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结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三枚神击球,由小梦化成的,赤狐之力……

轰隆隆……

火焰中树妖姥姥的残躯,就连挣扎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身后的无数树枝,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腐烂。

哀嚎声、尖叫声、火花声、枯萎声……

吕烈依旧没有罢手的意思。斩草还需除根,对于树妖姥姥这样的敌手,任何程度的轻视,都将遭来几乎致命的后果。

第四枚神击球已经在吕烈手中成形,那是黄黄黄化成的,黄莺之力……

第五枚式神,铁甲龟化成的,玄武之力……

还没完,第六枚式神,最后的式神,也是寒冰蟒形成的,冰龙之力……

在六枚神击球的轮番轰炸之下,战火波及了肉眼所及之地,半个山洞都被夷为了平地。而树妖姥姥的身体,早在以在这场天地浩劫中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都没有炸死树妖姥姥,那她真的是已经近乎半神的身体了。

直到丢完了所有的神击球,此刻,吕烈才气喘吁吁停下手,看着埋葬了树妖姥姥的火场,眼神迷离。不知道是在默哀,还是庆幸自己终于逃出了生天。

“终于,结束了吗……

“当年的天下第一女秘术师,终于还是死在了我的手里。不过,耗费了我无数式神,以及六枚神击球,才将你送葬。这般豪华的死亡盛宴,也相配你昔日身为天下第一女秘术师的身段,在这世间来过、走过了。”

望着茫茫火场,以及在火场中消失的树妖姥姥,吕烈反而有些迷茫了。

现在的他已经一无所有了。身上的衣服、以及手中的刀,早已在前面的激战中丢得无影无踪了。而自己的六个式神,也因为被当做神击球投了出去,现在彻底陷入沉睡状态了。

杀死了树妖姥姥之后,吕烈付出的代价是,他也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在半个月内没有任何战斗之力的凡人。

待到眼前的火势稍微变小一点,吕烈纵使心中千百种惆怅,还是踏过火场寻找出路。

“我不能在这里倒下。杀死树妖姥姥,而这一切仅仅是开始罢了。

“苏文还在宫殿被穷奇抓着,尧留在巨树世界内的巨大城池的用意还没被破解,黎远遇到的老科学家说不定知道什么,而还没死的食人枭仍徘徊在巨树世界的内部,随时可能和自己相遇……

“我不能倒下,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不能倒下,不能倒下……

“要前进……”

吕烈越是这么说着,他的眼前一切却变得模糊了起来。整个世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陀螺,急速旋转起来。

前面和树妖姥姥的激战之后,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吕烈都已经达到了极限。和树妖姥姥在恶战时他还可以靠着意志力坚持,一旦自己六枚神击球甩出,树妖姥姥倒下之后,吕烈的意志力快撑到了极限。

“我不能倒下,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吕烈吃力地扶着墙壁,摇摇晃晃,一步一步蹒跚着返回谷的入口。越是接近,他觉得谷的深处越是有一种神秘的魔力,那魔力宛如一潭幽深的泉水,正在将他的精神和所有灵魂都慢慢摄入其中。

“我不能……”

近了,眼看就要进入谷中。

下一脚踏出时,却一脚踏空,踩入了虚无之中。吕烈以为自己要摔倒了,他的头脑一清醒,就惊觉自己整个人被高高举起,凌空飞上了天空。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震耳欲聋、响彻山洞的狂笑声,不是树妖姥姥,又是谁的?

那巨大粗壮的树枝缠住吕烈的身体,几乎将他拦腰缠断!吕烈双目欲裂,转过头,想要嘶吼,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一片麻木,竟是只能发出咿咿呀呀意义不明的低语:

“你……竟然还没死!……”

立于废土之上的树妖姥姥,浑身漆黑,宛若一株快要枯死的百年大树。可是她四周的树枝却繁茂粗壮于以前十倍。神击球却造成的滔天大火,早已被扑灭得只剩下零星火星。而树妖姥姥傲然张开她那近乎无限的触手,就像是一个真正君临天下的魔神一般!

“为……什……么……”

吕烈想不明白,他死都想不明白!

为什么!这个老妖怪,经受了这种攻击还不死!难道,她真的已经和神明无异了吗?

树妖姥姥张开一双通红的血目,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吕烈:“傲慢,是人类最大的原罪。你还是太低估我了,从你决定与我为敌,想要战胜我的那刻,就注定了你的必然失败!

“我于黑暗之中蛰伏栖身了不知多少光阴。我的手足,我的身躯,我的灵魂乃至一切都早已与这里融为了一体。只要我还有一息存在,只要这世上还有一丝属于我的灰烬存在,我就能在煞气的帮助下复活轮回无数次,永不灭亡!

“你还是输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在战斗中展现的心志、策论、城府、随机应变的能力和胆识,都是我以往见过的所有冒险者中的最强者。甚至,我不得不承认已经不在我之下。但是,你就是输了。

“因为我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策略都只是可笑苍白的挣扎罢了。”

巨大的树枝摆动,就像是拍一只苍蝇一般,将吕烈狠狠甩在了石壁上。

接触冰冷石壁的时候,吕烈的五脏六肺搅在了一起。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头大卡车迎面撞上一般,一张口,吐到连自己的胃都要喷涌而出。

望着口中不住淌下血液、却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的吕烈,树妖姥姥满意地笑了。她用另一根巨大的树枝轻轻抚摸摇摆着吕烈的小脑袋,微笑道:

“放心吧,我不会亲自杀死你的。我要慢慢地折磨你,将你炼成人干,把你当做装饰品一般挂在墙上,几百年几千年不让你死去。”

“做……梦……”

吕烈用尽身体最后力气轻轻说出这两个,接着,他毫不犹豫用上下排双齿咬住了舌头,一用力,企图咬舌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