒了,这一刻,齐云宗的副宗主慕容天人,站立云端,寒光四射。身后的云层仿佛化为云海,无数涡旋都在云海当中,仿佛要把外门吞噬掉。

“见副宗主!”一道清冷的声音,降临在外门当中。一个光影仿佛在拜见慕容天人,慕容天人负手而立,望着王超,沉声说道:“我只问一句,王善可该死!”

“该死!”王超的声音很沉,也很稳,无风无波,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很好,这件事,起因都是王善,你们王家的人,手伸的够长了,我不想在听到长老暗害弟子的事情,气道峰武道资源降一成。”

慕容天人这句话,让光影中的王超好像一抬头,一瞬间,慕容天人背后的云海,仿佛被万剑穿心一般。

“尊,副宗主之命!”王超说完,光影消散。在齐道峰王超退避的时候,慕容天人的目光就是一层,良久,从高空而下。

“接下来,就是你了,林玄,你可知罪?”刚才慕容天人和王超的对话,所有人也都看到了,王善这次可是活该而死,没有人可怜,尤其王家这一回,因为王善的事情,估计不敢在外门敢胡来。

慕容天人把王超弄来,就是让所有人看看,这是齐云宗,一切都是宗主总殿说的算。王善的事件太恶劣了,如果人人跟王善一样,压榨弟子,甚至用内门弟子,来暗杀外门弟子,这以后齐云宗怎么发展。

当慕容天人解决完王超,却质问气林玄。慕容天人也是愤怒,林玄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斩杀王善,这无论如何,也是事实,毕竟王善此人变成这样,有很多疑问啊。

“不知!”林玄淡淡的站着,肉身已经在慢慢复苏,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无所谓的看着慕容天人。

“你斩杀长老,这样的罪,你不知?”慕容天人的声音更加冰冷,看向林玄。

“副宗主,你刚才也听到了,是王善要杀我,难道他要杀我,我就引颈待杀吗?”林玄漠然而笑。

“我进入齐云宗,只为了修炼,就因为入门考核,得罪了王善,就百般刁难。如今王善疯掉,灭了丹堂,作为丹堂弟子,难道我就不应该出手吗?”

“还有,副宗主,我就想问问,我以下犯上,难道就不问因由吗?”林玄真的无惧,斩杀了王善,报了仇,替于蓝心先收一笔账。

刚才王超的出现,让林玄心中就是一凛,王超虽然没有看林玄,但林玄就感觉自己的体内所有玄气都要消散一般,自己这个外门弟子,肯定把齐道峰的峰主王朝得罪死了。

“呵呵,我居然又招惹如此强敌,我现在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们爱怎么就怎么,反正我什么都不认。”

林玄是无所谓了,这让慕容天人,更加恼怒起来。林玄说的在对,可是当着自己的面杀人,这绝对不允许,尤其这个林玄,已经多次反抗了长老,不光是王善,在外门当中,他可是魔头一样的存在。

“林玄,你杀气很重啊。在外门就如此,进入内门,你要如何啊?既然你杀心这么重,还不承认,那么本座……”

慕容天人刚说到这里,就看到天空之上,一道火莲花升腾而起,然后莲花分化,化为九十九朵,成为一道天梯,一名高瘦的白胡子老头,慢慢从上头走了下来。

老者顺梯而下,步履淡然,火莲花随之消散。老者很慈祥,脸上偶尔有一些疲倦,但肤如婴童。

“副宗主,平常心,平常心啊。”老者来到副宗主慕容天人身边,躬身施礼,然后淡淡笑道:“怎么这么大火气,不就是死了一个外门长老吗?至于跟一个弟子生气吗?”

“孙师兄,你怎么来了?”慕容天人看到药峰峰主孙九山居然出现再次,也是一愣啊。要知道这可是外门,这些内门之主,很少过来啊。就算刚才的王超也只是投影降临,根本不出现在外门当中。

“呵呵,过来看看,听说有个天资不错的药师,我过来看看,你看看你,给老夫一个面子。”孙九山真的很慈祥,居然回头冲着林玄笑道:“你就是林玄?”

林玄还在发愣,旁边的马钰赶紧对着林玄说道:“林玄,这是药峰峰主,孙九山。赶紧拜见。”

马钰的话,让林玄深吸一口气,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老者,拜服下去:“弟子林玄,拜见孙峰主。”

“哈哈,好啊,小小年纪,就能够凝炼黄丹,已经成为药师。咦?境界好像连老夫都看不透,看来你身上有好多东西啊?”

孙九山笑眯眯看着林玄,越看越满意,而旁边的慕容天人却沉声打断说道:“孙师兄,林玄可还是外门弟子,你怎么知道此人?”

“哎呀,老夫差点忘记了,都是欧阳洛啊,在药师考核当中,就注意此子了。这个孩子也是,都成了药师了,就应该来药峰,都拥有内门资格了,非在外门混。如果早进入药峰,是不是就没有这些事了,那个王善也不敢如此欺这个孩子。”

“林玄啊,别怕,成为我们药峰弟子,本座替你担待。”孙九山指了指林玄,林玄望着孙九山笑容,心情稍微缓和下来。

林玄偷偷看了看马钰,知道这肯定是马钰通知了药峰。不过孙九山能够亲自来,这可不一般啊。

“谢,峰主,只是我……”林玄刚要说话,就听到夫泉闷声说道:“副宗主,王善谁杀不是杀啊,我凝炼灵器,可也这个弟子帮忙。要说林玄有炼器天赋肯定的,我还想让他进入内门,好好参与炼器呢。”

夫泉这么说话,让慕容天人再次一愣,未想到这个用齐云令走进山门的少年,不仅有炼丹天赋,怎么炼器天赋还有啊。

“孙师兄,夫泉长老,这是两码事情,王善的确该死,那也不应该由林玄所杀。林玄毕竟是外门弟子,不应该以下犯上,你们还是退下,本座自有公论。”

“慕容天人,你动本座的弟子试试?”一道霹雳猛的从上空响起,所有人再次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