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4章:山石碎裂有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是鸣风师兄,我也不拿你当外人,娜妮的事你知道,她和鸣风一样,都是我的随侍,我也把她当师妹看待,捉了娜妮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祖界面子,我的面子可以丢,祖界颜面不能掉,我一定要找出捉拿娜妮之人,将其打落凡尘,方能挽回祖界颜面。”

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戚长征摔了一个杯子。

“这次我匆忙赶来,人手不足,你也看见了,玄空带着三位道尊追查离开,防御空缺,你若不急于离去,便留下来助我一臂之力。”

流云道尊感到诧异,他虽然不知娜妮被捉前因后果,但戚长征出现在这里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他多少也能猜到几分,外人不知风尊得到过大帝精血,是大帝帝位强有力的竞争者,他又岂会不知,有这个前提在这里,戚长征不仅没有三言两语打发了他,反而提出要他留下来相助。

是戚长征不知道风尊得到过大帝精血吗?

当然不可能。

难道是戚长征好颜面乱了分寸?

或许是在试探他?

流云道尊胡思乱想,倒是忘了回复戚长征。

“你若急于离去那便去吧,就当我没说,萘萘德熊,送客。”戚长征又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摆摆手说。

“非也非也,少帝有事流云自当尽力相助。”流云道尊连忙道,“听凭少帝安排。”

……

……

中心区域。

正如戚长征预料的那般,仙阵被遗弃,鸣凤四人搜遍整座山,只发现布阵的几块阵磐石,而阵磐石没有留下任何气息。

当鸣风四人带着阵磐石离开的时候,距离并不太远的另一座山峰上空,一片云层渐渐散去,显出五道身影。其中两位是沐渝道尊与洛夜道尊,在洛夜道尊身旁悬浮着一位仙躯干瘦,脸颊无血色,看上去就像是干尸一般的仙人。

释放娜妮仙君的便是他,玄空追踪的仙人同样是他。

就见这位仙人几个呼吸之间,周身骨骼响声不断,仙躯便充盈起来,干瘪的脸颊也渐渐丰润,再不是一副干尸模样。

洛夜道尊称其秋水师兄。

秋水道尊乃是天沐仙尊师弟,属于沐水城老辈道尊,常年闭关,少问外事,行事低调。

他在沐水城老辈道尊中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的,但却有其独特之处,独创一门变形仙术,不仅能随意改头换面,还能改变自身气息。

与他同一辈的仙人很多都以为他早已陨落,只有少数够分量的沐水城仙人知道他隔个几年就会改头换面外出一趟,回来的时候总会带着两三位女仙归来,当他再度离开之时,女仙也已不知去向,至于女仙命运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一次他是应天沐仙尊所托出山前来,捉走娜妮的正是他。

另一位是戚长征老熟人侗恒道尊,而在侗恒道尊身边悬浮一位高大健壮的有着中年人相貌的仙人,侗恒道尊称其为上空师叔,他正是上顶仙尊二弟子,同时也是侗鼎仙尊师弟上空道尊。

“玄空先至,知难而退,随即便有戾天劫、麟云子与玄藏同来,照此来看,戚长征决心不小。”上空道尊轻捋长须说道。

“正合心意。”洛夜道尊接的话。

侗恒道尊欲言又止,在这里他的实力最弱,辈分也低,有不同意见也要斟酌着来,没有贸然开口。

“可惜了一次绝好的机会!”开口的是秋水道尊,说这句话的同时他斜瞥了一眼侗恒道尊,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秋水道尊之所以对侗恒道尊这个态度,是因为先前他曾提出直入少帝行宫捉拿戚长征,而侗恒道尊强烈反对,上空道尊听信侗恒所言阻止了他。

这次提出以娜妮引出戚长征这一计划的便是侗恒道尊,由沐馨仙君配合侗恒道尊完善整个计划,再由上空道尊主导实施。

戚长征判断幕后主使天沐仙尊与侗鼎仙尊,也不能说是错误的,水火二尊结盟,曾为侗鼎仙尊师尊的上顶仙尊又岂能置身事外,上空道尊便是代表上顶仙尊前来主导这个计划。

当然了,背后还有其他的利益交换,比如水火二尊还要协助上顶仙尊争夺天帝帝位,相当于三方结盟。

上升到仙尊这一层面,一件事已经不能简单的看做一件事,背后自然而然会牵连许许多多的利益串联。

且不说天沐仙尊与侗鼎仙尊若都得到戚长征精血,将会面临彼此竞争的局面,只说当下。天沐仙尊已经得到戚长征精血,侗鼎仙尊却还没有,双方早已结盟共进退,所以这一次沐水城仙人算是辅助一方。

上空道尊与侗恒道尊都反对利用玄空与三位道尊离开之际偷袭少帝行宫,秋水道尊也不会继续坚持,只不过看着绝好的机会流失,他也会对侗恒不爽就是了。

事实上,这会儿上空道尊也有些后悔,若是按照秋水道尊所言,趁着少帝行宫防御薄弱出手,说不定不用等到天沐仙尊与侗鼎仙尊到来便能提前捉走戚长征,因为他也知道秋水道尊拥有独特变形仙术,潜入少帝行宫悄无声息捉走戚长征并非没有成功的可能。

但,上空道尊却也有阻止的理由,他不能让秋水道尊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捉走戚长征,也就是说,不能让秋水道尊单独行动,必须在他的监督之下。

这是计划实施之前,师兄侗鼎仙尊反复交代过的,甚至师尊上顶仙尊也有过交代。

少帝精血已经不能用珍贵来形容,多一位风雷道尊得到精血就是多一份不确定性。

包括上空道尊自身,假如成功捉拿戚长征,也不能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之下将戚长征收入神兵空间。

侗恒道尊如今的作用就是监督,以及在捉拿戚长征之后将其收入神兵空间封印。换言之,在场五位道尊,只有侗恒道尊可以独自带走戚长征,其他人都不行。

事关帝位之争,谁也不敢大意!

“前辈,戚长征修为虽低,却计谋过人,昔年他无任何仙位在身,晚辈数次捉拿于他却屡屡受挫。如今他已是少帝,祖界为后盾,且具备瞬移、遁空两门空间仙术,想要捉他难上加难,更需防备他的手段,我等无奈放归娜妮便可见其手段非常。晚辈并无冒犯前辈之心,实乃对付他当慎之又慎,没有万全之策,贸然出手恐前功尽弃啊!”侗恒道尊无奈说道。

“计由你出,上空主导,何时出手你们来定,老仙辅助就是。”秋水道尊说罢飘然而去。

洛夜道尊与沐渝道尊相视一眼,也随着秋水道尊离去。

“师叔……”侗恒道尊苦笑。

“无须在意,你所言在理,对付戚长征不能大意。走吧,先去迎你师尊再说其他。”

……

……

少帝行宫前,萘萘德熊道尊与流云道尊相对而坐,一壶仙茶,两个茶盅,偶尔说上几句,状似清闲。

流云道尊留下相助,便由萘萘德熊道尊接待。两位道尊相识已久,早在原天外天时期就已多次并肩作战,来到上三天又曾在空间通道并肩作战,相处起来还算融洽。

作为道尊级别的强者,当然没有必要刻意强调站位,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威慑。

外围防御由苍莽道尊带着一众祖界仙君布下,內围防御确实比较清闲,二人都是原天外天道尊,聊得话题也多是原天外天时期战事,原天外天已不复存在,难免唏嘘。

这样的话题也是来到上三天的原天外天仙人们时常聊起的话题,他们在那里生存修炼了漫长岁月,尽管后期有大量的仙人被噬兽吞噬,但他们依旧怀念那并肩作战的岁月。

玄空四人归来的时候他们才停止交流,萘萘德熊道尊迎了上去,流云道尊也站起身来,不过,毕竟与玄空他们不熟,他只是站在那里颔首示意。

玄空四人对于流云道尊出现在这里还是会感到诧异的,不过也没有说什么,简单交流几句便各自散开,戾天劫、麟云子与玄藏道尊回到外围防御,玄空进入殿内。

殿内只有戚长征一人,其他人都在偏殿修炼。

没有收获是意料中事,简单交流几句,玄空交给戚长征一块玉简,戚长征读取玉简,点了点头,玄空便隐去身形。

玉简是玄空回程途中,黄阁老交给他的,提到金阁老也已赶来,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对方出手。

此刻已近入夜,戚长征坐了一会儿来到殿外,向流云道尊道了声谢,流云道尊也没有就此离开,说是鸣风痊愈之后见过一面再离去。

戚长征也没有多话,走到崖边踏上一块山石往远处看去,没有人知道他在看什么,想什么,但却会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好似心有怒意无处宣泄。

山石龟裂,随着戚长征迈步而下碎裂开来,再没有其他举动,入殿去了。

“少帝待身边人至诚,鸣风能跟在少帝身边是他的福气啊!”流云道尊有感而发。

“谁说不是呢!”萘萘德熊道尊轻叹道,“外界有诸多对少帝不利传言,却又有几人能知少帝……心胸狭窄吗?睚眦必报吗?呵呵,可笑。在我眼中的少帝重情重义,能为随侍以身犯险,试问有几人可以做到,如此明主却偏偏有那许多风言风语,传播不利少帝言论者皆当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