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北青宫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伴随着生锈铁锁发出的痛苦的吱嘎之声,那艘载着仨人的扁平大舟缓缓飞行在云雾缭绕的高空之中。吕烈低头望去,可是这里下方的云雾又和先前起了变化,竟是由无数团稠密的黑色黏状物体组成,不住剧烈地翻滚、重组。在他们三人经过这黑色海洋上时,能听到下方传来的轻微的咕噜声。

甚至有人在其中轻轻的低语。

就像是恶灵的诅咒一般。

吕烈毛骨悚然,一时间,他仿佛回到了迷神宫殿一般。

只是这开往北青宫的路上着实枯燥的很,带着吕烈的两个灰衣人像是两尊佛像一般,只是静静坐在吕烈的一左一右,别说说话,上船之后就是个屁都不曾放过一个。这一路上除了船划铁锈声,再也没有别的任何声音了。

吕烈首先耐不住这般的寂寞,他又最是油嘴滑舌,能说会道。心中忖道:不如和两个呆子说说话,搞好关系的同时,也摸摸这个北青宫和族长的底。既然心中主意已定,他当下向着一个灰衣人打了一个招呼:“喏,大兄弟,我说,今个的天气可真是凉快啊……”

可是他话还未说完,那灰衣人裸露在面罩之上的眼眸便冷冷扫了一遍他的全身。那眼神冷得令人发颤,被扫过之后像是刀割一般。吕烈打了一个寒蝉,接下来要说的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不想聊天便不聊天呗。眼睛瞪着么大干嘛,吃人啊?”吕烈对了对自己的手指,悻悻道。

“嘿嘿,嘿嘿。这两位兄弟是北青宫执法队的,人家杀过的人,恐怕比你这小子生下来见过的人还要多。凭你这小子这点微末道行,也想着从人家嘴里套出话来。”那稳坐船头的骷髅般老人一般划着船,一边向是船尾的吕烈桀桀怪道。

吕烈心中犹自不服。心想道:拉着两张驴一般的长脸,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杀手之王食人枭知道不?人家杀的人好较比你们多了,我还不是照样和他谈笑风生。

看这样这个划船的老头倒是挺健谈的,吕烈便索性和他说上了话:“前辈,你这是要把我送去哪里啊?听说是一个叫做北青宫的地方?我第一次来这里,人生路不熟的,哪儿和哪儿都不认识。怎么划了这么久都没有到?”

老头又是嘿嘿嘿怪笑起来,他那一咧开嘴,更是显得他那原本就白骨森森的脸庞更加可憎可怕。老头闭上了他一双白眼,回忆道:“北青宫啊,真是一个好地方……三百年前,若是没有北青宫,也不会有我们现在的树上之国了。可以说便是于北青宫一手写起的宏图,创建了我们这个巨树世界最为神奇的存在,让人类也得以生存在巨树世界之上……但是,若是有一天树上之国因此覆灭,也一定是因为北青宫的原因。”

船栏之上,掀起了无数黑色云海的泡沫。隐绰幽怨的声音在其中若有若无,“冒险家,你想要获得永生吗?”,“下来吧,下来和我们一起狂欢吧。”,“这里是世上最美妙的地方,为什么,为什么还有人呆在上面不下来?”……

吕烈寒毛根根竖起:这些,不就是当初迷神宫殿吊桥的又一个翻版吗?

那老头说完这些便不再动弹了。吕烈本以为他还有话未说完,但是没想,他就这般闭口不言了。吕烈只好自顾自继续开口道:“老人家,你这说了和没说又有什么区别?这北青宫到底是什么地方?能不能不要这般故弄玄虚了。”

轰然一声,飞行于空中的小舟在黑海之中撞到了什么东西,停了下来。那老者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到了,下船吧。”

在黑海的尽头,出现了一座悬浮在空中的巨大宫殿。待到吕烈走近一看,那宫殿的腹翼捆绑着一条条粗壮的铁锁,将它与背上的青铜壁牢牢固定在了一起,不至于坠下万丈深渊。而那巨大宫殿之上,刻着三个大字,“北青宫”。

在两个灰衣使者的带领之下,吕烈正欲走进北青宫。忽地,那仍然停留在船头的骷髅老者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年轻人,你可知道,刚才我们飞过的这黑色云海之下,究竟藏着一些什么东西?”

吕烈一愣,半转过身子。还未等他搭上话,那骷髅老者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是黄泉啊……这巨树,一头连接着天上的神国,一头连接着地下的黄泉……而不是随便什么人从树上掉下去便都能进入那极乐的黄泉世界的。而树上之国的中心,北青宫,便是建立于黄泉国的入口之上的宫殿。”

老人的身影伴随着船只飘然离去,很快消失在了暗流涌动的黑海之中。良久,都能听见那磨牙般的铁锈浮动声。

望着老人消失的方向,吕烈若有所思。

在两个灰衣使者的带领下,吕烈跨进了北青宫的入口。

两旁烛火隐隐绰绰随风漂浮,台阶之上布满了一层厚厚的蒙尘,一脚踩上去便是灰烟激扬,似乎许久没有人在这台阶之上走动过了。顺着台阶,三人不住向是北青宫深处走去,一路上吕烈半个人影都没有看见过,倒是所经过之处激起一片吱吱唧唧的声音,无数小动物的身影快速穿梭在柱殿之间。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就在吕烈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终于,在一座偏殿的入口他看见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披着一身火红色外衣的年轻男子,腰间挂着一柄奇长无比的弯刀,藏于匣中,却藏不住锋芒毕露的光华。那年轻人听到了脚步声,也顺着声音回过了头。扬着下巴,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了走过来的吕烈一行人。

那是一张俊秀的脸庞,却奇异得令人产生一种生厌的感觉。

那年轻人上下扫视了吕烈数眼,冷冷道:“这便是族长大人要的那个家伙?”

“是的。”

“这就是那个吕烈?”

“是的。”

年轻人微微向旁边让开了一道缺口,露出了身后黑洞洞的殿门:“进去吧。族长和众位章老等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