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3章:世家捐资产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吕布取出两个月光杯,倒上两杯蒲桃酒,将其中一杯递到甄宓的面前。

甄宓急忙道:“夫君乃是晋侯,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让夫君亲自动手呢。”

吕布笑道:“宓儿乃是本侯的夫人,为夫人斟上一杯酒又能如何,且此处没有他人,无妨。”

甄宓闻言却是接过了蒲桃酒,看着月光杯里的蒲桃酒,露出向往的神色。

“宓儿且尝一尝看。”吕布笑道。

甄宓闻言,缓缓将月光杯送到了嘴边,抿了一小口,见吕布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面色更加的红了。

“夫君......”甄宓娇声道。

吕布干笑两声,一饮而尽,倒是没有觉得有出奇之处,在他看来这所谓的蒲桃酒比之晋酒在味道上差了不止多少。

两人畅聊片刻之后,却是出了大厅,甄家乃是冀州有名的世家,家中的布置给人一种文雅的感觉,走在其中,心旷神怡,来来往往的仆人见到两人,急忙行礼。

“宓儿,走了这么久了,歇一歇吧。”吕布看着不远处的亭子笑道。

甄宓微微点头,跟随在吕布的身旁。

见两人进入厅内,左右眼明手快的仆人送来一些瓜果。

“若是每日都能如此悠闲,该有多好。”吕布叹道,自从来到大汉之后,他就为生存而忙碌着,先是为了自己,而后是为了家人和属下。

甄宓道:“夫君日理万机,定然十分劳累,妾身给夫君捏捏肩。”

见甄宓如此乖巧,吕布笑道:“这次不怪夫君不来看你了吧,夫君前往甄家,城内的世家定然又会多不少的议论,想必城内的事情你也听说了。”

“妾身听从夫君之命。”甄宓道。

“宓儿,你自幼熟读诗书,乃是才女也,很多事情,为夫之所以这般做也是处于无奈。”吕布道。

“夫君若是劳累,妾身可以弹琴为夫君解乏。”甄宓道。

悠悠的琴声响起,似乎让吕布忘记了战场上的金戈铁马,忘记了与世家之间的恩怨情仇。

当晚,甄家灯火通明,宴席上的酒菜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有着吕布在场,甄家之人,倒是显得有些拘谨。

酒足饭饱之后,吕布离开了甄家,甄宓随同吕布离开了甄家。

想到兄长白日的话语,甄宓就感觉到有些害臊,不过甄宓对于这件事也是比较焦急的,而今几女之中,只有她还没有身孕。

回到州牧府之后,令吕布诧异的是,一向有些害羞的甄宓竟然表现的无比疯狂。

次日,吕布看着脸上仍旧有着红晕的甄宓调笑道:“莫非宓儿是想要怀上孩子?”

甄宓轻轻嗯了一声,躲在吕布的怀中。

“放心吧,为夫在邺城这段时间,肯定让你怀上。”吕布笑道。

甄宓似乎是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更是躲在吕布的怀中不愿意抬头。

蒲桃酒的珍贵,甄宓自然是知道的,吕布能够亲自前往甄家,并且为她带来蒲桃酒,让她感觉到十分的欢喜。

“夫君,时辰不早了,若是再不起身,恐怕夫君属下的臣子,该说妾身的不是了。”甄宓道。

吕布笑道:“谁让宓儿太美,夫君舍不得起床。”

“夫君又在调笑妾身。”甄宓面目含羞道。

转眼之间,到了州牧府与世家约定的时间,飞鹰和影卫以及督察、巡察府的官员开始出手,在接连铲除了两个藏有私兵的世家之后,让其他世家更加的胆战心惊,有些世家甚至只有十名以内的护卫,护卫使用的兵刃标准,完全是按照州牧府的规定,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有着邺城世家作为榜样,冀州其他郡县的世家可想而知,其中最为惨烈的莫过于清河和渤海两地的世家,当初他们在袁绍攻打冀州的时候,世家暗中给予了帮助,两郡如今已经没有大一点的世家存在,只有一些小家族在支撑着。

吕布当然明白两郡的世家之中有着不少与邺城的世家有牵连的。

两郡世家的铲除,对于冀州世家层面造成的动荡可想而知,也让他们认识到了吕布在对待世家手段上的残酷,而吕布更是有着世家杀手的称号。

令冀州世家侧目的是甄家将家族中一半的资产捐献给了州牧府,用以大军所需。

其他的世家见到这一幕,虽然不甘心,只能跟风捐献家中的资产,心中对于甄家的恨意可想而知,即便是有些世家不情愿,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被吕布盯上,但凡是世家,怎么可能不出现一点违反乱纪的事情,为了消灾,他们只能忍痛将家族中的资产捐献出来部分,用以保全家族。

除了甄家之外,捐献最多的便是许家了,经过吕布的痛斥之后,许攸仿佛大彻大悟一般,毫不犹豫的捐献了资产,这让以许攸为首的世家只能照做。

其实这一招,也是郭嘉和徐荣在暗中谋划,冀州的世家家资丰厚,在大汉是公认的,而是世家长年累月积累的家资,数目惊人,只要有其中一个世家愿意捐献家资的话,其他人定然纷纷效仿。

吕布得知这个消息,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只要有东西可拿,就是好事,至于说世家对于州牧府的想法,暂时不在吕布的考虑范围之内。

邺城世家的变动,随之而来的是整个冀州世家中间的动荡,连邺城的世家都在吕布的手中屈服,何况是其他的世家,他们手中的实力与邺城的世家比起来差了很多,更何况有不少的世家与邺城的世家有牵连,他们都听从了邺城世家的建议。

冀州和青州世家之间的接连动荡,得到好处的是百姓,不少百姓分得田地之后,却是在暗中为世家所控制,这种事情在冀州体现的尤为明显,冀州的世家实力雄厚,自然不甘心将田地就这般让出去。

对于这种情况,督察府和巡察府的官员处理起来,显然是游刃有余了,在并州见识过种种世家暗中与州牧府作对的事情。

督察府和巡察府就是悬在世家头顶的利剑,只要世家做出违背法纪的事情,说不定就会引来两府的官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