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抢亲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风丫头这几日呕吐的厉害,我让她留在家里养胎,就没带过来,亲家母,你看咱们是不是赶紧商量商量把这婚事办了?”巨子说道。

儿子把人家女儿肚子都搞大了,宝妈也是羞愧的说道,“应该的应该的,我家转宝不懂事,早该带着我去亲家那里坐坐,你看,还要你亲自过来跑一趟。”

巨子接过花姐递过来的茶碗,连忙客气道:“墨家一向开化,没那么多的规规矩矩,随便选个好日子,把婚事办了就行,我的意思是越快越好。”

蓝周同咳嗽了一声,坐到了巨子对面,抢着话头说道:“这是自然,喜事嘛,就该好好张罗一下,越热闹越好。”说着,蓝周同朝着白依依和花织招招手,“呃~墨先生,给您再重新介绍一下我们家的两个丫头。”

平日里再如何乖张霸道,这个时候也不能再肆意妄为了,白依依和花织也不敢再端着,连忙过来跟巨子问安,寒暄了几句。

看到巨子对白依依和花织满面笑容的聊着,水镜一个人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她无父无母,也没有人帮她说话,心里又是扭捏又是委屈。

就在此时,郑玉成一身湿漉漉的从里面走廊走了出来,顺手就牵起了水镜的小手,而另一只手还牵着阿妞。

巨子正在夸赞花织吃的富态,见郑玉成又领了两个过来,也是禁不住老脸一沉,心里很不是滋味,即便再开化再想的开,也经不住自家女婿有这么多的女人。

宝妈连忙将宝爸挡在了身后,虽然转宝争气,这当爹的也不能表现的这么强烈,如果被巨子看到宝爸嘴角都歪到了耳朵根,还不气的吐血才怪。

宝妈之所以让巨子过来,而没有登门提亲,就是因为儿媳妇太多,要是领着白依依姐妹几个去亲家那提亲,不是明摆着砸人家脸面嘛!

阿妞知道巨子不是一般人,也明显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寒意,便把身子朝着郑玉成身后躲了过去,心里并非只是害怕,而是真的不想理会任何人。

郑玉成挡在阿妞身前,略带一丝贱笑的盯着巨子,即便人家再同意自己三妻四妾,今儿用这满屋的小娘子迎接人家,也的确有点儿过了。

一时间屋子里安静的落针可闻,巨子冷冷的瞅着郑玉成,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两个小年轻是刚从洗浴间出来的,至于有没有干过什么勾当,已经不重要了。

金色尺扇打开,巨子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郑玉成小心防备着巨子的尺扇,以前不是没尝过这尺扇的厉害,自己这么强悍的脑袋瓜子都被尺扇敲出个包来。

此时这老家伙明显生气了,可不敢不防。

就在此时,巨子的眉头猛地一凝,脑袋一歪。

一枚钗子模样的飞镖从巨子的耳边出现,直奔郑玉成脑门飞来。

郑玉成能清楚的看到飞镖的模样,制作的很是精巧,固然杀伤力也不小。可是即便自己也能向巨子那般轻易躲开,却也躲不得,因为自己身后还有阿妞姐呢!

叮的一声脆响,屋子里的人都惊呆了,郑玉成的额头上无缘无故多了一枚飞镖,就那么死死的钉在眉心上。

花织想都没想,急速跑了两步脚下一用力,身子弹射起来,便将自家的窗户给拆了。

花姐见花织冲了出去,二话不说也从破烂的窗户飞了出去,自从接受了郑玉成血液的救助成为了二代超级个体,平日里她从不显山漏水,却不代表她不够强悍。

郑玉成知道花织的能耐,便没有理会窗外的事情。伸手从脑门上把飞镖取了下来,从飞镖的力度能判断出,这个杀手的目的怕不是为了杀人。

见巨子依旧紧皱的眉头,却无动于衷的杵在自己面前,郑玉成隐隐感觉这事不那么寻常。

如果巨子不歪那一下脑袋,飞镖应该是冲着他后脑勺去的,第一个死的应该是他,可偏偏他扭头了。

巨子歪了脑袋,足以说明他能轻易躲过飞镖,而杀手如果是冲着他来,那从这飞镖的力度和速度来看,这个杀手要么是个傻逼没有弄清暗杀对象的底细,要么就是……

心念及此,郑玉成有些不悦了,伸手拭去眉心上的血珠子,把玩着飞镖,冷冷的对着巨子问道:“他这是冲着我来的,我不记得有这么个仇家。”

巨子苦着脸说道:“你这个仇家二十年前就有了,他叫云哥儿,我家丫头叫风妹,早在二十年前两家就定了娃娃亲,名字也是取自云淡风轻之意。”

“你的人?”郑玉成一惊,连忙问道:“花织能揍得过他吗?”

巨子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郑玉成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脸呆萌的阿妞,怯懦的望着巨子。

巨子面无表情的看着阿妞,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做了一件不可逆转的错事,多少人命将毁在你手里,你该死……”

阿妞低下脑袋,眼泪禁不住滑落下来,不知是内疚还是其它。

郑玉成赶到庭院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幕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一幕,花姐和花织娘俩已经倒在了地上,好在夸张的胸脯还在起伏,否则……

一位古怪的年轻人站在庭院之中,一身黑色的古装异服,纤细的身体显得有些弱不禁风,长长的头发也扎成了古时候的发式,身后还背着三把长剑。

从对方的扮相,郑玉成已经能够确定,这家伙就是一古武龙卫,也是巨子所说的云哥儿。

“来抢亲的?”郑玉成问道。

云哥儿点头说道:“嗯,打败我,你此后一生好生照顾风妹;败给我,你便配不上她。”

“我揍你不是为了你风妹,我揍你是因为你揍了我这辈子最在乎的两个人,受死……”郑玉成大喝一声,就冲了过去。

云哥儿明明站在原地的,郑玉成很确定自己的拳头轰在了对方的胸口,可事实却是轰在了空气之中。

云哥儿消失了。

“我是为了风妹而来,无意与你结怨。”云哥儿的声音出现在郑玉成的身后。

他能比白驹还快?郑玉成有些懵圈,转过身来看着云哥儿,心里不敢再放松一丝一毫,可嘴上也不饶人:“你揍了我的宝贝花织,又要抢我的白驹,今儿要不阉了你,我就让你跟我的姓。”

虽然嘴上这么说,郑玉成依旧没有轻举妄动,之前先下手都没有沾到人家一根毛,现在动手也是枉然。

云哥儿又说道:“你需答应我,此一战是为了风妹的归属。”

“去你妈的,输赢我都是她男人,她都已经有我老郑家的种了,你傻逼吗?”郑玉成喝骂道。

云哥儿见郑玉成真的怒了,便从身后抽了一把长剑出来说道:“你恨我了?好,打败我,你此后一生好生照顾风妹;败给我,我便杀了你。”

郑玉成继续骂道:“卑鄙的家伙,你手里拿着家伙,难道让老子空手跟你对仗吗?”

云哥儿将身后的长剑抽出一把来,扔给了郑玉成,却不料被郑玉成一脚给踢飞了。

“什么破烂玩意儿,等我回屋拿我自己的兵器。”郑玉成撂下一句,就回了屋子。

云哥儿云淡风轻的抱着长剑,望了望天空,心里觉得很舒畅,因为他有自信可以杀了郑玉成,从此和风妹厮守在一起,至于肚子里的孩子,云哥儿觉得只要是从风妹肚子里出来的,都该是天底下最可爱的。

可当郑玉成拿着武器出来的时候,云哥儿一脸的云淡风轻顿然就消失了。

郑玉成双手端着两把突击步枪,一身还挂着十几把手枪,匕首也插得满身都是,一脸鄙夷的瞅着云哥儿说道:“你没说过武器要冷的还是热的,我也只能将就些。”

“卑鄙。”云哥儿禁不住骂了一声。

白依依走了出来,将花姐和花织挨个抗回了房间里,也只有她才扛得动,作为第三代超级个体,白依依的力气还是够用的,没有辜负花织输给她的一身血液。

“嘣~!”郑玉成偷偷开了一枪,却被云哥儿用手中的长剑挡住了,而长剑也被子弹震的颤抖了许久。

“宝剑?”郑玉成错愕的看着云哥儿手中的剑,有些不可思议,按理说一般的钢板是禁不住子弹的,可那把剑只是颤抖那么几下,好像什么事也没有。

“此剑,承影。”云哥儿挽了个剑花,介绍了一下。

“此剑,我的……”郑玉成说完便扣动了扳机,什么贱不贱的,打赢才是根本,这家伙可是来抢自己老婆的,绝对够卑鄙了,所以就算自己比他更卑鄙一点也理所应当。

无数的子弹在庭院中四处飞溅,云哥儿的身体也开始不断变幻起来,有时庭院里是两个云哥儿,有时又是三五个,最多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七个一模一样的云哥儿。

郑玉成郁闷了,将突击步枪里的弹匣退了出来,准备重新装弹的时候却发现云哥儿又重新站在了自己面前,只是脸上的潮红和急促的喘息让郑玉成知道,这家伙已经累的不轻。

很明显云哥儿是比自己还要变态的怪物,郑玉成哪里肯给他机会,还装什么弹,突击步枪随手朝着对方砸了过去,掏出两把手枪就继续扫射起来。

砸不到对方是肯定的,打不中对方也是必然的,但郑玉成并没有要放弃的打算,目的根本就不是打死对方,而是要把这狗东西累到吐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