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七章:救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金付暗中点头,城内的大军或许不多,若是公孙康能够将军心凝聚在一起,未尝没有守住玄莬的可能,玄莬城高池深,纵然吕布拥有霹雳车这等攻城利器,一旦找到了克制霹雳车的方法,守住玄莬也就容易了。

“大王,拔奇求援,言称若是大王不派遣援兵,他就要率兵投靠幽州军。”阳仪快步上前,语气有些急切。

公孙康冷哼道:“什么高句丽的王,就是软骨头,面对幽州军不敢上前,还想要得到更多的好处。”

“大王,若是不救援拔奇的话,恐怕他真的会投向晋侯。”金付道。

“阳仪,本王命你率领五百名骑兵救援拔奇。”公孙康道,若是放到以往,他可以不顾拔奇的死活,然而目前玄莬的形势,需要拔奇的帮助。

“喏。”阳仪抱拳离去,心中对救援之事,则是没有那么看好,城外的幽州军无论是在人数上还是在实力上,对守军都是碾压,若是拔奇配合的好,说不定勉强能够回到城内,否则的话,连城池恐怕都难以进入。

拔奇的亲卫正在苦苦忍受着来自烈阳弓骑的屠杀,这完全就是屠杀,对战骑术精湛的烈阳弓骑,即便是拔奇的亲卫在高句丽有着何等的威名,等待他们的就是屠杀。

混乱的战场上,拔奇有些目瞪口呆,千名亲卫,完全被对方的骑兵压着打,寄予厚望的亲卫,竟然是这般的不堪一击,难道这就是大汉朝的实力?比之辽东军更为可怕的存在。

中军,吕布得知战场上不断传来的消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欲要攻下玄莬,首先要做的就是将高句丽的士兵击溃,公孙康不让拔奇的大军进入城内,正好给了吕布收拾拔奇的机会,既然拔奇不甘寂寞,从高句丽远道而来,不好好招待,怎么对得起东道主的身份呢。

“主公,城内出现一支骑兵,直奔高句丽的大军而去。”典韦急匆匆赶来说道。

吕布点头道:“公孙康想要救援拔奇,本侯就让他将救援的骑兵也留在城外,传令高顺,率领陷阵营士兵断后,庞德率领烈阳弓骑准备迎敌,务必不要走脱了敌军一人。”

“喏。”典韦兴奋的抱拳道,这等规模浩大的战场,正是典韦向往的,他相信到了合适的时候,吕布会将他派往战场的。

高顺得令之后,率领陷阵营,赶往南门,城内敢派遣援兵出来,他就有信心将这些人阻拦在城门之外,战争,让高顺的信心逐渐的高涨。

阳仪没有预见到,当陷阵营到达南门的时候,迎接他的只能是失败。

城外的局势虽然略显混乱,倒也十分明朗,说是攻打玄莬,但是霹雳车的方向对准了高句丽的大军,城内派遣阳仪救援,高顺拦住退路,若是阳仪能够不辱使命将拔奇救援回城内,局势或许会想着有利于公孙康的一面发展。

阳仪率领骑兵对上烈阳弓骑之后,再次体会到了当初的那种痛苦,烈阳弓骑在防御上或许不如己方的骑兵,但是己方骑兵的铠甲也难以阻挡烈阳弓骑的弯刀,一刀之下,兵刃都会出现缺口。

三方的将士混战在一处,霹雳车却是从未停止过攻打高句丽的营寨。

营寨内,三五成群的高句丽士兵颤抖的聚集在一处,瑟瑟发抖的看着巨石从天空降落,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祈祷巨石不要落到他们的头顶。

阳仪率领骑兵赶来,拔奇低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他最为担忧的就是公孙康仍旧不让高句丽的士兵进入城内,这才是最为致命的,巨石虽然让军中的士气低落,有了城池作为依托之后,情况就能改变。

黄忠见到这种情况,命令庞德率领三百名骑兵迎战,带领剩余的骑兵,继续展开对高句丽士兵的进攻。

当庞德对上了阳仪,两人都是用刀之人,相对而言,阳仪就差了很多,不仅仅是在力道上,招式的精妙上比之庞德差了不止多少。

不出五合,阳仪便露出败像,跟随阳仪而来的骑兵,也是陷入到了苦战之中。

“让拔奇率领士兵,向城门突围。”阳仪大喝道。

不用阳仪命令,在见到城内援兵的时候,拔奇已经传令军中士兵聚集。

幽州骑兵的强悍出乎了拔奇的预料,原本以为有着阳仪的救兵到来,幽州军就难以这般猖狂,谁知幽州骑兵独自面对两部士卒,犹自死战不退,占据上风的不是人数较多的他们,而是烈阳弓骑。

“撤!”拔奇的命令,让麾下的将士安心不少,在拔奇的带领下,向着阳仪的方向突围。

烈阳弓骑岂会放过此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跟随在大军的身后,不停的倾泻箭雨。

“陷阵营!”城南,高顺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大喝道。

“杀!”数百名士兵齐声大吼道。

整齐的声音,直冲天际,城上的守军亦是为这一声“杀”字所震慑。

“陷阵营?”公孙康神色大变,陷阵营的厉害,辽东军可是深有体会,这些士卒可是能与骑兵相抗而不落下风的存在,当初派遣韩闾率领骑兵偷袭幽州军的粮道,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就是因为押运粮草的是陷阵营而败北,经此一战,陷阵营和高顺在辽东军中的名头也越发打了起来。

“陷阵营?”金付面露疑惑之色,即便是辽东与吕布全面开战的时候,金付也未曾参与其中,只是负责提供兵源罢了。

“陷阵营虽有数百步卒,却是能够阻挡上千骑兵的进攻,端的是厉害无比。”公孙康道。

“抵挡得住骑兵的进攻?”金付眉头紧锁,公孙康的话虽然简单,他却是从其中寻找到了非同寻常的意思,骑兵是步卒的天敌,尤其是在战场,面对骑兵,步卒首先就胆怯了三分,别提拿起武器和骑兵战斗了。

“你仔细观察一番陷阵营便知?”公孙康道。

有着陷阵营阻挡住南门,阳仪率领骑兵和高句丽的残兵败将冲杀一阵,见事不可为,调转马头而去,玄莬城本来就大,即便是幽州军攻打玄莬,也没有选择围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