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王将军的挽留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徐鹤执行死刑的那一天萧战也过去了,他看着徐鹤的脸神色很是平静,而之后徐鹤的死讯也公布与众了。

首领并没有放弃游说萧战,他还是希望萧战能够为华夏多做一些事情,开始的时候是一些所谓的高层人物,而萧战都没有松口。

萧战正在和沈曼香说着之后的事情王将军走了过来。

“王将军,你怎么过来了。”萧战对王将军还是充满敬意的,他给王将军让了位置,把人安顿好这才在一旁坐了下来。

“那你们聊。”沈曼香和王将军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离开了。

等到人走远之后王将军看着萧战问道:“你这是要离开?”

萧战看了一眼一旁收拾好的行李箱笑了笑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之后他微微苦笑了一声说道:“其实我也知道是留不住你的。”

“那你……”萧战看着王将军,想要问出口的是既然知道怎么还要过来。

“总是要再确认一下。”王将军无奈的笑了一下。、

萧战没有说话,两个人也同时沉默了下来,王将军看着萧战拿出了一个东西。

“这个本来应该早就给你的。”王将军说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那是一个吊坠,不是什么好看的东西,更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但是那个东西萧战很是熟悉,那是义父经常拿在手中的东西。

王将军看着没有要接手的萧战把东西放到了桌子上,东西与桌面相互碰撞发出一声轻响。

而这一声也让萧战猛地回过神来,他迟疑的伸出手把东西拿到了手中,他的手也跟着微微发抖。

“是我没有保护好他。”王将军有些悲痛的开口。

“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萧战没有抬头低低的开口。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王将军神色怔了一下之后问道,不等萧战回答他就笑了一下说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应该知道的。”

“所以我是不会轻饶了那些人的。”萧战猛地收紧手掌,他眼神里迸发出仇恨的光芒,那眼神让经历了很多事情的王将军也不免心里发憷。

“徐鹤的党羽也已经被处理了。”

这件事情萧战是知道的,而且有人还跳出来哭诉,当初他是受到了徐鹤的压迫才做了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他的本意不是那么坏的。

但是这些现在都没有什么用了,他们既然做了就会受到制裁,这是谁都没有办法更改的事情。

而这件事情的牵连也是很广的,拥护副首领的人不再少数,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胁迫的,很多的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是即使是这样发生过的事情也没有办法挽回,造成的伤害也没有办法弥补。

人民银行的副行长在抓捕之前在住所里自杀了,受到徐鹤事件自杀的人不再少数,这样的事情让人很是大快人心。

但是萧战带着人到了井上小野所在的地方并没有找到他们的人,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

“你带人去了后面的山上。”王将军看着萧战低声的问道。

“嗯,是的。”萧战点头,“已经人去楼空了。”

“井上小野很是机警。”可不是发现了情况就一溜烟的跑了。

“他们应该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

“岛国人实在是可恶。”王将军一拳头打到了桌子上,萧战看着王将军有些发红的拳头咬了咬牙。

“他们也不会蹦跶太久的。”萧战冷笑了一声。

王将军点头,“那之后你们有什么打算?”

“还不知道。”萧战低笑了一声。

“哦,这样啊。”王将军说了一句,他也知道萧战并没有说实话,但是也说明对方不想让他知道他们的去向。

“时尚酒店和其他的公司已经被解禁了。”王将军像是突然想起来一般。

“嗯,多谢王将军的出手。”萧战是真心的感谢,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知道这是王将军出了力。

“这要和你们做的事情相比较也不算是什么。”王将军呵呵的笑了起来。

两个人说了一些话之后王将军就离开了,而萧战则是握着手中的东西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了?”沈曼香走到了萧战的身边。

“跟着我有很多的危险。”萧战突然看着沈曼香语气严肃的开口。

“那你是想把我丢下来吗?”沈曼香眼神凌厉的看着萧战,好似只要他回答一个是字就要用眼神把他给杀死一般。

“不是。”萧战看着沈曼香的样子说不出话来。

“那你是什么意思?”沈曼香眼神咄咄逼人让萧战有些没有招架的能力。

萧战和沈曼香的眼神对视很快就败下阵来,他看了一眼外面说道::“我好像听到了邢磊在喊我。”

“你不要逃避我的问题。”沈曼香哪里会那么容易被他给糊弄过去。

“是真的。”萧战笑着朝着外面走去,不过一会之后邢磊还真的走了过来。

“老大。”

“你看看,是不是邢磊喊我了。”萧战指着邢磊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而那边的邢磊则是一脸的严肃,“老大出事情了。”

几个人走到了前院,一张很大的横幅正挂在院子里的树枝上,“时光不灭,此仇必报。”

而且那字还是鲜红的颜色,上面还写了一个很大的殺字,萧战慢慢的走了过去,下面的已经围了不少的人,就在萧战走过去的时候有一滴红色低落了下来。

萧战看着落到自己手指上的红色东西,黏腻的感觉让他的神色严肃了起来,有血的腥味弥散开,这是用鲜血写就的。

“会是什么人?”沈曼香走到了萧战的身边脸色有些发白。

这个问题也是众人心头的疑惑,而且可以这样不动声色的把东西挂在这里必然不是等闲之辈。

萧战看了看沈曼香冷笑了一声说道:“不管是谁,总是会露出尾巴的。”

过了两天之后王将军接到了一封信件,“王将军,希望我们还有机会见面。”

等到王将军派人去看,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了。

王将军只好去回复了首领,彼时正在签署文件的首领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道路从来都不是平坦的,而危险也总是存在的,但是不去走怎么能够知道前方有什么呢?路途中会遇到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