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古怪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雾之浓厚,使得吕烈完全变成了睁眼瞎,只能守得眼前方寸之土,根本前进不得。

偏偏这时,他身边传来了无数行人走路的声音,隐隐绰绰,忽远忽近,仿佛这空荡荡的雾城一时之间聚集了密集的人群一般。

偏生,他又什么都看不见。

眼下浓雾中的食人枭、非常美又失了踪迹,想让他们搭把手都不可能。吕烈又急又惧,直提防着浓雾中有什么骇人的魔物扑出来,偷袭自己。可是他等了半天,这些脚步有时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仅仅分毫之差,下一秒却又飘然远去,丝毫没有从浓雾中现身的意思。

他胆大心细,慌而不乱。匆忙之间以最快的速度调整气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伏在地上缩成一团,精心听着那些来来往往的脚声,想要通过声音来分辨蛛丝马迹。

浓雾之中,每一个脚步声都各有特色。吕烈生得七窍玲珑心,即使不用双眼看着它们,都能通过声音大致想象出它们的模样。

有的脚步声,嗒、嗒;嗒、嗒;嗒、嗒……这人的脚仿佛生得格外的小,走在地上时脚步声犹如拐杖支地。

有的脚步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这人也真是奇怪,走路的时候竟然将双手也放在地上,如同爬兽一般双手双脚前进。

有的脚步声,咯……咯……咯……这人也倒是奇怪,难道只有一只脚么?想必他走起路来如同离了稻田的稻草人一般,一条一条前进。

有的脚步声,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这脚步声的主人更是奇怪,竟然有三只脚?

吕烈越听越是生疑,这浓雾之中从自己身边经过的“行人”,竟然没有一个是生着两只脚,好好走路的正常人。

吕烈现在体内的式神之力已经恢复了不少,虽然还做不到意念杀人,但是可以出口成火了。他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正犹豫着要不要吐火烧一烧这一片的雾霾,为自己腾出一片视野来。还是在浓雾之中静观其变,按兵不动为妙。骤地,左后方的白雾被风流撕开了一个缺口,一道黑影卷了起来!

“找砍!”

吕烈下意识拔出长砍刀,对准那条黑影就是一刀劈下去。只能咔擦一声,那黑影仿佛也祭出了什么金属兵器,和吕烈长砍刀两力相冲,火花火星四溅,抵挡住了他的攻击。

“是你?”

“是……你!!??”

两人见识了对方的真面目,不由自主脱口而出。吕烈知道自己砍错了友军,收回了长砍刀,非常美也将空中飞旋的阴阳鱼放下,劈头盖脸责怪他道:“你明明离我这么近……为什么我前面喊了你这么久名字,你却不理我?你是不是……故意要吓死我!”

她的眼眶红红的,显然被吓得不轻,都快要拧出泪花了。

吕烈心说:这浓雾果然有古怪,仿佛有隔绝音效之类的能力。要不是非常美胡乱冲撞,误打误撞走进了自己的视野,那自己就是再喊上一百年都没用。他出言安慰了非常美一番,好不容易止住她的哭意。

吕烈出言询问道:“对了,你前面在白雾中走动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脚步声?或者撞上那些脚步声的实体?”

“脚步声?什么脚步声?”非常美一皱秀眉,用看着呆瓜般的眼神看着吕烈,“我要是听得到你们的脚步,马上就跟上来了,哪里还用找你找得这般辛苦。”

吕烈心想,难道只有自己听见了那些错乱的脚步声么。

他故意静了下来侧耳聆听了一会儿。果然,自从非常美闯进来之后,浓雾外千奇八怪的脚步声也跟着消失了。

吕烈看了对面的非常美一眼,心道:你还真是我的福将。

既然那些可怖的脚步声消失了(虽然全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吕烈的心也安了一半了,他当下大大方方坐在地上,用来保持体力。

非常美的脸红扑扑的,活像个小苹果,显然还未从刚才紧张的气氛中缓和过来。她见吕烈如此悠闲,不知道为何,近来每次看见这个家伙,肚里总有一股火气,当下嘲讽道:“呦,你倒是挺悠闲。”

“闭嘴,黄脸婆,和我一样坐下。”

“坐下干嘛?你让我坐下,我偏要站着。我要去浓雾中找到其他人。”

吕烈无语了:“这城池有多大,两个白雾中的人相遇可能性有多低,你又不是不知道。与其没头苍蝇般瞎跑,不如和我一般坐着,保持体力,等待雾散去。”

非常美虽然脾气暴躁了一点,倒也不蠢:“好……好吧。”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虽然她很不愿意承认,但也隐隐知道了,吕烈的应对能力、江湖经验远远高于自己,犹豫不决的时候,听他的总是没错。

一时间,两人抱团坐在这越发浓厚的白雾中,仿佛惊涛骇浪中的两片小舟,在这寂寞的世界彼此只有对方可以依靠。

眼看着雾越来越浓厚,似乎没有平息的意思。吕烈心中也郁闷,心想:老子坐拥这么多式神,怎么就没有能在这时候排上用场的呢。他试着将脑海中的小梦召唤出来,问一问它。可是几次使唤下来,在没有式神符的帮助下,吕烈不得不承认,自己失败得很彻底。

他坐在地上,闭着眼睛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觉得一只香腻柔滑的小手又轻轻挠了挠自己,想必又是非常美在作祟。

他这次倒没有做出抓住人家小姑娘手不放这等囧事,只是睁开眼睛:“怎么,雾散了?”

未想,坐在他面前,本来应该是非常美的位置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副白发骷髅,双腿盘坐,细长的骨骼右手还挂在自己腿上,作势欲挠自己痒痒。

“妖孽尔敢!”吕烈惊恐之下,直接突破身体极限,向后一个漂亮的凌空翻,和白发骷髅拉开了距离。

“?我不就是挠了挠你的手么,有必要这么大反应?”那具白发骷髅一张一合头颅,竟然吐出非常美的声音。

吕烈再定神看上,眼前坐着的,又变回了那个清丽娇蛮的大小姐,正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又哪里来的盘腿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