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6章:吕布称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诸侯何尝不了解吕布治下城池的情况,只是他们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却是不可能的,诸侯治下百姓的生活情况,与吕布治下百姓的生活情况比较起来,可谓是天壤之别。

特别是这些年来督察府的官员对于贪官污吏以及作乱的世家频频出手,让治地更加的清明。

两百头体型庞大的战象出现在长安城外,引起了过往百姓的注意,他们没有见过这等庞大之物,远远观看的百姓不在少数。

孟获得到皇宫传来的命令之后,神色间没有丝毫的焦急,南部郡县的蛮人部落,而今的生活状况很好,这也让蛮人部落对于吕布感恩戴德。

蛮人部落能够在吕布的治地生活的很好,也就让蛮人部落的族长彻底的安心下来,他们依靠自己的努力,能够在治地更好的生活下去。

蛮人是纯粹的,当他们认定的事情,想要让他们更改是极为困难的,他们对于当前的生活满意,就不会出现背叛的事情,当然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除外。

再说当前蛮人部落内的士卒并不多,他们更多的是保护部落的安全,八成以上的蛮人部落,而今都是以村落的方式生存,他们耕种田地,如同汉人百姓那般缴税。

吕布前来,城门处的喧闹,很快安静了下来,百姓自发的站到两旁。

一袭龙袍,头戴金冠的吕布走出了马车,贾诩则是随后而出。

孟获上前行礼道:“臣见过圣上。”

从孟获的语气中,吕布能够感受到孟获的激动,训练象兵,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孟获当年在南部郡县这般多年,手中也不止这么一点象兵了。

“臣见过圣上。”祝融夫人行礼道。

吕布笑道:“两位爱卿平身吧,能够不远千里,将战象带到长安城来,乃是大功一件。”

“此乃臣分内之事。”孟获行礼道,在前往长安的途中,可是有官员教给了他们见到圣上之后的一些礼仪。

“不想祝融夫人也随军前来,朕可是听说祝融夫人亦是猛将也。”吕布笑道。

“承蒙圣上夸赞。”祝融夫人道。

从祝融夫人的身上,吕布感觉到的是豪爽,完全不输于军中的将领的气势。

吕布点头道:“两位能够前来长安城,必然是战场上的一大助力,不知祝融夫人是在军中为将,还是在城内?”

对待蛮人的时候,就要更加的直爽。

“臣愿意跟随圣上征战沙场!”祝融夫人抱拳道。

“带朕前往军中查看象兵。”吕布道。

两百名象兵在城外单独驻扎,进入营寨之后,贾诩亦是有这些惊讶于战象庞大的体型,之前虽说对于南部郡县的战争有过一定的了解,但是对于战象的了解并没有当前这般的直观。

“圣上稍待,臣为圣上演练战象。”孟获道。

战象在场内奔腾,但是在行进之间,却是保持着相对严谨的阵型,这让吕布看到之后,忍不住的点头称赞,象兵之间若是不能做到严密配合的话,想要在战场上给敌军造成更大的伤害,势必会更加的困难。

对于象兵,吕布可是寄予厚望,是将来对战敌军的主力。

吕布指着不远处孟获身下体型最为庞大的战象道:“不知何人有办法能够将此头战象的重量称出来?若是有人能够做到,朕有赏赐。”

一旁的祝融夫人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亦是露出疑惑之色,孟获身下的战象,乃是象中之王,体型之庞大是毋庸置疑的,然而想要将战象的重量称出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随行而来看热闹的官员不在少数,他们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面露沉思之色,能够得到吕布在众人面前的赏赐,对于官员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

谁也不想放过这等在众人面前表现的机会。

吕布将目光投向许攸道:“不知子远可有良策?”

许攸拱手道:“臣愚钝,若是称出来战象的重量,依靠寻常的方法肯定是不行的,若是将战象杀死,分成块来称重的话,能够得知战象之重量。”

祝融夫人闻言,看向许攸的目光有些不善,战象在军中可是有着很高的地位,而许攸竟然想要将战象杀死。

在蛮人士卒的眼中,战象就是他们很好的伙伴,将战象杀死的话,就是对于战象的亵渎,这让祝融夫人对于许攸有了很深的成见。

许攸似乎是感受到了祝融夫人的目光,侧身看向祝融夫人脸上的怒容之后,不以为意,不管这些蛮人在战场上有着什么样的本事,终究不过是蛮人罢了,还不足以引起许攸的重视,在朝中,他也算是重要的官员。

许攸毫不掩饰的轻视之意,让祝融夫人愤怒不已,只是在吕布的面前,她不好过多的表现出来罢了,吕布在蛮人部落之中可是有着很高的威望,最初的时候,祝融夫人对于吕布虽说有着一些意见,然而吕布对待蛮人宽厚,却是让祝融夫人极为敬佩,同样的事情如果是放到其他汉人官员的身上,肯定不会如此。

蛮人部落对于吕布感恩戴德,并不代表祝融夫人会因此感激许攸这样的汉人官员。

“此法不妥也,不说战象之重要,若是将战象杀死的话,岂不是让战象流出鲜血,如何能够得到战象准确的重量呢。”吕布道。

祝融夫人闻言暗中松了一口气,若是吕布因为一时好奇,而要将战象杀死的话,她肯定会拼死阻拦的,为了这头象王,孟获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而指挥象兵作战,与象王在战象中的作用是不可分割的。

不少官员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眉头皱的更深了,许攸说的方法他们自然也考虑到了,但吕布的话语,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

“朕需要的是不让战象受到损伤,同时能够称量出战象的重量。”吕布道。

场内的官员低声议论,仍旧没有合适的方法,田丰闻言亦是皱眉思考。

见贾诩神色自若,吕布笑道:“想必文和有了定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