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心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至今韩遂都不能忘记那场大水之下冀县的惨状,多少百姓因此而遭难,但是这件事情在李儒看来仿佛是稀松平常之事一般,若是和这等人物作为对手的话,可想而知会面临着何等的危机。

“此事关乎重大,就算是本官同意,麾下还有着诸多的将士。”韩遂道。

李儒笑道:“文约兄太过于谨慎了吧,晋王岂会是心胸狭窄之辈,文约兄想必知晓晋王麾下的谋士,贾诩、李肃,乃是当年董卓麾下的官员,然而在投靠了晋王之后,却是得到了重用,如今贾诩更是晋王麾下的第一谋士,位高权重,深得晋侯信任。”

“顾雍乃是江东人士,陈天乃是幽州人也,徐荣亦是董卓麾下,田豫乃是公孙瓒麾下,凡此种种,足以看出晋王的心胸之宽广,以文约兄的才华,若是到了晋王麾下,他日成为一州之牧,未尝不可。”

韩遂心中一动,李儒举得这些例子,他都是了解的,而今联合在一处进行思考的话,总归给人一种心动的感觉,韩遂自问比之这些人的才华没有太大的差距。

“文约兄莫非以为晋王始终是晋王不成?”李儒压低声音道。

韩遂疑惑道:“吕兄此言何意?”

“而今天子不明,汉室暗弱,更是出现了两位天子,不然的话,晋王何以称王,若论实力之强盛,天下诸侯之中,何人能够与晋王比拟,假以时日,待晋王治下稳定之后,拥兵数十万,足以横扫天下也。”李儒道。

这番话在韩遂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是有野心的人,那么实力更为强大的诸侯,定然也是有野心的,如此说来,吕布极有可能成为最高位置上的人,那么投靠了吕布之后,未来的成就可想而知,而且从吕布的身上,韩遂感觉到了成功的可能性,这一刻韩遂心动了。

不比当年的董卓,而今的吕布给人的感觉虽然是强横,在对待治下的文官武将的时候,却是没有如同董卓一般,百姓对于吕布就更不用提了,然而吕布在世家中间的名声太差了,这是一大缺陷。

“晋王实力强悍,放眼天下诸侯,无人能够比拟,连当初的诸侯盟主袁绍都在其手中败亡。”韩遂叹道,吕布在进攻青州之前,袁绍曾经派人前往进城,想要与他联合,却是为韩遂拒绝了,因为从袁绍的身上,韩遂没有感觉到取胜的希望,在吕布与袁绍的对抗上,他更为看好的乃是吕布,所以才在诸侯联军攻打并州的关键时刻选择了吕布,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李儒点头道:“文约兄能够看到此处,想必是有了决断了吧。”

“凉州动荡了太久的时间,需要有人来打破而今的局面。”李儒道,他对于凉州同样有着深厚的情感,董卓当年就是从凉州崛起,在凉州有着偌大的威名,羌人对于董卓更是极为尊重。

不管是李儒、韩遂还是贾诩,自然是希望凉州能够平稳下来,他们都是凉州人士。

来到长安之后,韩遂和李儒惊讶于长安的巨大变化,在修建队伍的不断努力下,城墙已经得到了修缮,战争的痕迹,已经被修缮的差不多了,崭新的城门,厚重的城墙,来来往往的百姓和商人,给人一种盛世的感觉,当年前往晋阳的时候,李儒就有着同样的感受。

韩遂心中的震惊是最大的,当初的长安是什么样的情景,他是清楚的,短短的时间之后,长安竟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遥遥看去,长安就如同一个巨人一般,给人以仰望的感觉,这等坚城,就算是守军只有万人,十万大军也休想轻易的将其攻下,仅仅是护城河的宽度,就饿能让人产生绝望的心理。

“进城吧。”李儒道,吕布治下表现出来的越是强盛,带来的好处就越多,而他离开了安定郡之后,就意味着将会来到吕布的麾下,为吕布出谋划策,安定郡的太守,会由长安府派遣官员前往。

其实若是李儒举荐赵旉担任太守的话,长安府定然会尊重李儒的意见,然而李儒从赵旉的身上感受到的是不安分的想法,之前赵旉对于他的牛辅绝对是尊敬有加的,然而在占据了安定郡之后,他发觉赵旉在逐渐的改变,赵家所代表的实力,更是一个强大的世家,这种情况是吕布最为忌惮的,他明白在吕布的治下,世家是不能这般强大的,而赵家早晚都会倒霉。

当然,如果赵旉能够舍弃当前的利益的话,未尝不能保全家族,然而人一旦贪婪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会意识到危险的靠近,也不会轻易的收手。

在李儒和韩遂进城之后,吕布就得到了消息,韩遂在安定郡停留的事情,吕布早已得知,甚至于韩遂在太守府的那番言辞,也被细作传到了吕布的手中,对于这件事,吕布一笑置之。

韩遂,就是影响凉州稳定最为主要的因素,当初将韩遂放在凉州,是为了让韩遂能够进一步的稳定凉州,最好能够与羌人发生冲突,然而在韩遂强大实力的震慑下,羌人并没有发生叛乱,而是龟缩在了酒泉郡和张掖郡,此时的羌人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他们之所以将势力收缩,也是当年与大汉的军队争锋,损失了太多的兵力。

若是让羌人发展起来,日后就会成为威胁大汉的存在。

吕布不会容许这种情况发生,至于说将凉州放弃,更是不可能的,一个国家示弱之后,带来的负面影响将会是巨大的,凉州丢了,这些羌人可能会将目光投向三辅之地,甚至于中原的州郡,野心是难以满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些羌人打趴下,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异心,面对汉人的官员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羌人当年之所以叛乱的原因,吕布也是有所了解的,当时的羌人,无疑是可怜的,然而羌人的这种可怜已经逐渐的转化为了可恨,凉州而今的状况,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羌人的缘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