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黑暗远方的光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吕烈摸了摸腰间那块冷冰冰、光溜溜的玉符。他心中苦笑:老子前面之所以能使出意念,完全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下一次要再撞上这般大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总不可能正巧和食人枭扯破脸皮之际,又正巧让我使出这绝招吧?

不过他还是轻声说道:“知道了。谢谢你。”

非常美的声音在黑暗中顿了顿,轻声回道:“谢什么。要不是现在情势所迫,你以为我会愿意和你这个小无赖联手么?”

吕烈笑了笑:“谢谢夸奖。”不过他心中却越发担忧了起来:这树洞里面实在是怪异得很,不知道在前面又是什么危险潜伏着。我们五个人中四个人都受了重伤失去了战力,唯一一个还基本完好的家伙却处心积虑想杀了我们。像是“式神符”这样的道具,本来应该用来保全大家,却不得不拿来自相残杀。

他又看了一眼身边非常美的轮廓,暗暗想道:这个非常美的来历也很可疑。她明明是一个秘术师,身上为什么又带着式神符这样的道具?而且看她谈吐,应该从小养尊处优,一个大户人家的大小姐,又为什么会到这鬼地方来冒险?她不仅使用化名,仿佛也刻意回避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真是迷雾重重。

罢了罢了。这几个同伴各个来路不明,又有哪个是不可疑的?黎远自称魔果猎人却精通秘术、式神两道,杨威外表老实忠厚,可是小说中,不是往往越是这样的人越是阴险狡诈么?现在想想,这四人中我了解最多的,反倒是食人枭了。真是讽刺得很。

这五人中除了已经痴了的黎远,一路上各怀心事、脚步匆匆。不知道就这么在黑暗中走了多久,忽然最后面的食人枭沙哑着嗓子道:“你们停一下脚步,我看见前方有两团烛火。”

杨威瞪大了眼睛,茫然道:“光……在哪里?我怎么一点都没有看见?”

照理说,如此漆黑的洞穴之中,只要出现一点点光芒,就会显得格外醒目。但是吕烈见识过食人枭的眼力多可怕,知道他几乎不可能看错。他当下停下了脚步。一手拉住非常美,一手抓住黎远的绳子。黑暗之中走得正高兴的黎远被迫地停下了脚步,大吵大闹起来:“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走了?不高兴!不高兴!远远不高兴!”

“这鬼地方连个动物的扑腾声没有,居然会出现烛火。”吕烈沉声道,“难不成除了我们竟然还有人来到过这里?我看这烛火很可疑,要不要前进,还需要观察一下。”

“可是我们迫切需要光。”非常美提出了相反的意见,“杨威受了重伤,要到看得见的地方处理一下伤口。我们在混战中丢掉了那么多物资,也急需核算一下剩下的东西够我们吃几天。而且这黑暗中一片阴沉沉的,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就在不远处看着我们。还是赶紧去烛火那里为好。”

“我不要紧,不用担心我……”杨威低声说道,“在关东的时候,我受过比现在更重的伤,还不是好好活下来了……我觉得超兄弟说得对,这里突然出现烛火,太可疑了。我杨威是一个莽夫,没有脑子。超小兄弟的头脑比我灵活多了,我愿意听他的。”

一时之间,五人的意见出现了分歧,站在原地进退不得。

吕烈沉默了一会儿:“既然谁都说服不了谁,那就投票表决吧。想要继续前进的,就在地上敲一下,愿意留在原地观望一下的,就敲两下。弃权的保持沉默。”

他话说完,便蹲了下来,手作锤状,在冰冷僵硬的地面上轻轻敲击了两下。

紧随他之后,杨威也将手够到地上,干干脆脆敲了两下。

非常美沉默了一会儿,道:“机会一纵即逝。我们还在这里犹犹豫豫,一会儿那烛火消失了,我们不可能再找得到。”她当即在地上用指甲弹了一下。

“现在是一比二。”吕烈道,“看来我们的确应该留下来,休息一会儿了。”

这时,后方,又传来了清脆的一声敲击声。

“鸟老?”杨威惊讶道,“你也以为应该立刻前进?”

黑暗之中,传来了食人枭不置可否的两声冷笑。显然,他根本无所谓前不前进,只是想搅得这支团队越乱越好。

“二比二,平了。超小兄弟,现在应该怎么办?”杨威的智商明显不够用了,苦恼问道。

吕烈还未说话,黎远就大吵大闹起来:“为什么不走了!你们不想走,别拉住我啊。还不允许我走了!”

“嘻嘻。”非常美不禁噗嗤一笑,“怎么样,听黎远的意思,他也是赞成立刻前进。这下三比二了,反超了吧?”

“胡闹!”吕烈冷冷道,“黎远现在一副小孩子的模样,估计还没有杨威脑子灵光。他怎么能算进去?”

杨威:“……”

显然非常美以前在陆地上的时候说一不二,她能忍住脾气和吕烈讨价还价到现在已经不错了。当下柳眉一竖,大小姐脾气发作:“这个不许,那个不许。那我看你们就等在原地,等着饿死好了!反正呆在原地,总是什么危险都没有的。你们这么多大男人在这里,还没我一个女人有胆魄!你们不去,我一个人去前面探路。”

她当下重重摔开吕烈的手,径直向前方走去。吕烈一惊,上前几步想抓住她:“别冲动!要走也要一起走,这黑暗之中,落单的人太容易被攻击了!……”

“呵。这不是很好么。”食人枭在后面阴阳怪气说道,“让她这个黄毛丫头去前面探探路。要是她活下来了,那说明那里是安全的,我们再过去也不迟。若是她死在那里,说明那片烛火确实有问题。她一条命救了我们四个人,也不是很好么。”

吕烈想要抓住非常美的手。可是他在黑暗之中一顿乱抓,又哪里找得到非常美?

耳听少女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显然非常美已经向那烛火的方向大步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