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4章 明月湖缘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一年,安语十六岁,父母决定给她过一个特殊的生日,就带着她去了江州旅游。

那时候江州的旅游项目已经开发了,去那里旅游的人很多,爸爸刚买了车,就想带着娘俩自驾游,江州离得不是很远,他们就开车去了。

逛完了周边的项目,下午他们就在江州市区逛了。

安语看到明月湖的时候,一下子就被湖面上白鹭给吸引住了,江州的生态环境相对好一点,难得有这么多鸟儿。

爸妈去附近买衣服了,安语一个人拿着单反相机拍照。

可能是拍得太投入了,往前走了一步,想找个更好的角度,却不想掉入了明月湖里。

当时落水以后,因为太紧张了,一只脚被水草给缠住了,她就拼命的挣扎,谁知道越挣扎,水草缠得越紧,她喝了几口湖水,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安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她模模糊糊中记得,有个男人救了她。

爸妈说,当时他们赶到的时候,救她的男人,正在给她做人工呼吸,救护车到了以后,男人才离开了,爸妈想要感谢人家,人已经找不到了。

“你就是当年救我的那个男人?”安语实在不敢相信,她一直寻找的那个救命恩人就是陆峰。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才想起来,因为,我看到了你的这个吊坠。”陆峰用手指指安语脖子上挂的吊坠。

这个吊坠,安语从小就戴着,是聂丽华给她买的,养母后来找人给看过,这种玉坠,价值不菲,安语就一直戴着,自从那次失足落水以后,养母更加相信这玉坠能够保平安。

不知道是事情偶然,还是这玉坠真的有保平安的作用,不管是失足落水的那次,还是出车祸的那次,安语都平安度过了。

“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就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道德绑架你,其实,你我的缘分,早就注定了,只是,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做了很多自己

不愿意的事情。就拿我的婚姻来说吧!”陆峰说着,朝着安语看了过去:“你愿意听吗?”

“愿意!”安语看着陆峰,她以前也相信缘分一说,就像她跟陈伟之间一样,都是缘分注定了的,只是到后来,有缘无分吧!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陈云照的儿子,我就想着给他报仇。我努力的学习, 想着出人头地,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带有目的性的,包括我的婚姻。当年有人来找我,说让我去追求林然,就会给我一笔钱。我那时候是穷学生,没有钱,什么都得靠自己,突然有个人说给我钱,我就动心了。我知道自己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让自己足够的富有,才可以为爸爸报仇。什么爱情了,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奢望。如果说有的话,那明月湖,就是我爱情开始的地方。”

“你别这么说,你救我,是见义勇为。”

陆峰摇摇头:“你刚到明月湖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每到周末,我就会到明月湖,坐在湖边学习英语,当你拿着相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时候,我就彻底的被你迷住了,我在想,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能第一时间跳下去救你,就是因为我一直在关注你。换做是别人,比如一个中年大妈,你看我会不会跳下去救她?”

“我相信你会!”安语笑着说道。

陆峰呆呆的看着安语:“你知道不知道,你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美。我给你看样东西。”

陆峰说着,把手机逃了出来,找到了一个收藏,打开了,递给安语看。

当安语看到照片上那个青涩的面容的时候,惊得差点叫出声:“你,你什么时候拍的?”

“就是当年你在明月湖边的时候拍的,我那时候还是个穷学生,没钱买好的手机,像素是差了点。”

“陆峰,真的是你吗?”安语看着陆峰,态度再也不像以前那么生硬了。

“在我的记忆里,你好像还从来没有这么看过我,好像永远都把我当做贼一样防着。没错,我是一

个贼,一个想偷心的贼。”

安语嫣然一笑,突然,想到了什么,收起了笑容,她知道自己不可以这样,即使面前的这个人自己曾经的救命恩人,她也不可以这样。

吴玲那么的爱陆峰,还在幻想着跟陆峰的未来,自己现在这样算什么?

没错,陆峰当年是救了自己,她很感激陆峰,陆峰刚才说的那番话,她也很感动,但是,他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

“我得回去了。”

“安语,今天说的这些话,我其实早就想跟你说了,一直不敢说,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是陈伟的大哥,你是我弟媳妇。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你离婚了,我也离婚了,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追求你了,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想说的是,从明月湖拍下那张照片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更何况,我的初吻的给了你,你的初吻,也给了我,我们的缘分,早就注定了。”

安语的脸红了,她没想到陆峰会跟她说出这样的话。

过去那些年,在没有跟陈伟认识之前,她确实曾经在心里幻想过这个男人,那个模糊的记忆里, 救她的那个男人的影子是那么的模糊,她一直想看清楚,却一直都是模模糊糊的。

直到有一天,陈伟进入了她的世界,她才把这个男人忘记了。

现在,这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救命恩人,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安语的心里,激动,紧张,但同时,她也告诉自己,必须冷静下来。

陆峰是吴玲的男人,就算他们曾经有过缘分,现在,她能做的也只是送去自己的祝福了。

“吴玲是个好女人,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她!”安语说完,转身逃也似的走了。

陆峰看着安语离去,嘴角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安语,你逃不了了,你始终会变成我的女人。

一辆汽车慢慢的开了过来,在陆峰的身边停了下来,陆峰拉开了车门,跳上了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