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3章 一笑泯恩仇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陈伟连夜赶到了杭州,在医院里,见到了一大群从来素未谋面的所谓亲人们。

柴宇给他做了介绍,什么表哥表弟,表姐表妹,都是跟他沾亲带故的,他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他居然还有那么多的亲人。

只不过,这些亲人似乎都不太友好,除了柴宇,一个表现的都很冷漠。

柴宇把他来到了一旁:“你别放在心上,他们这些人,就这德性,也是的,多了个争家产的,他们当然不开心了。别理他们,我带你去见外公。”

争家产?这些陈伟从来都没有想过。

如果不是当初柴宇带着外公去找他,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外公还活着。

陈伟此刻才明白了司徒美娜的心情,不是你想要融入这种战争,而是你的身份让你迫不得己的必须加入这场战争。

现在,他只想见外公最后一面,别的事情,他都不会去想。

陈伟跟着柴宇一起走进了病房里,病床上,外公何立成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双目紧闭,已经不能说话了。

陈伟在病床边坐下,拉着外公的手,对这个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面的外公,他没有什么浓烈的感情,但是一想到他是自己的亲外公,陈伟还是不由得悲从心中来。

“外公,我来了。”陈伟哽咽着说道:“外公,你要坚持住,我妈跟我妹妹在来的路上了。”

柴宇一听何云丽要来,大喜过望:“太好了,他们父女要是能够冰释前嫌,见上一面,舅舅就算走,也!”

柴宇说着,眼泪下来了。

在何立成的心里,唯一无法释怀的就是这个女儿了。

柴宇安排人去接机了,何立成一时清醒,一时糊涂,如此反复。

知道女儿要来,何立成很开心,说了没几句,又迷糊过去了。

柴宇打电话过来说,已经接到人了。

何立成突然就精神了,不但能说话了,而且还坐了起来。

这让陈伟很是诧异,转念一想,有可能是回光返照吧!

老人在病逝之前,总有那么一段时间特别的精神。陈伟心里很清楚,外公这是在等女儿回来。

外面的人,看到何立成坐了起来,都想进来看何立成。

那些人,大多是何立成的亲人,但是现在,何立成却一个也不想见,他只想在弥留之际,能够见到自己的女儿。

“你妈妈小时候很聪明,也很讨人喜欢,可能是我从小太过于溺爱的缘故,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在这个家里,她是唯一不怕我的人,都说无仇不成父子,可在这个家里,你舅舅却一直很听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反倒是你妈,总是跟我对着干。可尽管如此,在我的心里,最喜欢的始终是她,因为在这些子女里面,无论长相和性格,她都是最像我的。”何立成说着,似乎一下子陷入了过去美好的会议当中去了。

“我还记得,你妈当年离家出走的时候,我几天几夜都睡不好觉。我们的性格太像了,谁都不肯认输,就算我后来知道她在哪里了,我依然不肯退让,就这样,父女俩个,几十年都不来往。”

“现在想想,我真的有点后悔,毕竟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女儿,低个头,服个软,又能怎么样?老人家最向往的就是一家人幸福开心的在一起,过去这么多年,我没有好好的照顾你们,外公心里一直觉得亏欠你们很多。”何立成紧紧的拉着陈伟的手,“这么多孙子里面,你是最出息的一个,也是最像你舅舅的一个,可惜,他走得早。要不然!”

外面突然变得噪杂了起来,柴宇走了进来,一脸激动的说道:“舅舅,她们来了。”

何云丽来了,带着女儿陈雨。

何立成好像一下子精神了很多,抬头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柴宇看到人没进来,转身出去,一把把何云丽拉了进来。

何云丽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病床上的老父亲,在无数个夜晚里,她都想象着老父亲的样子,只是没想到,见到老父亲的时候,他会苍老成这样。

小时候的记忆里,父亲是个高大伟岸的男人,是很多女人眼中的魅力男人。

父亲多金而且人长得英俊,她更多是遗传了父亲的好基因,父女俩

年纪越大,看起来越像,走在大街上,别人一眼就能认出他们是亲父女。

陈伟起身,扶着妈妈坐下,摆摆手,让大家都出来了。

病房里,就剩下了这对父女。

“丫头,你终于肯回来了吗?”何立成老泪纵横,他口中的丫头,已经做奶奶了,可在他的眼里,却始终是个孩子。

何立成摸着女儿的脑袋,就好像小时候一样。

那时候,女儿总是撒娇的靠在他的怀里,他的心,好像都要被融化了一样。

何立成以前的脾气很大,下属们看到他生气发火,就会把何云丽找到,何立成看到这个宝贝女儿,马上就不生气了。

何云丽拉着何立成的手,摸着那老橘子皮一样的手,再也忍不住了,放声痛哭了起来。

这世间,最割舍不下的是亲情。

就算曾经再怎么怨恨老父亲,到了此刻,她的心里,只剩下了对父亲的愧疚了。

她知道,这是他们父女在一起的最后时光了。

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愧疚,在何云丽的心里蔓延开来。

“爸,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何云丽伤心的哭着。

“回来就好,过去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父女俩一笑泯恩仇,其实又能有多么大的仇怨呢?毕竟是父女呀!割舍不断的亲情。

“爸,我给你看照片,我做奶奶了,这是我的孙女。”何云丽拿出了手机,把孙女的照片给何立成看。

何立成拿着手机,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照片,嘴里不住的说着好。

这么多子孙,没想到,到了最后,最割舍不下的还是这个女儿跟她的孩子们。

何立成让陈雨也进来了,看着陈雨,不住的点头:“这孩子,简直跟陈云照这小子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太像了。想当初,我要是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事情可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想起来,真后悔呀!”

“爸,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