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宇文烨的烦恼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最快更新五行御天最新章节!

宇文烨这些年过得很不如意,原以为妖族入侵之战能在短时间内结束,谁曾想竟是持续了十年余。

先君宇文阀过世之时,将青云国完整的交到他手中,妖族入侵前期,道佛皇三方携手,当时的他认为自己有希望成为青云国建国以来第一位不受道佛控制的国君,能独立自主,能给青云国带来崭新的面貌。

结果呢?

他是不受道佛双方控制了,也成为第一位独立自主的国君,但是妖族入侵之战旷日持久,若非是戚长征与妖族的三年之约,若非戚长征不远千万里之遥寻来高阶防御法阵相助,恐怕青云国早已灭国。

谁又能想到,青云国经历着妖族入侵之痛,却又有诡异的邪修作乱,导致青云国连皇城都要易位。

名义上,青云国经历妖族入侵之战后,还有着三州十三郡。

实际上呢?

如今的青州城,凡俗之人难以生存,东青州主城东青城变成邪修的乐土,东青州虽尚余五郡未遭到邪修侵占,却时常遭到邪修入侵,已是风雨飘摇。只有云州一州五郡之地尚在掌控之中。

一国啊!

先君宇文阀交到他手中的七州五十二郡,每郡下辖三到七个古镇,到了如今,只剩下一州五郡真正掌控在手,古镇皆无。他作为一国之主,还不如说是一州之主。

他十分想念戚长征!

每回想起他,宇文烨就会觉得青云国恢复往日繁荣不是奢望,这位总能给他带来惊喜的妹夫,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时常会想起。特别是在这半年时间,前往天火元门的戚长征几位伙伴回归,还有曲岩的回归。

知晓曲岩成为阴阳境大能的那天,他兴奋的喝了个迷酊大醉,因为曲岩与戚长征关系莫逆。他也知晓,若是没有戚长征,就不会有现在的阴阳境大能曲岩。

当然,还有曲岩弟子、戚长征的另一位道侣庄小蝶归来,让他更加感到开怀。

宇文妲己与庄小蝶相携离开青云国之时,曾与他告别,他也因此知晓最喜爱的皇妹去向。

原以为庄小蝶回归,皇妹也应当一同归来,谁曾想,在庄小蝶回归不久,他亲自前去探视,结果却被告之,他的妹妹宇文妲己在泰上元门。

他不知道泰上元门是什么地方,继续询问,庄小蝶语意不详,他的心情又不好了。

当他回了皇宫,将这个消息告之几年前带着皇嫂达达木归来的皇兄宇文宕之时,二人竟然在第二日就消失不见,没有告诉他原因,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二人去往何处。

宇文烨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接下来便是迁都,迁都琐事繁多,令他烦不胜烦,索性就交由尉迟战全权操办,不费那个心。

迁都云州之后,他更是愁眉不展。

妖族退去,道佛双方表面和睦平静,于云州城四方各自建造道观寺庙,但暗地里已收到风声,道佛双方在招收弟子之时已有冲突发生。这就是暗流涌动啊!

他更加想念戚长征!戚长征虽离开青云国数年,但是他的声望依旧如日中天。道佛两门都在为着戚长征回归做准备,这些年,他也没少听见李松仁与智云争论戚长征的归属,争论至今不分胜负,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让着谁。

期间,他还参与过一次争辩,说戚长征是宇文妲己的道侣,而宇文妲己是他的皇妹,戚长征若是回归,便入驻西宫。

结果呢?

李松仁与智云都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他有自知之明,自打那次遭无视之后,他就知晓道佛双方虽明面上对他尊重,实则依旧是不将他这个一国之君看在眼里。再有听见他们争辩戚长征的归属,他都远远避开,被无视一次就够了,再凑上去继续被无视那就成了不识抬举。

虽有十万百战精兵尚存,奈何人家只要看他一眼就能要他的命,若非有着戚长征这层关系存在,人家都是阴阳境大能,都是佛尊大拿,谁会搭理他这个国君。

他对戚长征的回归已经到了望眼欲穿的地步,每日都站在皇城之上向远空眺望,多么希望这一看就能将戚长征看回来。

今日也是如此,他在皇宫城楼眺望远空,尉迟战站在他身旁,还有那位伺候过青云国几任国主的海公公,依旧半眯着眼在侧。

忽然间,远处凭空出现两头巨大的怪鸟,稍小那头还能看见其后背坐着一人,只是距离太远,看不清面貌。

下一刻,就看见一个巨大无比的空间凭空出现。空间内有山有水,古树葱郁,花团锦簇,殿宇拱桥。外界天气阴沉,空间内却有着蓝天白云、缥缈云雾,可不就是传说中的仙宫景象。

周围护卫的军士已有跪拜之人,海公公说道:“大惊小怪,不过是一件空间法宝而已。”

尉迟战的眼力比宇文烨要强上许多,他看清了怪鸟身上之人,顿时惊喜高呼:“恭喜国主,正是雷锋归来。”

身周军士顿时捶打起胸口,他们看不见远空的人,但是雷锋已经成为青云**士的口号,只要他们听见雷锋二字,便会不由自主的捶打胸口表示敬意。

盼望着,盼望着……当真见到戚长征出现,宇文烨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他若是能踏剑飞行,当会直接飞向戚长征,可惜他无法踏剑飞行,大喊大叫有失君威,只能干看着,干着急。

“道驴!”他忽然看见东方有数位修士飞向戚长征,回头又看见西方出现数位元士,忿忿的又骂了一声:“秃驴!”

尉迟战干咳一声,苦笑道:“国主,他们是为守护云州城。”

“哼!”宇文烨冷哼一声,“没一个好东西!”

他能不知道吗?他只是担心戚长征被道佛双方说服,加入他们的阵营。作为一国之主,他拥有的大局观岂会不如戚长征。如今道佛双方形势微妙,不论戚长征加入任何一方,都是他不愿意看见的。

他日思夜盼,不就是想对戚长征说明其中的利害关系嘛!戚长征也没有想到,他才露面就引来道佛双方,为首的还都是往昔熟人。

道门来的是端木高义、澹台萍与常元老,还有一位戚长征的老熟人王彦涛,其他几位修士面熟但叫不出名号,秦煌与宙幽也一同返回。

佛门前来的是了凡与湛如,寂灭也一同前来。同来的还有一位佛师,便是武阁清寂。其他的几位元士,戚长征认不得。

了凡与湛如前来,戚长征不觉意外,但是清寂也会前来,就是意料之外了。

巨石僧昔年就是死于他手,他与武阁的关系因此僵硬得很。在他身份暴露初期,就是武阁在暗中作怪,导致当时在汤口镇的他被迫前去皇宫说明。

虽然因为此行反而促成觉行破境,顺利晋升佛尊境界,继而武阁也有台阶可下,从此不再寻他麻烦。但是毕竟巨石僧是死于他手,作为巨石僧师尊的清寂前来,还是让他感到意外。

客人上门,他也不能拒之门外不是,只好又返回琅琊仙宫待客。金唳却是不愿回返,鱼鹰也想四处游荡一番,戚长征便让九姑娘看着金唳。

端木高义、澹台萍与常元老方进入琅琊仙宫,感受到仙宫内远比外界浓郁数倍的五行元气,便是声声惊叹。了凡与湛如虽未如此,却也表现出赞叹之意。

戚长征领着众人在宫殿一层大厅落座。

一层大厅的布置是出自他之手,一张中空大圆桌,中空的地面有一个小池子,池子里有游鱼,池子中央还有一座假山。戚长征进入,便有不畏人的彩雀飞落假山。硕大的圆桌有主位,也有次席、末位之分,却不是那么明显。

戚长征欺它们不知圆桌主位在哪,直接在正对殿门的主位落座。端木高义、常元老与澹台萍便依次坐在他的左手边,王彦涛站在端木高义身后。湛如、了凡还有清寂在右手边依次落座,寂灭便站在湛如身后。秦煌与宙幽很自然的站在戚长征两侧。

其他的修士以及元士没有进入大厅,只在殿外候着,却是泾渭分明。

戚长征左右一看,见没人开口,自顾点上一支烟。他觉得既然决定自立门户,就要表现得特立独行,还要有……傲意!

他有这个资格骄傲!

“众位师兄……”这个称呼真是古怪,戚长征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道门三人与李青云是一个辈分,因为曲岩名义上是他的义父,所以他改口称李青云师兄,自然也是称三人师兄。

佛门也是如此,觉行辈分高,了凡是觉行二弟子,他是觉行三弟子,湛如是觉行师兄德行阁首座觉远的弟子,清寂是觉行师弟武阁首座觉能弟子,戚长征称他们师兄也是正确的。

他这么一个称呼,在座六人面色都变得古怪起来,王彦涛偷眼打量戚长征窃笑不已,寂灭也是面露笑意。

戚长征瞪了眼王彦涛,又瞥了眼寂灭,随即说道:“众位师兄前来看望于我深感荣幸,如今云州诸事繁多,你们都是大忙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