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生死对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王霸稳稳站在牛气面前,犹如大山一般。身上凝聚的气息,已经让牛气哆嗦起来。

“那又如何?现在我给你个选择,当着外门弟子的面,给我喊,喊林玄是个废物,快!”

王霸的话,就让牛气一愣,未想到王霸逼着自己辱骂林玄。

“王师兄,这样不好吧。我现在可是外门弟子?”

牛气刚要解释,王霸的磨盘大手已经笼罩在牛气脖颈上,一把就抓起牛气,冷笑道:“我让你喊,你就得喊,你现在是外门弟子。如今外门被杂役挑战,难道你不觉得屈辱吗?”

“师兄,长老们都看着呢,你不能这样对我。”牛气已经无法呼吸了,被王霸逼迫的,有点不知所措。

如果换成以前,牛气肯定站在王霸一边,毕竟强者生存。可林玄是牛气的老大,牛气能够进入外门,得了林玄不少好处。

“混蛋,果然从杂役进来的,都是废物!”王霸说完,直接就把牛气甩了出去。牛气狠狠的砸在地上,闷哼一声。

“让他给我喊!”王霸一挥手,背后的管事堂师弟们,冷笑连连,来到牛气身边,拳脚就砸了过去。

“师兄说,赶紧喊,不喊就打残你。”

众人可看着呢,阁楼上还有长老们。唐长老仿佛没有看见一般,依旧闭着双眸。而风长老目光却是一凝,没好气的扫了一眼王霸,也慢慢闭上双眼。

没有天资的弱者,是不值得同情的。

牛气被脸上都肿了,满嘴鲜血,依旧咬着牙没有吭声。四周外门弟子,看到管事堂这么嚣张,也都有了一丝怒意。

丹堂大师兄凌寒逸脸色依旧十分平静,看着被打的牛气,不屑说道:“废物,居然都不敢还手。丹堂要你这样的废物何用。”

牛气无法还手,也不敢还手。当着众多外门弟子面,牛气头颅越来越低。而就在这时候,远处轻轻的口哨响起。

很古怪的腔调,但十分悦耳。一身干净的青衣,长发扎起,手中倒托着长刀,刀尖触地,清脆的刀鸣,配合哨声,更加有趣。

林玄懒散的从杂役区走进,路上之上引人瞩目。毕竟在外堂当中,出现青衣杂役,这简直引起轰动。

刚刚走进外门的时候,无数目光注视在林玄的身上。大多是不屑,凶残,冷漠,讥笑。

林玄没有介意,而是四处观望。外门的殿堂更加宏伟,外门所在区域更加恢弘。殿宇紧挨,外门弟子不需要劳作,只需要外成任务,加上苦练典法堂的功法即刻。

林玄很轻松,独自一人,朝着斗武台走去。而就在这时候,林玄突然看到趴在地上被人狠揍的牛气。

哨音停止,刀尖微微抬起,林玄的头猛的一台。就是这一下,所有人都再次吃惊了。地上一串火花,烟尘肆虐,而林玄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轰!”林玄已经来到牛气身边,一脚就踢出。正在踢打林玄的矮小外门弟子,惨叫一声,可就被林玄一脚踢飞出去。

林玄的身形在一晃,把牛气拉起,出现在远处,冷冷的看向王霸的方向。

“老大,老大,你来了,他们让我喊你废物,我,我没同意。”牛气看到林玄突然出现,眼眶有点湿润。

“很好,在这里好好休息,老大替你报仇!”林玄说完,从怀里拿出周兰给的玄丹,放在牛气的怀里,然后慢慢的走向管事堂的弟子。

“你刚才用手了吧?”林玄看向一名管事堂弟子,这名弟子看到林玄出现,刚才的速度太快,没有反应过来。

“是,是我,你想怎样?”这人的话刚刚说完,就看到鬼魅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林玄再次一脚踢出。

手中的井中月一番,刀背准确的砸在此人的手腕处,当场就把这名弟子的手腕给砸断。

“啊!疼!”此人惨叫一声,抱着手腕,当场昏迷。

林玄再次出手,震惊外门众人。这些管事堂的弟子,这才反应过来,狂吼一声,各自拿出刀剑,围拢林玄。

“王霸,你果然是王八,你**永远躲在后头吗?我没来,你就拿别人撒气。你的武道之心,就是个废物!”

林玄朗声而言,对面楼阁当中的风长老猛的睁开双眼,望着林玄暗暗点了点头。而唐长老脸色却更加铁青,看到林玄居然伤人,目光也逐渐冰冷。

“你就是林玄?”王霸双眸瞪起,看向眼前这个俊美少年。

“没错,从今天开始,远离周兰,你该干嘛干嘛去。”林玄很直接,环顾左右,看着周围的人,再次冷笑道:“你们就是王霸的龟兵蟹将?管事堂的人都废了吗?这样的人,居然能够成为大师兄,我只能说呵呵了。”

“哗!”

四周人都再次大吃一惊,林玄的胆子也太大了。当着外门弟子的面,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王霸脸色已经狰狞无比,已经开始扭曲。

“放屁,林玄,就凭你,你还想跟大师兄比斗,你有什么资格?”管事堂再次站出一名年轻人,手持长剑,太阳穴高鼓。

“你想飞吗?像刚才那样?”林玄嘴角上扬,眼睛已经眯上了。

“什么?”年轻弟子还未反应过来,林玄的身影再次消失,一脚踢出。这名淬体七层的弟子,惨叫一声,被轰飞出去。

“这个杂役太嚣张了,又出手了?他,他不是淬体四层吗?怎么这么厉害。”这些周围的外门弟子已经反应过来了,林玄的速度太快了,这太反常了。

“空中飞人,精彩吧!”林玄回头看了一眼牛气,正好看到人群后头的周兰,露出一丝笑容。

周兰旁边站着一名白衣女子,女子冷艳无比,目光低垂,腰间悬挂金色长剑。

“周师妹,这就是那个杂役。够可以了,身法很特殊。”

“丁师姐,他就是我的朋友。一会要有变化,请你出手。”周兰弱弱的说着,而旁边冷艳的女子,轻蹙下眉心,不屑的看了一眼林玄,慢慢点了点头。

“林玄,你的速度很快。这就是你的依仗吗?”王霸狂吼一声,纵身而起,无数残影出现。王霸的速度也很快,经过皮血骨的融合,淬体九层武者拥有更强的力量和速度。

“林玄,你想要挑战我?那我就陪你玩玩吧,不过,跟我比斗,那需要分生死的。”王霸狰狞一笑,望着下方。

高台之下,道兵所在,一块石碑上方写着生死二字。王霸一挥手,狂暴的力量轰在斗碑之上,死字亮起血芒。

“林玄,你敢来吗?”王霸的声音响彻斗武台,所有人都看向林玄。林玄身形朝着斗武台走去,手中的井中月已经抗在肩膀之上。

“你有钱吗?”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发愣了。就连台上的王霸疑惑的问道:“你,你说什么?”

“这么大人了,耳朵还不好。生死可以赌,云币也可以赌啊。你堂堂的管事堂大师兄,不会连几万云币都没有吧。”

“哗!”四周再次一片哗然,林玄居然还要跟王霸赌云币。王霸郁闷不已,直接吼道:“你有病啊,你都要死的人,需要云币干嘛?”

“你有药啊?还我有病。五万云币,你敢不敢赌,你要是输了,输给我五万云币。”林玄淡淡的话语,让王霸疯狂的笑道。

“我输了,给你云币。你输了,给我命,是这个意思吗?”

“你要有这个本事,我命给你有何妨?不过你有那本事吗?我都说了,我更喜欢赌云币。”林玄淡淡的说着,已经走到台前。

“不知死活的家伙,行,我就跟你赌了。来吧。”王霸说完,就已经在凝聚玄气。

“等一下,你吃了吗?”林玄的话,差点让王霸岔气,林玄好像根本不着急似的。

“林玄,你在找死,给我死……”王霸狂吼一声,而林玄再次淡淡喊道:“等一下,你着什么急!”

“各位老少爷们,各位师兄师弟,各位长老道兵,我林玄此次在斗武王霸。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你们不想赌吗?来来,有没有下注的,我可是压了五万自己赢啊,有没有兄弟参与的。”

林玄喊出这句,王霸已经气的浑身颤抖。当着自己的面居然在坐庄赌云币。可更让王霸郁闷的事情发生了,还真有人出来坐庄啊。

“林玄说的没错,哈哈哈,我李白完再次坐庄,哈哈哈。买林玄的一赔十,买王霸师兄赢的一赔二,哈哈哈。”

灵兽堂外门弟子李白完隐晦的冲着林玄点了点头,人群当中,再次有几人喊出要对赌。

林玄眼睛已经彻底眯缝起来了,心中暗想:“哈哈,幸亏本少找几个托,哈哈,利益最大化,绝对没错的。”

昨天林玄就让尚顿联系其他以前的“客户”,都是今年考核认识的。尚顿那些纨绔,有一些人成为外门弟子,得到林玄的消息,自然响应啊。尤其林玄还把兜里仅有的五万云币,拿出来给他们坐庄,他们这些纨绔,就不怕事大,躲在人群当中,就开始忽悠外门弟子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