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画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就算不甘心,吕烈也不得不承认,他败了,败得很彻底!在树妖姥姥压倒性的优势面前,就连拥有六式神状态的自己都战胜不了,更不要提现在,用完神击球之后已经失去了所有能力的自己。

吕烈也很清楚,树妖姥姥是什么性格。现在自己落到了树妖姥姥手里,别说妄想树妖姥姥会放过自己这种美梦,恐怕,自己会真的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百年痛苦。

那还不如一死百了,留给对方一具尸体。

死亡,是一切的解脱。

吕烈性格果断,要死就死,绝不给树妖姥姥一丝反应的机会。可是他快,树妖姥姥更快,数根树枝瞬间插入了吕烈的身体,一股股可怕的煞气瞬间充盈了吕烈的身体。那一瞬间,吕烈绝望地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麻木,无助……

口腔内的牙齿也只是咬破了舌头一层皮,就没有力气再用力嚼下去了。此刻的吕烈就像是一条垂死的鱼一般,完全任人宰割,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树妖姥姥用树枝轻抚过吕烈的脸颊:“弄到这个地步……你有没有后悔过,和我为敌。”

吕烈没有说话,可是他嘴角嘲讽的笑,和眼中桀骜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向死而生,这便是吕烈的生命。如果不能得到自由,那他情愿用一条烂命和树妖姥姥搏一搏,拼出一个未来来。

赌徒,愿赌服输。吕烈败了,他就得付出应有的代价。这一点,他早心有准备。

“很好。”树妖姥姥反而满意地笑了,“我在这里等了几十年,好不容易等到你这么个有勇、有谋,有敢打敢拼的小子,陪我贡献了一场精彩的游戏。若是临到终场时,却成了一个软脚虾,向我求饶之类丑态百出,那也未免太扫兴了。

“惩罚,开始了。”

无数树枝一发力,骤地,吕烈感受到一股股搅碎内脏般的可怕煞气在身体内横冲直撞,那感觉就是有人在用小刀子一刀刀温柔地割着自己五脏六肺,又像是无数只蝼蚁啃咬着自己的血管。那感受令人生不如死,痛苦得几欲发出来自灵魂的吼叫,又恨不得下一秒就立刻昏过去。

可是现在的吕烈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就连抬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痛苦地吼叫了。而树妖姥姥也有意识不断往他的脑内灌注煞气,让他的神识和意志无比清醒,那噬人的痛苦每一分每一豪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却又求昏不能,求死不得。

吕烈的眼眶中逐渐充血了。他的下颚微微颤抖着,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般。

“这就受不了了?”树妖姥姥得意地用树枝抬起了吕烈的下巴,用赢家戏谑般的眼神审视着他,“这才刚刚开始呢。别忘了,你要在这里,忍受这种痛苦,忍受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直到这个世界彻底毁灭,直到我的怒火平息!”

看着树妖姥姥那张扭曲、怨毒的脸,吕烈脑海中只有一句话不住回响: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正在树妖姥姥欣赏着吕烈那张痛苦到极点的脸时,半张残破的画卷,慢悠悠从吕烈的背袋中掉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原本树妖姥姥是不会对这种纸屑感兴趣的。但是她观察吕烈受刑的表情,观察得久了,未免也觉得有些无聊。当下用一根空闲的树根一卷,将那从吕烈身上掉下来的画卷卷到了自己面前,一边加紧往吕烈的体内输送煞气,一边戏谑道:“呦。看你的样子,我还一直以为你在陆地上时是贫困人家出来的孩子,没想到你还有这等雅号?爬树的时候还不忘带着一卷画轴,来欣赏?”

反正看着吕烈受苦的样子也是看着,接下来还要看一百年呢。树妖姥姥也索性分出心神,用两根树枝慢慢揭开了那半张画轴,顿时,一张精致的仕女图出现在了树妖姥姥面前。图中是一个青丝雪肌的妙龄少女慵懒地斜靠在栏杆上,纵使这卷画轴跟随吕烈爬上巨树时,一路经历了无数波折,早已泥泞污秽不堪,可是仍然难掩卷上画师的功力和所画美人的绝世容颜,妙目生辉,不可端视。可是画这幅画的人功力之高,寥寥数笔,将一个小美人的神态描绘得呼之欲出。

这幅画轴,正是吕烈刚爬上巨树六天时,与那四具尸体在高空相遇,从他们尸首上搜罗到的。

吕烈这种从小挣扎在温饱线上的穷人,对这等玩意自然没有什么兴趣。他当时只想一扔了之,可是机缘巧合,鬼使神差之下,竟然又留了下来带在身上。自后吕烈相识黎远、食人枭等人,一路爬上巨树,途中遭遇尸潮、石穴、鬼城,不知道经过了多少苦战。吕烈本人也早已忘记了这卷画轴的存在,没想到它竟然还没有遗落,可谓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未想,树妖姥姥一看到这半卷残卷,那布满皱纹的桀骜脸庞一瞬间张了开来,像是看见鬼一般。她颤抖着声音,用几乎难以压抑的口气的问道:“你……这张画……你这张画,究竟是哪里得来的!告诉我!快点告诉我!”

说到最后,树妖姥姥神态接近崩溃,不住用树枝疯狂地摇摆着被钉在石壁上的吕烈,想要从他嘴里掏出一个答案。可是此时吕烈就连眨一下眼睛都做不到,纵使心里千万种痛苦,又怎么说得出一句话?

树妖姥姥不愧是一代枭雄,发现自己失态之后,随即调整了一下心绪,慢慢将吕烈从石壁上放了下来。那剐人的煞气也不再输入吕烈体内了,只是不住用树枝敲打他的穴道,仿佛在帮助他恢复身体。

又过了好一会儿,半死不活的吕烈才极为勉强喘上了一口气。树妖姥姥早已迫不及待了,直接用树枝将他卷到了自己面前,恶狠狠看着他:“我最后再问一遍,说,这半卷画轴,你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