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逃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与此同时,在山洞之外。

一见这位新来的“哪吒”兄弟走入山洞,那黑脸汉子原来笑脸盈盈的面孔瞬间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张冰封般的脸。

又过了片刻,那前去询问的手下跑了回来,屁颠屁颠向他的老大报告道:“老大,我问过了,三当家的说了,的确是他派过这么一个人,来和我们换班。”

“马勒个吧子。你问了?你问了个屁。我看,你根本就没有问,只是空跑了一圈就回来了吧。”那黑脸汉子勃然大怒,一个巴掌抽了上去。他本身一身蛮力惊人,这一记下去又是含怒出手。只听一声脆响,那个跑腿的小喽喽竟然被他当场打掉两枚门牙,躺在地上,含了一嘴血。

“老大!?”

“兄弟,息怒。”

其他两人一见,纷纷劝阻道。

望着面前这黑黝黝的山洞,黑脸汉子冷笑道:“妈的,还‘小哪吒’?装,跟我再装?孤身一人,敢跑到马贼窝当着面逛我。老子闯南走北二十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胆子这般肥的家伙。年纪还这么轻,若是让他长大,那还了得?

“等他落在老子手里,老子非抽筋拔骨,七十二般刑罚让他一个一个尝过来,不让他后悔从他妈肚子里生出来,老子特么地跟他的姓!”

那黑脸汉子外表粗狂,实则心细如发。其他两个同伴一惊:“老张头,你早就知道这小子是冒进来?”

“废话。”黑脸汉子狠狠往地上啐了一个痰,“‘海从云上来’的下一句切口是‘风自天下起’。寻常马贼不知道也就算了。这小子若真的是铁头鹰派过来换班的,铁头鹰会没和他嘱咐过?还特么的根本没有这句切口?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老子就想砍了他。”

那眼皮上有一道疤的高个子一愣,显然之前他也不知道有这句切口,还真的以为是这黑脸汉子随口瞎编出来的。两个马贼微微一愣,不过他们随即又想不通了:“老张头。既然你早就知道这个小子是逛进来的,为什么不当面砍了他,还要放他进去?”

“嘿嘿嘿嘿……”那黑脸汉子冷冷一声阴笑,“原因自然有二。一来,那山洞里面的几个家伙都是铁头鹰的人。我最好这个小子进去,搞出什么事情,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反正我们都知道这小子是冒牌的,跑不了他,等他出来的时候再慢慢玩死他好了。到时候功劳我们领,锅他们背,岂不是美滋滋。

“二来么,嘿。”那黑脸汉子笑道,“老田,你可知道人在什么情况下才是最绝望的么。不是没有希望,而是给你一点希望,然后就在你以为你快要成功的那一刻,将你之前所有的努力和成就都一脚踩个粉碎。那时候人流露出来的绝望、痛苦的表情,才是这世间最最美妙的艺术品!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有人露出那番表情了。那时候,小子从山洞中出来,在自以为自己快要脱离危险的时候,我再点破他的身份。真是迫不及待,要看到他到时候会流露出何等精彩的表情了……”

……

“儿子,你……”这对夫妇骤地发现,他们的儿子竟然穿了一身马贼的衣服,就这般大刺刺地走进山洞,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这一惊之下,他们几乎以为自己思念成疾,出现幻觉了。

“嘘。别出声,我正在想办法救你们出去……”吕烈向他们眨了眨眼睛。利用一个巧妙的站位,一边用背影挡住了身后马贼的目光,一边伸出手指,向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对夫妇还是强忍住惊讶的心情,强行平复了下来。

从那两个马贼的角度来看,这位新来的“哪咤”兄弟一走到那对夫妇面前,那对夫妇的脸就刷白了,仿佛看见了鬼一般。紧接着,那位“哪吒”兄弟低下头去,在他们面前情不可闻讲述着什么东西。

双方的距离甚远,再加上“哪吒”兄弟越讲声音越低。两个看守的马贼使劲浑身劫数,只勉勉强强听清“宝藏”、“出土”、“三当家的很关心”这几个词……

不仅他们,那一对夫妇听得也是莫名其妙,他们脸上露出越来越困惑的表情,不清楚自己的儿子究竟在讲什么东西。

吕烈讲到一半,猛然回过头,用愤怒的目光狠狠瞪了对面的两个马贼一眼:“么得,你们探头探脑,张望什么呢?这是三当家的点名的东西,你们也敢动贼心?”

“‘哪吒’兄弟,我们没有……”

那两个马贼刚想解释一番,自己又不是有心偷听的。吕烈便在自己老爹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走,老东西,我们去那块石头后面说。”

他打打骂骂,三个人在转眼之间,向着山洞更深处进发,一个拐角就躲到了一块巨石后面。这两个马贼失去了他们的视野了。

两个马贼对视苦笑了一下。一个马贼看着吕烈就这般在自己眼皮底下将人带到了巨石后面,他心中稍稍起了一点疑心:“就让这家伙把人带到我们看不见的角落,不太妥吧……”

“怕什么。没事的。”另一个马贼安慰道,“他们是向山洞深处走,又不是向山洞门口靠。若是这一对夫妇想要往这山洞深处逃的话,嘿嘿,那他们就是走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山洞,到时候还不得乖乖回来?”

……

吕烈带着他们的父母一拐到巨石后面,便立刻换了一张表情,焦急地拖下自己身上的兽衣和麻裤,又从背上包裹又取出了另一套马贼的服饰:“快,父亲,母亲,你们快点披上这一层衣服。接下来按照我的指示做,你们大约有五成可能,逃出这个鬼一般的地方。”

他的父亲和母亲呆呆接过儿子递来的衣服,仍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而他们最担心的仍不是自己是否能逃离这里。那中年汉子看着眼前脱得精光,只剩下一个红裤衩的吕烈:“儿子……那我们离开了之后,你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