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结满尸体的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具尸体不好好呆在谷里的尸骸海中,和它的同类呆在一起,怎么被人吊到这儿来了。

难不成,有哪位路过这里的冒险者,艺术细胞大发,从尸骸谷中提了一具尸体出来挂这树枝上?

那这位仁兄的心还真是大。

除了几块早已长出黑毛的不知是什么的肉干,吕烈没能在这具男尸上摸出什么东西。他又绕到男尸后面,想要将他从树枝上解下来。

吕烈家乡有死者入土为安的习俗。虽然帮他在这里掘个坑埋了,是不可能的,那谷内有多少尸体呢,一个个埋过去吕烈住这儿算了。至少吕烈唯一能做的,是把他放下来,老在上面荡着也不是个事。

只是他微微一拉动,却若有所思,慢慢地停下了手。

吕烈用力撕掉了男尸背上的木料,惊讶地发现,那树枝的顶端,早已和男尸的后脊背融为了一体。木是木,肉是肉,而肉和木又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

这个男尸……就像是结在树上的产物一般。

吕烈只听说树上结苹果的,树上结桃子的,有高明的秘术师,能施展秘术让树上结出西瓜、土豆和稻米。可是树上给你结出一具尸体来?这么荒谬的事情他就是做梦也未想过。

这又是什么原理?

吕烈想了想,伸出手,用力将连接着男尸的树枝掰断了。

只听重重咔嚓一声,拧断树枝的手感就像是拧断了人类的肋骨。那男尸倒是一言不吭,就这么直挺挺落在了地上。他背上原本连接着树枝的地方裂开一个伤口来,不一会儿,便血流如注,妖异的鲜红淌满了大地。

吕烈有些懵:怎么地,您老在这里死了这么久,没腐烂也就算了,还能出血?

这是要成妖了啊。

他抬起头,一阵山风吹过偌大的山洞,远处沙沙作响,无数具尸体连接着树枝挂在山壁上,一时婆娑起舞。

这……这是什么鬼?

那不成这里的树,真的能在树枝上结出人尸来?

一股本能的寒意直冲吕烈后背,也说不上原因,他向后退了两步,连手里的骨头拐杖都不要了,丢了就发足狂奔回谷底。

“陪我……”

“陪我……留下来……陪我……”

“我们很寂寞……留下来吧……求求你……在这里……陪我们到永远……”

那些骇人的魔音再度响了起来,无数挂着尸体的树枝扭曲起来,仿佛人类的手臂一般,伸了过来想要拦住吕烈的去路。

“我陪你个奶奶!”

吕烈张开嘴,吐出一个火球。那火球落在离得自己最近的一条树枝上,树枝痛苦地抽搐起来,不住用力拍打着山壁,仿佛人类疼得原地打滚。

又有两根树枝将它们挂上的尸体递到了吕烈面前。尸体张开手臂,仿佛在欢迎吕烈的加入。

“来吧……加入我们的行列……陌生的旅人……”

“加入我们……加入我们……加入我们……”

吕烈又试图吐出一个火球,但是他一用力,不仅没有任何火焰喷出,只觉得眼前一黑,反而要摔倒在地上。

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使用式神之力了。

数条树枝拍打过来,怪力惊人。如同巨浪掀翻贝壳一般,将吕烈摔打在山壁之上。

他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恶心得想要呕吐。但是眼前的一切却不受控制地暗了下来,整个世界在吕烈脑海中翻滚起来。

“我要死了么。”

这是吕烈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越来越多的树枝围结过来,像是闻到血腥味的狼群,又像是一场狂欢。吕烈素来好勇,即使在这种绝境下,他仍然努力从地上站起来,死握着长砍刀,想要击退下一次树枝扫荡。

“这他妈……究竟是什么鬼。”

吕烈开始摇摇晃晃起来,就连就这么站着,都已经耗尽他的全力了。

下一次,只要周围虎视眈眈的树枝再来下一波攻击,就能彻底击垮他。

无数树枝围住了吕烈的四面八方,乱舞起来,如同飞翔在将死之人头顶的秃鹫一般。

“等一等。你们先退下。”

忽然,这空旷的山穴中,一个苍老的女声缓缓说道。

那些狂舞的树枝仿佛听到了一个无声的命令,立刻从四面八方缩了回去。它们垂荡在山壁上,一动不动,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吕烈用腿骨支撑着自己遍体鳞伤的身体。他努力抬起头,想要辨认那个救了自己声音来自哪里。

“我在山洞深处。”那个苍老的女声像是看得见吕烈在寻找自己,又指示道,“再往里来一点。”

吕烈暗暗咬了咬有些出血的牙。依他的直觉,这个女声一句话,就让无数怪树枝停止了骚动,恐怕有些古怪。可是现在自己伤得很重,要是选择转身跑回谷中的话,逃不了几步就会被那些怪树枝轻松抓住。

他心中盘算了一番,两害相较取其轻。听这个女声似乎暂时无意杀了自己,不如就这么大大方方走过去看看情况。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再随即应对也不迟。

吕烈当下撑着腿骨,向山洞深处走去。

“这里。年轻人,我在这里。”

“转头看,我就在你的身后。”

“不对,你现在又走过头了,回来一些。”

吕烈在山洞深处走了半天,却始终未找到那个女声的本源。他印象中,能发出这种声音的,应该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可是自己的周围除了山壁,就是挂着尸体的怪树,别说老太婆,连个人都看不见。

吕烈怀疑对方在耍自己:“喂,老太婆,你躲哪里去了?”

“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老太婆……已经很久没人敢对我说这三个字了。”

吕烈这回听见声音是从后方来的。他顺着音源转过身去,却只看见了背后竖着一棵格外巨大的巨树。那巨树不仅粗度远甚于它的同类,而且它肆无忌惮生长的长树枝蔓延向八方,积压了许多其他怪树生长的空间。而它附近的其他怪树却好像不敢有丝毫怨言,都紧紧缩在角落中,像是在竭力躲避它一般。

和这山洞里的所有怪树一般,这棵巨树格外粗大的树枝上,也每条挂着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