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族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就在吕烈和他擦肩而过,走进偏殿的时候,那年轻人眯成了修长的眼睛,用蛇一般冰冷的眼神打量着他:“听说你活着离开了迷神城?就凭你,也能活着离开迷神城?我一个抬手便能杀了十个你。”

吕烈寒毛一竖,待到他再次回过头的时候,这个火红色的年轻人又背对着他懒洋洋地靠着宫柱之上,像是只被抽了骨头的猫一般,不再搭理自己了。

“这里的人脑子都有些问题。”吕烈心中愤愤想到。

偏殿之中,左右两旁已经静候着数十个高瘦胖矮各不同的男女老少,想必这些都是树上之国的长老。而在偏殿的尽头,一个身材魁梧的白须老人静静坐于硕大的宝座之上,身后两个侍女正轻轻为他摁打着肩膀。

吕烈踏入偏殿之中的一瞬间,身后的两个灰衣人便一左一右重重将出口的铁帘子拉了下来。伴随着轰然一声重响,顿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吕烈身上。

见这么多道目光一一落在自己身上,偏生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发生一点声音,场景真是当真诡异到了极点。吕烈心中发毛,怯生生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各位……早,早上好?”

“白-痴。现在外面早过了正午,已经接近黄昏了。还早上好呢。”一个身材高挑的美艳女子冷冷道。

“不会是在迷神城中被吓傻的吧?不过看他这幅呆头呆脑的模样,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活着离开迷神城中的。”另一个身材不到三尺的侏儒老者看着吕烈,摸着自己的胡推测道。

“你们这般说我老朱可不爱听……我看这个小伙子便长得十分精神么,人家怎么就不能活着离开迷神城了?你看他,贼眉鼠眼的,一表人才,很对我老朱口味。小伙子,一会儿散会之后,我把我女儿介绍给你,你们年轻人多相互了解一下,共同进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另一个头上长着三个瘤子、奇丑无比的大汉向着吕烈桀桀怪笑道。

“杀了他!不然日后我们树上之国必遭灭顶之灾!”在这北青宫偏殿的另一侧,一个高大的身躯上竟是长着两个脑袋,一男一女,仿佛姐弟。他们在吕烈进殿之前,便不住聒噪道。仿佛已经迫不及待要尝尝人血了。

一时之间,整个偏殿之中众位长老是七嘴八舌,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谁都听不清谁,乱的是不可开交,仿佛早晨刚开市的菜市场一般。

骤地,那坐于宝座之上的狮子般的老人重重一锤大地,发出了金崩石裂般的巨响。紧接着,那老人张开狮子大口,如同海啸山崩般冷呵了一声:“肃静!”

一刹那,吕烈觉得整个偏殿都似乎微微震了一震。

所有长老都静了下来,人人垂下了脑袋,静静等候着那老者的发话。

这偏殿沉默了良久。正当吕烈以为还要继续沉默下去的时候,宝座之上的老人开口了。他看着吕烈,声音不算是太过严厉苛责,相反,还带着老人家对后辈一种淡淡关切之情:“听说你从树的下方上来的时候,曾经进入过巨树的内部,还去过尧留下的迷神城?”

吕烈并不知道这个老族长的底细,在他面前说谎也没有任何意义。他当下点了点头承认道:“是的,我去过那里。那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我的一个同伴就永远留在了那里。”

老族长彤彤有神的双眼审视着吕烈,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丝波澜泛过了他的眼眸:“哦,你的一个同伴死在了迷神城么?当你进入迷神城的时候,你的身边一共有几个同伴?”

“加上我,一共五个人。”

“五个。五个。五个人。”那老者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他的脚下,偏殿之中无数人窃窃私语起来。

吕烈不是很懂,这有什么好笑的?这个老头笑点很低么?

“迷神城啊。真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名字。”待到那笑声暂停下来,老人眯了眯眼睛,像是在回味一个老朋友一般:“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也曾听说过这个名字。我曾跟随着树上之国派出去的侦察队,到处寻找关于迷神城的存在……可是,迷神城本身就是一个移动的存在,它并不是固定在一个位置,亘古不变的,而是随着日月移动,星斗盘转,不断做着无规则的变化。我找了很久、很久,却始终没有找到。”

他停顿了下来,看了吕烈一眼:“你的运气很不错……或许说,对你来说很糟。你在巨树之上爬了不到半年吧,就遇到了迷神城。”

吕烈勉强打趣道:“老爷子你真是太幽默了,遇上那破城又怎么算是运气好了。那城里面除了杀人不知眨眼的怪物,还有一群整日寻死寻活的黄泉居民,又有什么值得去找的东西。”

老者眯起了眼睛,笑着道:“当然是找尧。作为当年远征军的后裔,无论是于私于公,我们这些树上之国的老不死,都要寻找那个男人的理由吧。”

平地一声惊雷,整个偏殿似乎又微微晃了一晃。

“和我说说吧,你在迷神城中看到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小伙子。”老者在他的宝座之中悠闲地换了一个姿势,享受着身后两位侍女的捶背,似乎没有理会有些陷入痴呆状态的吕烈:“当年我的最终结局是没有找到迷神城,我不知道那对我是幸运还是不幸。我的两位哥哥最终找到了迷神城,他们传给我的最后一条信息便是‘我在迷神城底’。可是快要一百年过去了,他们却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们大约是死了吧,又或是,遇上别的什么事情,至今被困在迷神城了。”

说到这里,老者自己都笑了起来:“我真是老糊涂了,就算他们当年没有死了,活在现在,也已经是一百二十多岁的老人了,仍然那活在这个世上的希望已经渺茫到微乎其微。或许是我老了吧,很多事情,我都记得不太真切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时常在怀疑自己,一百年前自己看到的那张纸条,究竟有没有存在过,又或仅仅是记忆对我自我的欺骗?时光抹去了他们曾存在于这世上的一切痕迹,小时候和他们呆在一起的细节,我都忘记了。甚至有时候我都开始怀疑,我的两个哥哥,这世上到底有没有存在过这两个人?

“一百年了啊,我唯一记住的,便是迷神城这三个字。我老了,老到就连迷神城都快忘记了。若不是你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说不定我便真的就带着遗忘进入棺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