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古传说(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吕烈和食人枭对视了一眼,如果三头的所言是真的,那带给他们信息量的冲击,无异是巨大的。

原来,真的有人类能够居住在这个鬼地方!

而且,三头似乎对这里十分熟悉,有了他的指点,他们一行人在接下来的路自然可以避开无数风险。

只是,这个外表丑陋的怪物,说的话完全是真的么?

眼下完全没有办法验证他的话语。吕烈只能从逻辑上判断,他所说的,前后语基本没有什么大的矛盾。

他向三头点了点:“如果真的如你所言,我很同情的你遭遇。不过你可以放心,只要你没有任何可疑的举动,我们是绝不会主动攻击你的。”

可是,这个三头怪人身上的疑点依然颇多。

食人枭冷冷道:“你既然说你是人类,那你为什么长着三个脑袋?”

三头中间的头闭上眼睛,叹息道:“我左右两个头都是死头,除了让我看上去像一个怪物,没有任何用处……你们知道连体儿么。”

“难道,你小时候是一个怪胎?”

三头缓缓回答道:“我的母亲爬上这棵树时,其实已经怀上我了,但是她并不知道。这树上充斥着一股被称为‘煞气’的气息,万物在‘煞气’的影响下长久了,都会变得畸形怪异。拜煞气所赐,尚在娘胎中的我就变成了怪胎,比常人多长出两个脑袋。这城中的古怪居民就是如此,你们在树上看到各种匪夷所思的物种,荒谬绝伦的现象,都是如此。”

听到这话后,不知为何,食人枭神情顿时变得万分委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久久没有反应。

黎远神经叨叨,掀开衣服检查自己的全身:“那我们若是在这里呆久了,也会慢慢变成怪物吗?”

三头回答道:“你们大可不用担心。这异化需要一个长久的过程。这里的生物都是在树上生存了几十年、几百年,才变异。不过……你们若是触动了什么东西,在树上困上个数十年,会发生什么我就说不准了。”

食人枭坐在地上,插嘴道:“那若是……一个人在树上……呆了十二年,还有可能是正常人么?”

三头沉思了一会儿,回答道:“那就要看他的意志了……一般情况下,早就被这巨树异化了。但也有极少数意志刚猛之辈,他们坚信着自己始终是‘人类’,就是在巨树上再呆个五十年,受到的影响也极小。”

吕烈转头看了食人枭一眼,却发现他仍然躺坐在地上,面若死灰,仿佛没有听见三头的话语。

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着什么。

吕烈当下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三头先生,事态紧急,我就直入主题。这座城市,又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办法让我们离开这里?”

三头长叹了一声:“想要离开这座城池么。方法的倒是有,不过其中的险恶无双,我也不一定保证能够你们成功。

“眼下外面的血怨雾还要持续一会儿,我们也出不去。索性,你们有兴趣听一听这座城池的来历么,我也可以顺便说一说关于我的故事。”

吕烈知道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掌握的情报越多,自然对自己大大有利。他当下一点头:“那就有劳三头了,愿闻其详。”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久到我现在回忆起来,遥远得仿佛是一场梦。”

在三头沙哑的声音中,一段远超乎吕烈等人想象的诡异历史,缓缓展现在三人面前。

那是上古的王朝时代,这座通往太虚的巨树就已存在于天地之间。

那时候,就有教徒群聚于巨树的脚下,信仰这座巨树为神。上古的信徒自尊为“巨树神教”,巨树神教声势浩大,教徒之中有富甲一方的豪族,有权高位重的疆吏,有精通数学和天象的奇术家,更有秘术世家的高手,绝非吕烈这个年代的区区数百江石镇凡夫愚民可比。

轮到三头父亲这辈,巨树神教中出现了一个百年一遇的旷世奇才,被教中人代号为“尧”。这个尧不仅本身出自一个秘术大家,在精通秘术一道的基础上,还自学了数学、星象、占卜、建筑、风水等种种杂学,天纵之才,无所不通。

尧自成年之后,就加入了巨树神教的一个分支,名为“雀阴”。而这个叫做雀阴的组织百年来集合了无数人力、建造了无数模型,就为了验算一个命题——这座巨树的顶端,究竟通往哪里。

而在尧加入之后,他在这个组织中计算了将近五十年,在他七十岁的时刻,终于为雀阴带来了正确答案——这座巨树的顶端,通往的是人类梦想的终极净土,生与死颠倒的世界,永生者的聚集地,黄泉国。

黄泉国在寓言中是死者的国度,来到那里不仅意味着永生,也意味着,在那里能遇上已经不在人世的逝者。毫无疑问,它存在的本身对凡人就是无法抵挡的诱惑。巨树神教中有人老年痛失爱子、有人因为意外失去了自己的一生的挚爱、有人苦苦寻求至高的数学推论而不得,想去黄泉询问那些已逝的数学大师,也有人只是单纯地寻找永生。

雀阴的答案一公布于世,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反响热烈。

在巨树神教之前,也有民间个体自发地爬上巨树。但显然凡人的力量在这座通往天地的巨树面前实在太过渺小了,他们全部消失在了天空中。在雀阴公布了这个答案之后,巨树神教在诸多王侯豪族的授意下,组织了一支由两千个武林高手组成的队伍,进行了充足的准备,准备对巨树的顶端发起冲锋。

在已经湮没的野史中,这支远征军的义举,被称为“巨树之征”。

远征军的队长手中掌握一根由炁气组成的“线”,理论上,这根线可以延伸至无限长。远征军上树之后,每当日出之时,队长就会牵动一下炁气线,向巨树下的教徒们示意他们还活着。

若是牵动两下线,就表示他们已经来到树顶,正在踏上返回的道路。

若是牵动三下线,就表示,他们在树上遇到了超乎预料的危险,有可能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