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零章:制作肥皂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手机阅读

“夫君,你这是在忙什么呢?”貂蝉在乔霜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这也是乔霜一力要求的,貂蝉推脱不过,只能答应,而且乔霜古灵精怪的,颇得貂蝉喜爱。

吕布放下手中的东西,笑道:“是蝉儿来了。”

乔霜撅着小嘴嘟囔道:“夫君偏心。”

吕布微微一笑,这不是乔霜第一次这样讲了,乔霜最近进入侯府的时候,是断然不敢这样和吕布说话的,然而她渐渐的发现,吕布很好相处,也就放下心来,自从蔡琰和貂蝉有了身孕之后,乔霜和糜贞就表现的很积极,尤其是看到貂蝉和蔡琰日渐隆起的小腹,她们的心如同猫抓一般,不过无论怎么努力,她们都没有貂蝉和蔡琰怀上身孕时的那种反应,乔霜甚至想着待华佗回到晋阳之后,一定要让吕布再去求上一副良药。

“霜儿以后有身孕之后,就让蝉儿照顾你。”吕布调笑道。

乔霜面色微微一红,害羞的躲在貂蝉的身后。

“蝉儿,霜儿,为夫在制作一种东西,有了它,以后洗衣服的时候就会更加的方便。”吕布解释道。

即使以貂蝉的冰雪聪明,也是猜不出这是什么东西,只能疑惑的看着吕布在不停的忙碌着,相比之下,乔霜对此更加的好奇,妙目流转,似乎想要从吕布使用的东西上发现什么。

“夫君,这些是灰和油吧?”乔霜疑问道。

吕布微微点头,制作肥皂也是最为简单的,当然那个简单是对于后世的条件而言,眼前能够制作出肥皂,绝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首先是碱水,就需要用草木灰加水来代替,剩下的东西就要靠不断的摸索了,反正吕布知道这两样东西放到一起加热搅拌之后就能够得到肥皂。

整整一下午,吕布忙的是灰头土脸,却是没有任何的结果,不过在一旁的纸上却是记录了密密麻麻的文字,这些姑且算作是试验后的经验吧。

而乔霜也很有耐心的在一旁观看着,似乎想要看到这件之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是如何产生的。

“霜儿,看来今日是制作不出来了。”吕布讪讪一笑。

看到吕布脸上的黑迹,乔霜忍俊不禁,急忙为吕布擦拭。

“夫君,妾身也想要一个孩子。”乔霜见左右无人,低声道,见到貂蝉和蔡琰先后有了身孕,她也是很焦急的。

吕布附耳道:“走,和为夫到房间里去。”

“夫君,此时天色尚早呢。”乔霜说完便跑开了,能和吕布说这番话,她已经是鼓了很大的勇气。

次日,吕布前往州牧府,去处理一些必要的事情,一般情况下,除非有大事发生,吕布是很少干涉州牧府的官员处理日常政务的,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吕布明白,只要让手下的人各司其职,就能起到更好的效果,至于说事事躬亲,治下那么大,还不是要累死。

自从进入并州之后,顾雍本想着低调的在州牧府内做事,不想为蔡邕发觉,最令他惊异的便是吕布的态度,直接将难民的重任交给了他,不过在将所有事情处理完毕之后,吕布却是让他将手头的事务交给下面的人去处理。

他是江东人,就算是有蔡邕这层关系在,他相信吕布也不会那么简单的就信任自己,不过他来并州也是试一试的态度,若是并州不如他想象中的那般,就算是吕布许诺高官厚禄,他也是不会留下的。

然而在处理难民和蝗灾的事情上,让顾雍看到了其他诸侯远没有的手段,收纳十万难民,这是何等的气魄,这还是因为并州距离兖州和徐州等地遥远的缘故,否则涌入并州的难民会更多,将士的军饷暂停发放,在顾雍的眼中也是巨大的手笔,对一名诸侯而言,此时最为重要的莫过于军队,只有军队的实力强大了,才能令宵小不敢作乱,军饷停发,极有可能引起兵变,即使是兖州和豫州的蝗灾如此严重,曹操却是不敢如此做。

组建钱庄,在顾雍看来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为了钱庄之事,顾雍也是绞尽脑汁,力争让钱庄运行之时没有太多的疏漏。

“主公,各地督查官员一切正常。”李肃拱手道,最近督察府的事情也是让他焦头烂额,仅仅是并州,就有如此多的问题,可想在河内、河东和幽州,将会有多少的贪官污吏,并州是吕布的根基所在,然而幽州却是不同,幽州境内有乌桓人还有鲜卑人不时犯边,民风彪悍,一些大的家族暗中蓄养私兵也是比比皆是,一旦发生动荡之后,带来的影响才是最大的。

吕布正色道:“伟恭,督察府事关重大,你乃是本侯信任之人,切不可大意,若是并州吏治清明,来日将士征战沙场也是勿忧,并州的安稳是数万将士在前方浴血奋战换来的,将士在战场上流血之后,本侯不希望看到他们的家人却为一些无耻之徒欺压。”

李肃瞬间感到责任的重大,拱手道:“属下定当尽心竭力。”

“督察府之事刻不容缓,但是伟恭也要保重身体。”吕布拍了拍李肃的肩膀道,李肃的能力或许不是最出众的,但是能力这种东西,也是经过一步步的历练而成的,李肃掌管并州政事多年,在眼光上或许不及陈天和顾雍,然而对于并州的情况是极为了解的。

再次见到顾雍,吕布却是发现顾雍的神色变得沧桑了一些,不过眼神仍旧是那么的明亮。

“拜见晋侯。”顾雍急忙起身行礼道。

“元叹无需多礼,你与本侯皆是师从蔡大家,亦算是同门。”吕布笑道。

“礼不可废也。”顾雍拱手道:“晋侯位高权重,而今更是大汉的骠骑将军。”

一旁的李肃急忙附和道:“主公,顾元叹之言是也,礼乃根本。”一直以来,吕布给人的感觉就是行事很随意,这样给下面官员的感觉是随和了,也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

吕布道:“伟恭且先去处理督察府之事吧。”

李肃无奈的拱手离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