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3章:琅琊宫争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金无双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在与妖魁对攻半个时辰之后率先改变战术,不再是一味的进攻,而是攻防有度。

其实他心里很吃惊,以往与妖魁切磋,基本上到了一定的时候,妖魁都会以本体战他,只因妖魁仙人形态不如他,但这一战中,妖魁只以仙人形态便能与他激烈对攻且不相上下。

事实上还不仅于此,昨日三战,他与卡拉提一战就已经发现卡拉提实力提升不少,战败卡拉提远不像之前那般轻松。而且观看另外两战,不论是布尔吉诺与广和山人一战还是娜妮仙君与槐柔一战,都能看出比几个月前实力提升不少。

战斗在继续,金无双攻守皆备,妖魁却依旧主攻,而且一直没有使用最强本体来战。

随着时间推移,一个时辰过去,金无双已经感到吃力,一个半时辰过去,金无双仙力所剩不多,渐渐守多攻少,两个时辰过去,金无双仙力所剩无几,而妖魁攻势虽也减弱不少,但仙力存量依旧要比金无双浑厚得多。

到了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分出胜负,继续战下去无益,戚长征叫停。

金无双情绪不高,这段时间以来,他虽然没有像妖魁他们那样进入最危险的上三天中心区域历练,但却没有放松修炼,其实自打那一次败在广和山人手中,他就已经有了紧迫感。

凡事都怕比较,原本与他各有所长旗鼓相当的广和山人,跟随戚长征修炼之后改变了太多,不单单是作战方式的改变,还有性情心境上的改变,他私下还曾与师尊说起此事,连金蝉仙尊都感到意外,这也是戚长征在与金蝉仙尊会面之时,金蝉仙尊对戚长征友善的一个原因。

他也向师尊提及跟随戚长征身边修炼,但这一点金蝉仙尊没有同意,所以在戚长征离开金光城的时候他没能跟随离开,而是返回天庭执掌仙君府衙。

仙君府衙考核其实也不多,这段时间也不过就是两三位道君前来接受考核,他有大把时间用于修炼,他也确实在这段时间实力提升不少,原本以为这一次琅琊宫较量只有两人会成为他强劲对手,戚长征是一位,而另一位便是广和山人,他却没想到妖魁实力提升如此之大,他竟然会败在妖魁手中。

事实证明,他太自以为是了,妖魁未曾用最强本体作战便将他击败,还有实力相差不多的槐柔呢?他现在无法专心恢复仙力,吞了几颗阴阳丹留在仙斗场内观战。

接下来的交锋是槐柔与洧茹仙君。

对于槐柔,金无双比较了解,对其还有着一定的好感,交过几次手,因为彼此的战法不同,很难分出胜负。当然,这是几个月前的印象,因为败在妖魁手中的原因,他不再认为槐柔还是几个月前的槐柔。

而对于洧茹仙君,金无双了解不多,有过几次接触但稀少交流,交手还没有过。

他留下来观战,就是要对二女综合实力做出准确判断。

事实上,洧茹

仙君原本不打算挑战槐柔,她想要挑战的是广和山人。

她认为对战广和山人要比对战槐柔更容易取胜,之前她没少与槐柔切磋,她的身法要在槐柔之上,但因为槐柔擅长封印之术,让她感到束手束脚,数次切磋下来败多胜少。她也曾与广和山人切磋过,哪怕广和山人对于风元感悟要在她之上,但凭借浮阴仙术,与广和山人切磋她还能占到上风。

小龙人却希望她挑战槐柔,洧茹仙君初时不答应,但小龙人却说她挑战槐柔不一定能胜,挑战广和山人必败无疑,听得小龙人分析之后才改为挑战槐柔。

洧茹仙君与槐柔交战之初,金无双的注意力便放在洧茹仙君身上,浮阴仙术早已是久仰大名,但近距离观看还是首次。

仙尊弟子后裔中,处在仙君级别的弟子以金无双与沐馨仙君名声最响,金无双是以战力著称,而沐馨仙君实力是一个方面,广为人知的还是她对沐水城掌控,能让两位师兄听她号令,影响力可想而知。

广和山人与鸣风仙君名声也响亮,论实力来说不比金无双与沐馨仙君弱,但是因为二人恶名在外,影响力就要弱了不少。

再下来就是洧茹仙君与木乙仙君这类低调行事的仙尊弟子,他们有着一定的名声,但却没有广为人知的战绩。

金无双听闻洧茹仙君也成为琅琊宫一员之时,并未把洧茹仙君当成争夺前五席的对手看待,还是与槐柔交谈过程中得知其不容小觑。

这会儿亲眼见到洧茹仙君作战,片刻之后便得出结论,这是一位速度不弱于沐馨仙君且战力出色的同级别仙君。

洧茹仙君并不知道金无双已经将她视为争夺前五席的对手看待,此刻的她与槐柔交战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双方速度都不慢,她在速度上还具备一定的优势,但槐柔战法独特,她想要战胜对方很难,一个时辰过去,双方斗得难分难解,她无法占据上风,槐柔也无法将她封印。

随着时间推移,双方仙力都消耗不少,往常切磋到了这个程度基本上已经结束,不会刻意的去分出胜负来,但今日自然不同,只要是交战,都必须分出胜负,所以自然而然进入到比拼仙力存量阶段。

槐柔本体乃是古槐,花草仙人之躯比起妖仙之躯来说,仙力含量略有不如,但比起仙人之躯来说还是具备优势的,而且花草仙人仙力还具备另一个优势,那就是仙力输出平稳。

所谓仙力输出指的便是对仙力的掌控力,相同仙力存量的情况下,仙力输出平稳往往就是决胜关键。

此刻槐柔与洧茹仙君僵持不下的交战,便是在后续双方仙力不足的情况之下,由对仙力输出平稳的槐柔获胜。

这一日入夜,晚修结束之后,金无双与槐柔交谈许久,终于明白妖魁槐柔等人实力大幅提升的原因所在,金无双大为心动,又去找了戚长征交谈,在戚长征许可之下,连夜修书两封,一封传回金光城大师兄,

恳求大师兄禀明金蝉仙尊允许他将跟随戚长征历练两年,而另一封便是传回天庭二师兄处,让二师兄兼顾仙君府衙。

他这么做等同于先斩后奏,不过他也顾不上了,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提升实力。

次日三场交锋,卡拉提挑战槐柔,布尔吉诺挑战金无双,而娜妮仙君对妖魁提出挑战。

没有悬念,卡拉提、布尔吉诺与娜妮仙君先后败下阵来,由此他们三人等于结束了这一次的琅琊宫内部争夺战,前五席将会由戚长征、妖魁、槐柔、广和山人、金无双与洧茹仙君之中展开。

一夜静修无话,晨修结束便展开新一轮较量,第一场妖魁对战广和山人。

他们是老对手了,彼此切磋次数相比其他人而言可以说是最多的,在这一次琅琊宫前五席争夺中,他们两人也是最有希望的第二席争夺者。

比起与金无双交锋,妖魁与广和山人交锋要谨慎不少,没有一开始就展开强攻,而是想方设法的吸引广和山人升空作战。

广和山人改变战术已有半年余,这半年多时间,广和山人也如戚长征那般,每日必练七十二路军体拳,且在戚长征指导之下对七十二路军体拳做出适应自身的改变,卓有成效。

如今的他举手投足之间有如山岳的沉稳,同时还因为对风元感悟的加深身法不失轻盈。

除了戚长征之外,也就只有小龙人知道一些,其他人并不知晓,上三天中心区域三个月历练,广和山人早已经适应了空中作战,他所猎杀的每一只噬兽,基本上全是在空中近身厮杀中完成。

最危险的一次战斗连戚长征都不知道,那是在最后一次半月历练的过程中,他遇到一头大型狂兽,这头狂兽虽然比不上洧茹仙君遭遇的双头五足狂兽,却也相差不多,乃是一头六足狂兽,真要说起来,不比风极初境或是雷极初境的道尊弱。

而广和山人便是在与这头六足狂兽厮杀中,生生将经过两次狂化的六足狂兽头颅拧断,且不止拧断过一回,便最终将这头狂兽轰成一堆烂肉。

但这会儿妖魁引诱广和山人升空作战,广和山人却不如他意,只在地表以防御为主,貌似又回到未曾改变战术之前一般。

妖魁其实挺无奈的,对于使用新战术的广和山人,适应之后也能与之斗个旗鼓相当,但广和山人不离地表,他的攻势落在广和山人身上对其造成的伤害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比拼仙力存量,他可不认为自己浑厚的仙力存量对上以防御为主的广和山人具备多大优势。

引诱不了对方升空那也只能强攻,争取将对方轰离地表再来对付。

于是,妖魁变身金角犀,一次次使用最强攻击手段野蛮冲撞,企图将广和山人轰上空中,奈何广和山人在他变身金角犀之时也变身山人之躯,庞大稳固的山人之躯再一次让他的强攻落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五行御天》,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