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雾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三人靠的紧紧的,以紫魔为中心,行走在这猩红蔓延的楼道之上。

他们在这走道之上走了一会儿工夫,虽然上方仍然看不到尽头,但是四周一片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变化发生。什么恶兽之舌,什么可怕的变故,预想之中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千眼巨人和吕烈紧绷的神经都稍稍放松了一些。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起雾了。

“靠近我了,再靠近一些!”走在两者中间的紫魔忽然如临大敌,低声吩咐道,“走在恶兽之舌上想要活命,一会儿无论背后什么东西在叫你们,你们都千万不要回过头,更不要和那个东西搭话。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明白了么!”

吕烈心中不屑想到,不就是不要回头么,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如临大敌的。直到紫魔再一次厉声重复了一遍,他和千眼巨人才不清不愿地说了一句:“明白了。”

就在他们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偌大的楼层之间,忽然起雾了。那白色的雾气在吕烈的脚下、腰间、眼前奔腾着,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填满了整个楼道之间,也逼得吕烈的视线范围瞬间只有眼前不到五步了。

“妈的,怎么又是这个玩意……”

在这白雾蒸腾之间,吕烈感觉呼吸仿佛都变得困难了。他也不是没有见过雾气弥漫开来的威胁,当初在迷神城的时候吕烈就在雾气弥漫之间吃过大亏。不过此时此刻,再次面对这种场景,他也有了一定经验。知道当下不能自乱阵脚,首先要做的便是紧紧跟着紫魔。因为一旦在雾气之中跟丢了同伴,想要再找回来的可能性就很低了。

雾气弥漫之中,白色的世界里像是隐藏着无数个隐隐绰绰的身影一般,不断游走在吕烈等三者的四周,用令吕烈感到浑身不舒服的眼神看着他们。

“嘿嘿嘿……新人……又是新鲜的食材!”

“那个长满了眼睛的大个子……它看上去一定很好吃……我要一片一片剜下它的眼睛……将它蘸酱吃……”

“我更喜欢吃细皮嫩肉的人族……你们没有吃过人族……不知道他们的肉感是有多么爽感……在抓住之后抽掉他们的骨架和内脏……清空他们体内的排泄物……用小火炖到五分熟……”

“嘿嘿嘿……紫魔,怎么又是你……一晃五年不见了……你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可口……”

无数低低的细语声从他们四面八方传来,像是不断向他们挤来的墙壁一般,让吕烈的心口沉甸甸的,感觉在这猩红的台阶之上每走一步路都费劲了浑身的力气。他回过头,看了身边的千眼巨人和紫魔一眼。两者在蒸腾的雾气之中若隐若现,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一脸戒备。

就在吕烈继续向上走的时候,忽然,楼道下方传来了一个低低的女声。

“吕烈……是你么……是你在上面么?”

那一瞬间,吕烈依照本能几乎要停下脚步回头去看了——那个无比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他又怎么会认不出来,那便是苏文的声音!

当年的五人爬树组之中,最令吕烈觉得亏欠的人便是苏文。她就是在他身边被穷奇带走的,最后五人准备离开迷神城时,吕烈当时明明有机会将沉睡于穷奇卵之中的苏文也一起带走,可是他却选择了让苏文永远留在迷神城。

不管这么多年来自己如何安慰自己,吕烈也知道,当时他做出的决定已经是最正确的决定了。可是这件事情始终像是一座小山峰一般压在吕烈的心头,让他无法自拔。

现在,吕烈竟然又在这里听到了苏文的声音,让他怎么不激动于心?

吕烈稍稍冷静了一下。他随即想到了一个问题:可是,自己一行人刚才就是从楼道下面上来的话,若是苏文就在下面的话,为什么当时他们都没有看见苏文?

吕烈继续迈开大步紧紧跟着紫魔。他并没有忘记紫魔的警告。

那个恍若苏文的声音又飘飘然传了上来:“吕烈,你知道这些年我在迷神城过的有多痛苦?你们走了,却把我孤苦伶仃留在那里……我以为你们一定会回来接我,我就乖乖地在那里等着你们,可是一年过去了,一年又一年,你们又是否还记得我?你们有没有一秒钟想过你们有一个同伴还被留在迷神城?你们是否,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将我接回去?”

吕烈依旧目视着前方,大步前进。将身后的那个声音视为无物。

苏文冷清的声音继续从虚空之中传了过来:“你当年以为你将我留在了迷神城,是对我好,是么?恐怕你现在都是这么想的吧。可是你错了,错的离谱。黎远没有告诉你的是,你们走了之后,因为穷奇已经死了,在一个月之后我的梦境便开始失效了。我从穷奇卵中苏醒了过来,却无论怎样都出不去。我大叫着你的名字,可是那时候你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了。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内心有多么恐惧和痛苦么!食人枭忘记了我,黎远忘记了我,杨威忘记了我,这些我都可以承受。可是最让我无法承受的是,就连你,都抛弃了我!”

听到这些话后的一瞬间,吕烈的瞳孔缩成了两点。他几乎就要在楼道上停下脚步了!幸好紫魔的警告仍然在耳边回响,吕烈凭借着自身的意志力继续向着楼道之上前进。可是,他的脚步已经开始有一些絮乱了。“苏文”的话像是一声声警钟在吕烈的耳边回响,让吕烈情不自禁开始询问自己:当年自己走了之后,迷神城中的苏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初自己决定抛下苏文,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么?

苏文原本冷清幽怨的声音逐渐变得怨毒了起来:“在你们走后的一年,我还痴痴地想着你并没有忘记我,你一定会回来救我的。我在心底为你找了无数的借口开脱……可是那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因为浸泡在水中太久了,已经开始腐败了。我当时惊恐至极,可是你知道我惊恐的是什么么?我害怕我的脸庞也出现尸斑,到时候你回来了看到了之后,觉得不喜!都到了这个地步,当时的我想着的仍然是你!”

苏文的声音已经变得逐渐疯癫了起来:“在你离开之后的一年零五个月,我浑身上下都已经烂成了一摊!我甚至能看见自己的骨头裸露在肚子外,囚禁我的穷奇卵中的羊水里早已游满了蛆虫。我开始感到恶心、绝望,我恶心这样的自己,我想要去死!可是很快我就习惯了。因为到后来,我的身体烂的只剩下了一副骨架子,和一个头颅。我除了眨眼和张嘴之外,就连动都动不了一下。无数蛆虫在我的眼眶、嘴巴中进进出出,在我的脑子中安家,我都已经习惯了这些小生灵的存在。

“在你们走后的第四年,我终于迎来了解脱。那一天,我一如既往地数着羊水中的蛆虫,可是我无论怎么数,数了多少年,都数不清这些密密麻麻漂浮在水中的小生灵究竟有多少。那一天,只听刺啦一声,穷奇卵被外面的什么利物划破了,无数羊水和蛆虫稀里哗啦流了出去。当时的我还以为你终于回来找我了。我又是惊喜,又是害怕,惊喜的是你竟然还想着我,这么多年来对你的怨恨一瞬间也烟消云散了。害怕的是你看见我现在这幅模样,会不会不喜。”

说到这里,苏文的声音平静到了极点,也怨毒到了极点:“可是终究令我失望了啊。站在穷奇卵之外等着我的,并不是你,而是迷神城的那一群宫女。”

她(它)的声音又变得轻快了起来:“不过你大可不必担心我。这些年,我已经加入到了她们,姐妹们对我都很好,很好,很好……”

“你们听,楼道之下传来了什么声音?”

走在前方的千眼巨人忽然停下了脚步,做出了侧耳聆听的动作。

紫魔厉声道:“继续走起来,不要停下!你忘记我对你的警告了么!”

楼道下的苏文平静地说道:“吕烈,如果你这些年对我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愧疚之情的话,就回过头来看看我一眼。只要你看我一眼,这么多年来对你的怨恨,我愿意全部释放。”

吕烈充耳不闻,继续向上行走。

千眼巨人用惊讶的目光看着紫魔,又转过头看着吕烈:“你们都没有听到楼下的声音么?是我的朋友,此生最最真挚的朋友,布鲁在呼唤着我。布鲁是巨鬼一族的,它的嗓门这么大,你们竟然没有听见?”

“那都是错觉,你这个蠢货!”紫魔咆哮了起来,“我特么之前已经说过了,不要搭理那些在背后叫唤你的东西!如果你真的想死的话,那我也不拦着你!”

千眼巨人犹豫了一下,在吕烈和紫魔惊讶的目光中,竟然是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向着楼道下飞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