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后(结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但是终究却也是没有说什么。急匆匆的出门找阮彦石跟阮彦淮去了。

因为情绪作祟,所以在她说明了原因以后阮彦石跟阮彦淮的神色有些不对,常有喜也没有多放在心上,急匆匆的拉着他们走了。

到了营帐门口的时候,不管常有喜说什么,都被阮彦石跟阮彦淮两人合力挡在了门外,只留给了常有喜一个冷冰冰的门。

这个时候采儿终于找到常有喜了,她现在的态度让采儿忧心,不过看着那紧闭的门跟常有喜焦急的神色终究是没有多问什么。

只是在一边暗自着急,顺便也帮着常有喜挡住了那些准备上来套近乎的士兵们。

不知道过了多久,常有喜觉得过去了许多年,直到阮彦淮出来。

看见他脸色不好看,常有喜的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连忙上前去问,“怎么样了?”

面无表情的看了常有喜一眼,阮彦淮似乎是对常有喜的态度有些不满,不过到底也是没有多说什么,“七皇子的毒已经清理了,现在还在睡着,谷主他……”

敏锐的发现了阮彦淮语气里的不对劲,常有喜不由得追问,“我师父怎样了?”

看着常有喜的情绪不似作假,阮彦淮叹了口气,脸色缓和了不少,“谷主累了,也睡过去了,还有,我们晚些时候就回去了,现在军中不需要我们的支援。”

虽然觉得这样突兀的提出离开有些奇怪,不过常有喜现在心中记挂着凤之移,倒也是没有多想,不愁药谷的弟子少跟他们这些人沾染,也是好事。

“好,要不要我派人送你们?”

看着体贴不似作伪的常有喜,阮彦淮叹了口气,或许,阮轻风的选择是正确的把?

“不必,我们还想四处游历,看看这乱世过去之后的景象,你师父让我交代你,要好好的跟七皇子一起管理朝政啊。”

这段时间常有喜也想清楚了,一味别的逃避不是正途,既然爱了,那就勇敢一点吧?

对阮彦淮笑着点头,“好,师兄放心,我一定会完成师父的话。”

阮轻风被阮彦石抱出来,虽然常有喜觉得阮轻风的脸色有些不对,不过却也以为是累得,没有多想,当了大夫以后,常有喜才知道有多累,尤其是像凤之移这样的清理毒素,阮轻风会累成这样,也是常理。

凤之移悠悠的醒来,常有喜撑着下巴睡在床边,不由得一愣,他没有死么?

不过常有喜的存在也没有让凤之移想这么多的时间,能够这样专注的盯着常有喜看,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突然,凤之移想到了一点,他没有死,常有喜不会以为是他在做戏给她看吧?

一时间便有些慌了起来,不过因为浑身酸疼无力,所以人、凤之移虽然是想要起身,但是起到一半,便摔了回去,不仅如此,还想熟睡的常有喜给弄醒了。

被惊醒的常有喜也顾不上什么手脚酸疼,见凤之移没有事情,常有喜这才松了口气。

“你醒了?乱动做什么?”常有喜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是对凤之移这样不爱惜身体的责怪,阮轻风已经累得趴下了,若是凤之移再出了什么事情,谁来救他?常有喜自认是没有这个本事的。

见常有喜醒来,凤之移更加慌乱了,“有喜,你听我说,我不是在做戏给你看,我是真的想要将我的命给你,你相信我……”

凤之移这样焦急让常有喜愣了许久,反应过来以后不由得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傻子,你要是想要将命给我啊,就老实养好病,到时候给我做牛做马一辈子!”

“好好好。”只要是常有喜的要求,凤之移便本能的点头,意识到常有喜说的是什么以后,突然一愣,心中隐约有些狂喜,“有喜,你说什么……我能一辈子在你身边?”

见凤之移如此,常有喜一下子就别扭起来了,“你,你别乱想啊,我只是觉得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你了。”

“我可记得有人说,若是我这次能够活着,你便嫁给我。”

常有喜闻言脸蹭的一下就红了,不过却也没有别的闺秀那样的羞涩,“那你可要对我好一点才行!”

过了许久凤之移才反应过来常有喜说的是什么神色间满是狂喜,“这可是你说的!只要能够娶到你,你说什么我都听!”

他连命都能够给常有喜,所有的事情都听常有喜的,对于凤之移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这么多年,凤之移都是这样做的。

“对了,你的命可是我师父救回来的,到时候你可要谢谢他,嗯?”

这样的事情,凤之移当然没有异议了,若不是阮轻风的话,他差一点就错过了常有喜。

现在这是第一次,凤之移第一次在常有喜心甘情愿的情况下将常有喜抱在怀里。

“我要拥有你了,真好。”

嗔怪的锤了凤之移一下,常有喜将采儿叫进来,“我师父他们走了吗?”

看见常有喜跟凤之移似乎都解开了心结,采儿也很是高兴,“主子,您的师父和师兄们今儿一早就走了。”

“这样啊。”常有喜的神色间有些许遗憾,阮轻风不能够第一时间听到了呢,不过随即便是释然,“师父一向不喜欢拘束,早早走了也好。”

见常有喜老老实实的叫阮轻风师父了,凤之移点点常有喜的鼻子轻笑,“若是师父听见你肯老老实实的叫他了,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那是我师父,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师父了?”

凤之移拿她没办法,只能无奈的顺着她,“好好好,是你的师父,不是我的。”

看着常有喜跟凤之移笑得这样开心,采儿虽然很不想打断,但是她这里有一个紧急的消息,不打断也不行了。

“主子,皇上,驾崩了。”

常有喜一愣,早有心理准备倒是没有多意外,只是担心凤之移……

看见常有喜的眼神,凤之移好笑的拍了拍她,“我早就猜到了,中了噬心蛊以后,父皇的身体便坏了,一朝驾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凤之移的样子看上去似乎没有多难过,但是常有喜知道,凤之移是难过的,非常的难过。

“你……诶,咱们收拾回京,处理皇上的丧事吧,还有你的登基也要早早的准备起来了。”

见常有喜极力安抚他的样子,凤之移心头一暖,将常有喜抱得更紧,“还有我迎娶你的日子呢,我的皇后。”

常有喜脸色一红,知道凤之移是在故意撩拨她,转了转眼睛,不甘示弱的道。

“还有你纳妃的事情,来跟我说说,你府里的姬妾,那些封妃啊?”

酸溜溜的样子极大程度的取悦了凤之移,“放心,没有别人,就只有你一人,我这辈子,就你一个皇后,好不好?”

心里甜滋滋的,但是面上却依然还是不依不饶,“是啦是啦,只有我一个皇后,还有别的都是嫔妃嘛。”

虽然常有喜吃醋的样子让凤之移心下得意,这说明了常有喜在乎他,但是常有喜这样子,也着实是让人心疼。

“我发誓,从今往后,只有你一个女人,不然的话,这个皇帝便给你做,你就废了我,可好?”

这样的重誓……

彻底绷不住笑了出来,不过面上却还是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这可是你说的,我记着了,采儿,你也记着!”

“奴婢记着呢,若是到时候姑爷对不起您,您就废了他做女皇帝!”

似乎是为了附和采儿的话,又似乎是为了埋汰凤之移,常有喜故意大幅度的点头,“对,就是这个理!到时候我再养一批男宠,哼!”

知道常有喜这是玩笑,不过凤之移却还是不满的将常有喜抱在了怀里,闷闷的道:“你放心,肯定不会有那一天的。”

修养了几日之后,常有喜跟凤之移便跟大部队一起赶往了去上京的道路。

因为凤之移受伤的缘故,所以一行人走走停停,原本常有喜来的时候只用了三四日的道路,硬生生走了半个月才到。

好在现在天气凉,不然的话,皇上的遗体肯定要发臭了不可。

苏琪已经帮着料理好了一切,凤之移只要主持就好了。

先皇的葬礼办完以后,紧接着就是凤之移的登基和迎娶和册封皇后的典礼,按照凤之移的说法那就是,这些年的变故太多,还是将人早早的娶到手,才比较安心。

常有喜对此也只是笑着任由凤之移去做。

大婚当天,龙凤烛燃了一夜。

在真的得到了常有喜以后,深夜,凤之移睁开眼睛,看见自己怀里睡梦正酣的常有喜,只觉得自己抱着的,是整个世界。

第二日早朝,凤之移便将自己对常有喜许下的誓言宣布,不管是朝野震动还是百官以死相告,凤之移都没有在意,一意孤行。

喜安皇帝的皇后是大周历史上最为传奇的女人,身为皇上的夫君此生没有纳妾,同时也是唯一一个执掌朝政的女人。

他们的故事,流传了千年,任由后人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