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无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念到此处,食人枭也终于知道自己心头一直以来萦绕的不安感是从哪里来的了。他不再犹豫,折身返回了树下。

却说吕烈正躺在地上,已经解除了灵灵蜴这个逗比式神的能力,正绝望地等死呢。忽然听到树壁上方咯咯咯传来了人的脚步声,吕烈心中大奇:这个方向也有僵尸?他睁开眼睛一看,竟是看到了一个自己最不敢相信的人出现——食人枭。

此时吕烈脑后勺的淤血散开了一点,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他张开大口,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挨千刀的老混蛋,又回到这么干什么?难道是还寻着不放心,要来把我斩草除根么?老子就是下了阴间,变成一只鬼,也绝不会放过你这个老混蛋的!”

食人枭下了小道之后,却是一言不发,直挺挺走到了吕烈身边,替他按摩脑后勺的淤血。看他不急不缓的动作,像是全然不管下方笑声越来越凄厉的僵尸群了。

食人枭动作十分老到,经过他一番推拿按摩,吕烈明显感觉手脚渐渐恢复知觉了,身体好像也能微微动弹了。可是这样一来,他更加百思不得其解:这个老东西打得什么鬼主意?如今十万火急的场景,他不抓紧时间往上跑,反而到这里来为我按摩?莫不是前面他爬到高处的时候,看到了什么东西,把他给吓疯了?

从吕烈这个视角来看,食人枭暗算了自己之后就上了树,本来已经快要脱离险境了。结果过了一段时间他竟然自己又下树了,还一言不发跑来为自己按摩。真是怪的不像话。

当食人枭向自己走来的时候,吕烈本来是存了召唤出式神蔷薇虎,拼得和他同归于尽的决心的。可是事态越来越向着自己看不懂的方向发展,下方的僵尸狂潮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到达。索性也暂时不出手,冷眼相观事情接下来的发展。

吕烈也不知道这个老人家哪根筋搭错了,又要做什么。

这时,食人枭反而先开口了。他幽幽说道:“小子。你还记不记得,我食人枭来到这树上,是为了什么?”

吕烈闭目道:“当然记得。你从和我们碰面第一天起,就告诉了我们,是为了寻找多年前一个人跑到树上,最终消失的儿子……说来也真是可笑至极,当初我和苏文都隐瞒了自己的目的,黎远索性没说,杨威当时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自己却不知道。唯独是你,说的是实话。可是我们当时在座的没有一个人相信。”

食人枭笑了笑:“我现在也想通啦。都这么多年过去,就像是三头在迷神城所说的一般,我的儿子若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估计也早被巨树异化,变成一个怪物了。找什么找,还找什么?”

他推了吕烈一把,示意后者站起来:“好了,也给你活血的差不多了,你应该手脚可以走动了,自己上树去吧。”

吕烈慢悠悠从地上站了起来,听到身后食人枭这句话后明显一愣:“老东西,你又在玩什么阴谋诡计?话可先说话,这爬树的工具就这么一套,注定只能有一个人上树另一个人在这里等死。老子可不和你搞什么尊老爱幼那一套,你要是现在再假惺惺谦让,指望着老子给你来一手恐龙让梨的骚套路,你可是想多了。”

食人枭骂道:“是孔融让梨!没读过书就少说点成语。”

吕烈三步两步一走,不时回头看身后的食人枭一眼,像是生怕他反悔。

食人枭又笑骂道:“去吧,你尽管向上爬。老夫在这里为你守着。那些僵尸过来,老夫能杀得一个是一个,能为你拖得一点时间是一点。”

吕烈细细看了食人枭半天:“你还是食人枭么?”

食人枭正经道:“如果我说,我爬到高度之后,忽然良心发现,准备做一个好人,你相信么?”

吕烈摇了摇头:“不信。”

他也懒得和食人枭废话了。不管怎么样,先逃出这个鬼地方再说。

吕烈用尚未完全恢复知觉的手笨拙地抓住手斧,一步一步,慢慢爬上了巨树上方。

他颤颤巍巍的身体,最终消失在了云雾缭绕的白雾之间。

这是此生吕烈最后一次和食人枭对话,食人枭亦然。

看着吕烈最终消失在天际的渺小背影,食人枭轻声说道:“如果我儿子当年留在陆地上,没有来这个鬼地方的话……现在应该比你大个三四岁了吧。”

背后,无数妖魔鬼怪的声音传来。

食人枭笑了笑,用仅剩的一只手撑住大地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仰天长啸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

吕烈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汉。

此刻他身处在离地不知道几万米的树壁之上,维系着他不坠落大地的,只有一根快要烂掉的麻绳,和抓在手中陷入树壁的石手斧。吕烈的脚下依旧那一片黑漆漆的深渊,一枚小石子落下,很快就消失于虚无之中,连回响都没有了。

自己在这座耸入云霄的巨树之上,爬了多久了?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在告别了通天之路上的食人枭之后,吕烈就恢复了隔日计数的习惯。远处地平线每日出一次,他就用刀在手臂上划一道口子。现在手臂上有二十一道口子,说明在那里分手之后,已经过去二十一天了。

这二十一天,仅剩下吕烈一个人,重复着无穷无尽枯燥的爬树动作,面对的是高处永远被云雾遮蔽的天空。这种可怕的折磨,已经快让他发狂, 快要坚持不住了。

幸好这些日子,还有精神世界中的大黑牛、小梦等人陪他说说话。还有新得到的式神“蒲公英”的特殊能力,源源不断种植出谷物供他食用。渴了便等天上下雨解渴,累了便用麻绳绑住自己,在树壁上睡一会儿。这些日子才勉强撑了下来。

只是……究竟还要爬多久?

这个该死的巨树,难道就没有尽头么?

还是自己要永生永世留在树壁之上,不断向上爬,直到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