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猿王泰山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泰山?”猿青山疑惑,“泰山是什么山?”

“不一定非要是山的名字才能显得大气,青山常翠,绿水长流,青山,你的名字也挺不错的,就好似修元界泰斗一样,猿王泰山,猿泰山,叫着就霸气。”戚长征为满足自己的恶趣味开始忽悠。

“猿泰山,猿王泰山,叫着是很霸气……”猿青山正说着,巨猿再次人立而起,对着戚长征捶打着胸口。

猿青山安抚着他,对戚长征笑道:“大哥喜欢这个名字,以后就叫泰山了……猿泰山!”

巨猿没反应。

“猿王泰山!”

“嗷!”

巨猿对着胸口一顿爆锤,看得戚长征心口疼。

猿青山哈哈大笑,“原来我大哥喜欢的是猿王泰山。”

看着得意的猿青山,戚长征心里不平衡了,不知怎么的就想到通天山脉的小老虎,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过去,小老虎生活得怎么样?

那座山周边没有凶兽的存在,普通的野兽小老虎也能应付得来,生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想到小老虎吞食了白色的野果,长出一身白毛,就想到另一个时空的白虎圣兽。

“也不知道小老虎长大之后是什么模样?”不能陪伴小老虎成长始终是一件憾事,戚长征无奈的叹道:“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找它……”

“你说什么?”猿青山回头问道,“什么小老虎?”

戚长征摇摇头,没有回应猿青山,看着坐在巨猿肩膀的猿青山,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猿王泰山块头这么大,怎么能进入青州城?”

要说老虎狮子这类常见的猛兽,青州城也有武将侍养,凶兽就不是凡俗武者能够侍养的了。

凶兽已经拥有一定的灵智,收服的凶兽调教得当,不仅可以作为坐骑使用,还能在战斗中帮助元士,戚长征倒是听说过青州城有凝神境的元士侍养凶兽。至于妖兽,戚长征还没听说过青州城有妖兽的存在。

妖兽的实力强横,普通的妖兽,实力就能与凝神境的元士相当。要是像巨灵熊那类残暴的妖族,还处在进阶妖兽的过程就能与凝神境圆满的了尘抗衡,虽说不敌了尘,却也能在不顾生死的情况下斗个两败俱伤。若是巨灵熊已处在妖兽境界,没有大德师以上的修为,又有谁能够收服得了。

“青山,泰山这么大的块头,估计是很难入得了青州城,得想个法子安置才是。”

猿青山嘿嘿笑,在巨猿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就见巨猿嘶吼了一嗓子,然后身形从十四米左右急速缩小,一直缩小到三米出头的高度。

戚长征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变化,满脑子都是孙悟空的七十二变,紧接着他就怒了,一跃下马冲向猿青山,猿青山撒腿就跑,躲到变小的猿王泰山身后咧嘴笑。

戚长征指着猿青山的鼻子开骂:“你大爷的猿青山,泰山能变小,你他娘的让老子收服烈马,这匹死马摔了我多少次,踢了我多少回……”撸起袖子继续骂:“看看这牙印子,要不是我锻体皮糙肉厚,胳膊都要被它咬断了……”

猿青山一个劲的笑,笑得戚长征越来越火大,也不管傻头傻脑的猿王泰山在旁,一个虎扑就将猿青山扑倒在地。

谁料到,还未等他施展锁技,就被猿王泰山揪了起来,一张沾满了口水,臭烘烘的大嘴就出现在他面前,随着一声怒吼,他就被远远的抛了出去。

刚有了名字的猿王泰山算是手下留情了,没有把戚长征往地上摔,估摸着也是看在戚长征给他取名字的份上。

以猿王泰山的智商,还理解不了玩笑和争斗的区别。

猿青山安抚着猿王泰山,戚长征自认倒霉,悻悻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那匹青狮马也上来凑趣,被戚长征踹了一脚,青狮马也不是光吃素的,回身就给了他一蹶子,痛得他呲牙咧嘴。

“我大哥变化不能持久,估摸着也就顿饭工夫,不是存心耍你的。”猿青山笑嘻嘻的解释,戚长征也分辨不出他说的是真是假。

猿王泰山手下留情没伤到他,青狮马那一蹶子力量不小,大腿生疼,索性在林子里坐下,取了支烟点燃。猿青山担心被他收拾,在远处坐下,也点燃一支烟。

“还是得想个法子安置泰山。”戚长征琢磨着说道。

“养父的安排我拒绝不了,也没法拒绝,我祖爷爷晋升灵兽就退位给了爷爷,爷爷晋升灵兽境也退位了,猿妖一族就是这个规矩。如今养父也晋升灵兽品阶,我大哥的智商有缺陷,无法继任妖王的王位,我养父也是着急才会让大哥离开部落历练。”

猿青山学会了吐烟圈,边吐着烟圈边说:“大不了直接闯进青州城,有本能大师兄这块招牌罩着,谁还敢招惹我们不成。”

戚长征嗤之以鼻:“泰山可是妖兽,我虽然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但是总要比巨灵熊厉害吧,一头不亚于了尘修为的妖兽进入青州城,你又不是笨蛋,想想会造成多大的轰动。”

猿青山眼珠子咕噜噜直转,笑眯眯的望着戚长征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戚长征见他模样就知道又在打他的主意,转念一想,怒了,“靠!你不会是在打我妖丹的主意吧?”

猿青山嘿嘿笑,“那两颗妖丹你也用不上,干脆成全了我大哥……”

戚长征一口回绝:“想都别想,我还打算留着晋升锻体大成用,你不是说过,一颗妖丹能抵得上十颗凶兽的内丹嘛,你还说锻体使用妖兽的妖丹比使用凶兽的内丹效果要好上数倍,这两颗妖丹正好留着我锻体大成使用。”

猿青山嗤笑道:“我说的话你也信,锻体还不如你,我怎么知道用妖兽的妖丹锻体效果会比凶兽的内丹好,随口说说而已。”

“我草!”戚长征暴怒的站起身,看了眼猿王泰山又自坐下,怒骂:“你他娘的到底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猿青山似笑非笑,看着他不说话。

戚长征瞪着他也不说话,渐渐的,两人眼中都出现了笑意。

“你这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我宣布,你的骗术出师了,已经达到艺术的境界……但是你他娘的不能骗师父啊!你说,妖兽的妖丹锻体效果究竟如何?”

猿青山只是笑不说话,一副“你猜”的表情。

“自作自受啊!”戚长征彻底无语了。

猿青山与他最是亲近,他在对别人胡言乱语、编造故事的时候,猿青山都知晓他的真实情形,近墨者黑,不知不觉,猿青山的谎言也是张口就来。加上猿青山有着一副憨厚的面容,不像他一笑起来像只狐狸,说起谎来连他也辨明不出真假。

“还能不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被猿青山摆了一道,戚长征很无奈,也想不出其他隐藏猿王泰山的方法,咬牙切齿的贡献出两颗妖丹。

猿王泰山吞服妖丹的缘故,戚长征又在猿王山脉中耽搁了一天时间。他不知道的是,就这一天的时间内,青州城因为他起了大变故,就连他练功的小院也被人光顾过。

丹王府。

小公主宇文妲己完成端木高义布置的功课,走出静室,就看见本善坐立不安的模样。

本能受到戚长征语言的刺激,在他离开青州城的第二日就闭关突破,匆忙赶回的本善接替本能护卫小公主的安全。

“还未出关?”

本善跟在小公主身边几日,还不适应与小公主交流。此时小公主忽然冒出的一句话,他心里想着其他的事情,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在询问他。

“师兄性情沉稳,既然选择了闭关,就有破境的把握,贫僧倒不是在担心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