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3章:马超撤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1/1页)

飞骑前方,身下白马身披白袍手持亮银枪的赵云在战场上格外的显眼。

“杀!”赵云手中的亮银枪向前一挥,得到命令的飞骑,向着西凉铁骑发起了冲锋。

百步的距离内,飞骑纷纷放出了手中的箭矢,而后熟练的取出弯刀,俯身马背上,这样一来,就能避免在弓箭的交锋上带来的损失,从射箭到换弯刀躲避敌军的箭矢,以极快的速度完成,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感觉。

然而马超在这等时候,却是没有欣赏的心情,他感觉到了形势的紧急。

前后都有着飞骑的追兵,而双方在战场上的骑兵的数量大致相当,这等结果才是马超最为愤怒的,精锐的西凉铁骑,何曾有过这等巨大的屈辱,在同等数量的骑兵上,己方处在劣势上,而且是在撤退。

“杀!”手中的湛金枪一挥,马超率领骑兵一马当先向着飞骑杀去。

赵云见此,露出冷笑之色,马超冲锋,而他的任务就是将马超纠缠,当正在逃走的西凉铁骑失去了主将的指挥之后,可想而知会面临着何等的局面。

兵对兵,将对将,双方的骑兵展开了厮杀,一个是纵横凉州的铁骑,一个是闻名天下的飞骑,双方的主将皆是有名的猛将。

然而在刚刚交手之后,西凉铁骑就处在劣势上,飞骑的前后夹击,让西凉铁骑难以杀出重围,人数上大致相当,而西凉铁骑却是在这次战斗中体会到了飞骑的恐怖,尤其是飞骑手中的弯刀,在西凉铁骑的眼中就是收割性命的存在,这就是在战场上对于己方将士的收割。

左右夹击,让西凉铁骑的士气显得有些低落,而双方之间的纠缠上,飞骑占据了稳稳的上风。

没有更多退路的西凉铁骑亦是爆发出了强悍的战斗力,他们是骄傲的西凉铁骑,曾经纵横凉州,他们的主将亦是天下有名的猛将,他们不能忍受失败,西凉铁骑之中的凉州老兵的带动下,西凉铁骑竟然在这等时候,实力在交手的过程中逐步提升。

杨风敏锐的感觉到了西凉铁骑在气势上的变化,若是西凉铁骑能够从这次的战斗中逃走的话,假以时日,必然是战场上的精锐,只有经历了生死上的交锋和磨练之后,才能成长为真正的精锐。

不能给西凉铁骑逃走的机会,这是杨风与赵云的信念。

西凉铁骑在困境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而飞骑则是在实力上处于领先的地位,弯刀挥舞的速度,非是寻常的兵刃能够比拟的,而弯刀的每一次挥舞,都能给西凉军的骑兵造成巨大的威胁。

百炼钢锻造的兵刃,在这等战场上是极为可怕的,尤其是骑兵之间的兵刃碰撞之后,一些西凉铁骑发现手中的兵刃竟然出现了断裂的情形,这让他们对于飞骑更加的忌惮。

两支精锐的骑兵在战场上交锋,赵云与马超站在一起。

但见赵云出手便是最为凌厉的招式,稳稳的压制住了马超,与马超交手的次数不少,赵云对于马超的实力有着清醒的认识,出手便是克制马超的枪术,让马超怒不可遏,而今军中的战事紧急,他却是不能有太大的帮助,应对赵云的枪法,给了马超很大的压力。

“西凉铁骑,杀!”马铁大喝道。

在西凉铁骑的批示冲锋下,他们冲出了飞骑的前后夹击,而他们在这样的交锋之中亦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马超,快快下马受降,还能免去一死!”赵云喝道,对于马超的武艺,赵云是极为欣赏的,偏偏是这样一名猛将,却是走在了晋王的对立面上,不然的话,以马超的武艺和领兵作战的能力,他日必然能够成为军中的大将,这一点上,赵云是深信不疑的。

“痴人说梦,无耻逆贼,本将乃是大汉之大将也,岂能投靠乱臣贼子。”马超一枪逼退赵云之后,调转马头向着己方的骑兵而去,而今对于西凉铁骑而言最为主要的就是撤离战场,摆脱飞骑的进攻。

双方的骑兵数量相当,若是放到最初的西凉铁骑的身上,在这般追击下,马超定然会率领骑兵与敌军决一死战,然而马超明白而今己方骑兵之中的情况,这等在战场上的交手对于西凉铁骑来说将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很有可能在战场上覆灭。

飞骑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一场场的胜利,让飞骑俨然成为了骑兵之中最为强悍的存在。

而离开了战场之后,马超还有翻盘的机会,与敌军死拼的话,只能让损失更加的惨重。

马超率领西凉铁骑突出夹击之后想要离开,赵云自然会上前阻拦。

飞骑与西凉铁骑的交战,再次出现了相似的情形,西凉铁骑在方才的战斗中虽然爆发了强悍的战斗力,仍旧不能更改他们在战马和箭术上的劣势,弓箭的交锋,并不是说你斗志提升之后就能随之提升了,这是对于一名骑兵技术上的考验,只有平时的认真努力训练,才能有战场上的所向披靡。

“将军,若是这般下去的话,骑兵将会出现更大的折损,末将请求率领百名骑兵断后。”马铁气喘吁吁的说道,可见方才的交战,对于马铁也是不小的挑战。

马超道:“本将军乃是军中的主将,岂能让你断后,你率领骑兵离开,本将军亲自断后。”对于自身的实力,马超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马铁急忙道:“将军乃是西凉铁骑的主将,不可以身犯险。”

马超闻言沉默了,这等时候,若是留下来断后的话,可想而知会有着什么样的后果。

“你率领百名骑兵断后,事不可为,就领兵撤退。”马超命令道。

“喏。”马铁抱拳道,对于马超他是极为敬佩的,更明白马超的存在对于西凉铁骑巨大的作用,他可以死,而马超却是不能有折损,这是马铁的信念和坚持。

“保重。”马超语气沉重的说道。

“将军放心,纵然飞骑强悍,并州的儿郎何曾畏惧过敌人,当初羌人是何等的勇猛,还不是为将军率领骑兵横扫。”马铁道。

书客居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