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方法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黎远的手印飞速结动,施展出了他此生可能说是最重要的一个秘术,“秘术·七十·契约之心。”

此刻,他的语言被施加了这天地间的祝福和诅咒,他说的每一个字都会化作神符,飞入倾听者的耳朵,然后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消失不见。

“那么,你们三个,究竟谁来做第一个倾听者?”

空气之中三个声音沉默了片刻,第一个最为沉稳的声音说道:“那么,就让我来吧。”

在黎远不远处,无数蓝白色的光环扭曲成了一团,逐渐在虚空之中显现出了一只西瓜大小的耳朵。那只耳朵慢慢漂浮到了黎远的面前:“请,请在这里说出你的方法。”

黎远走到了蓝白色耳朵的前方,对着里面,轻轻说了一句什么话,然后迅速闪身到了一边。

与此同时,空气之中骤地爆发出了一阵惊讶的呼唤声:“那是……你说的是真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老二、老三,答应他!无论他开出什么条件,我们……”

就在第一个声音激动的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只听咔咔数声响声,蓝白色大耳朵上面出现了细小的龟裂,很快那龟裂便不断放大,最后直接导致了整只耳朵化作了一滩散沙。

激动的声音也慢慢低沉了下去,最后变成了迷茫:“咦……之前他究竟说了什么东西?人类,你说的东西我根本就没有听清楚,你还是再说一遍吧。”

黎远微微一笑道:“看来前辈已经答应了这场交易。”

这时候第一个声音才恍然大悟,刚才它确实听到了黎远谈到让它们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方法,它也明确表示了同意。只不过在这个人类的秘术影响之下,自己随即又忘记了他提出的方法。

“好,好,好。看来人类这个种族,我的却是之前小瞧了你们。你们,又和我们平起平坐,甚至坐地起价的资格。”第一个声音连说了三个好字。

就在这时,第二个声音缓缓开口道:“人类,就算白蚩同意了你的交易,我还是对此抱有怀疑。我能够用自己的耳朵听一听你的话?”

黎远点了点头:“那是自然可以。”

然后,便是在相同的流程之下,在黎远说完相同的那句话之后,第二个声音沉吟了一会儿,也开口道:“人类,你的却又和我们要价的资格。”

随后它便一言不发,大约也是像是第一个声音一般,随即遗忘了自己听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大事已成的时候,这时空气之中传来了一阵阵张狂的笑声,正是第三个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骄傲的神族,竟然就凭着这么一句自己都记不住的话,就这么向这个人类臣服了?老大,老二,你们还真是软脚虾一般的存在呢,还要去什么大世界寻什么自由,赶紧找块豆腐撞死吧。”

“住嘴!老二!”

“废-物炽鬄,这里好像没有你说话的资格。”

第一个声音和第二个声音同时出言怒喝道,看来对第三个声音得屡屡挑事已经耐心快要用光了。

第三个声音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显得更加张狂。看来它对人类的鄙视和恨意,已经令它达到无视第一个声音和第二个声音命令的程度了:“人类,我不知道你给我的两个哥哥灌了什么迷魂药,让它们立刻答应了你的要求。但是想要这么简单就在我炽鬄面前蒙混过关,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你再在我耳边将你的方法说上第三边,让我也认同你,不然你别想和我们交易!”

第一个声音怒如狂狮,咆哮道:“炽鬄,我的话都不好使了?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第二个声音也向黎远沉声道:“不必理会这个家伙,我们继续谈我们的交易。”

未想,黎远只是微微一笑:“无妨。如果它真的不放心你们,也想要试一试的话,那我同样可以将这句话重复第三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人类,你有种。”第三个声音发出一阵刺耳且怨毒的笑声,“就冲你这句话,看来你们人类在我心中的形象,也是大大提升了不少。”

“那么少浪费我两位哥哥的时间了,赶紧来吧,将你的方法告诉我。”

一只漆黑色,还带着毛发的巨耳缓缓出现在空气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在一边看着的吕烈心中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有一阵冲动让他想要冲上前去,阻止黎远将这句话说上第三遍。但是看着黎远自信的笑容,吕烈犹豫了一下,脚步挪动了一下,还是没有走上前去。

既然炽鬄的耳朵已经显现了出来,那么第一个声音和第二个声音也不再言语了。看来它们已经默认老三替它们再最后确认一下这句话的含金量。

黎远走到了黑色的耳朵旁边,悄悄对着炽鬄说出了第三句话。

空气之中沉默了一会儿,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个对人类最为反感的老三会怎么反应。出乎它们意料之外的是,第三个声音骤地在空气之中爆发出了一阵异常得意嚣张的笑声,那笑声显然绝对不是什么和善的笑容!

下一秒,老三异常张狂的声音传了出来:“我知道了,这个人类的方法便是,他的同伴……”

一边吕烈的脸色一变!

他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打得是这个主意——在自己忘记黎远这句话之前强行将它说出来,这样的话,就算自己忘记了,那么老大和老二也会记住它的话!

他想要出手,在这个混蛋说出来之前杀了它,可是,他就连它在哪里都看不见,又谈何杀了它,阻止它说出来?

“他的同伴……”

第三个声音在空气中还没有将完整的话吐露出来,只听砰地一声,像是气球被彩爆的声音一般,无数血肉凭空爆烈了开来,染红了整个蓝色的小茅屋。

老三的生意也戛然而止。

在试图说出那句话的同时,它自爆身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