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 鸿蒙篇12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只是当鸿蒙找到这些莲藕仙子时,却不再是人的模样,一个个都被拆分成了藕,甚至养育了它们的莲池,里面的根也被尽数拔起。

“是谁做的?”鸿蒙问随侍在旁的仙侍。

仙侍诺诺的不敢说什么,直到一道娇滴滴但满是讥讽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是本公主。”

鸿蒙转身看她。

莲华公主在仙侍的拥簇下款款走来,先前在紫微宫里她只顾着伤心并没有仔细看过鸿蒙,怎么也想不通只不过是一个被渡了仙气才能保持人形的莲藕怎么能让姒天哥哥如此上心,莫不是已经成了精不成,之后数次想进紫微宫一看究竟,竟被告知不允许。她气得摔坏了青莲宫所有的东西。

现在打量清楚了,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莲藕段只是保持了人形而已,甚至连灵气也没有,硬要说优点的话,这莲藕的眼晴很有灵气,莲华公主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输给了这样的莲藕。

“你把它们连根拔起就只为了泄愤?”鸿蒙在紫微宫里过得惬意舒坦,但听多了仙侍们经常会说的那些爱恨情仇的画本子,加上她在人间游历的那些年,一下就能猜出莲华公主的心思。

“不错。可没想到的是,我把它们连根拔起了,竟没找到你的根。”莲华公主绕了鸿蒙一圈,眼中的鄙视与凌厉更盛:“就凭你想成为天后,简直痴心妄想,不过一小段的莲藕而已,也想跟我争?”

“我为什么要跟你争?我要做天后跟姒天说一句就好了。”鸿蒙奇怪的道。

莲华公主的脸一黑,这话戳中了她的痛点,气得全身发颤:“我可是天锦一族的公主,区区一段莲藕,我还奈何不了你不成?”对自己的几名贴身侍女厉声道:“还愣着做什么?拆了她。”

不想那些侍仙才接近鸿蒙,就见鸿蒙周围出现了一个淡淡的金光,几个侍仙被反弹了出来。

“姒天哥哥竟然在你身上设下了浩天印。”莲华公主的脸更黑了,所谓浩天印,旦凡被设印的人受了伤不碍于,而设印的人将会全盘接受那些伤害。

鸿蒙不懂什么浩天印,不过身上这道金光让她舒服自在。

“你在这里做什么?”姒天感受到浩天印的波动,直接出现在了鸿蒙的身边,当看到莲华时,便知道那波动从何而来。

“姒天哥哥,你,你当真有这么喜欢这段莲藕吗?”莲华大受打击,她一直觉得姒天哥哥不可能喜欢上一段莲藕,没想连浩天之印都给出去了:“你怎么可以给她浩天印,你就不怕被三界众仙耻笑?”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姒天拧了拧眉,他把莲华视为妹妹,但并不代表她可以管她的事。

“我不同意,你不可以娶她,也不可以把浩天印给她。”

“莲华。”姒天沉下了脸,冷望着近乎于声嘶力竭的女子:“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别怪我不念旧情。”拉住了鸿蒙的手,俩人消失在原地。

莲华苍白着脸,气得全身发颤,嘴里喃喃着:“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鸿蒙觉得这些天天界的气氛有些怪,众侍仙都在暗地里嘀咕着什么,等她一到,又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这般被排斥让她心里有些奇怪。

直到她拦住以前交好的那几位侍仙,非得要他们说出原因时。

那些侍仙原先不愿说也不敢说,可后来没控制好自己,愤怒的指责着她不配成为天后,区区一小段的莲藕,仅仅是仙气渡着的莲藕成人怎么可以做帝后?说她不知羞耻,自不量力,还将天帝陷入了两难境地,仙君们都极力天帝立她为后。

因为她,整个天界都闹翻了天,天帝受着所有人的指责。

侍仙们说得疾言厉色,说到最后一个个声音又软了下来,跪在地上求她的原谅,深怕自己被天帝责罚。

鸿蒙这才知道原来姒天这些天受了这么多的压力,在她面前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来,每天依然和她说说笑笑,群仙都反对就是因为她只是块渡了仙气的莲藕吗?

想到那莲华仙子所说,她要是和姒天成亲,就会被三界的人所耻笑。

耻笑什么?那为什么莲华就不会被耻笑呢?鸿蒙把自己与莲华相对比了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天界的夜色很美,鸿蒙喜欢看夜空。今晚她没有在紫微宫里看星空,而是专门在紫微宫外面的花园里抬头赏星,也是为了等姒天回来。

很快,传来了脚步声,姒天在仙侍的拥簇之下回宫,他的神情凝重,眸带怒气,紧抿着双唇,轮廓在光影之下忽明忽暗,也显得他五官上的神色阴晴不定。

站在紫微宫宫门下,姒天深吸了口气,将所有一切负面的情绪隐下,直到脸上看不到一丝的阴沉,正欲踏进宫里,一名仙侍匆匆跑来禀:“陛下,不好了,十大仙界家族族长正在外面长跪,说陛下若执着娶莲藕仙子为帝后,他们将长跪不起。”

姒天好不容易压下的怒气再次冒了起来,转身甩袖前往正殿,走了几步又对身边的仙侍道:“你去告诉莲藕仙子,我晚点回宫。”

“是。”

这一切鸿蒙看在眼底,听在耳中,她知道姒天在意她,却没想到竟是这般在意。

鸿蒙悄悄地跟在后面也朝着正殿去,对于那些大仙族们阻止姒天娶她,她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明白的是他们反对的理由,不明白的是强大的天帝为什么要去顾忌他们?这样是不是很累?

所谓的十大仙界家族,都是跟着姒天平定天地的大功臣,一个个仙法高深,天制刚定,他们都是被封大尊君位之人,如今个个跪地天门之外,目的就是阻止天帝做出糊涂事情来。

鸿蒙藏在柱子后面听着这些人说出的各种理由,无非就是帝后必须是从十大仙族中选出来的,而莲华仙子则是第一人选,如果天帝不选他们一族中的女子为帝后,他们将会对天帝比无失望等等。

每说一句话,姒天的脸色就黑一分。

“谁在那里?”一名仙君察觉到了柱子后面有人。

鸿蒙被仙兵带了出来,许是她走的慢,那仙兵从后面推了她一把,自然这一推,也是放了力道的,鸿蒙只觉背后有些疼,她微微拧眉,原来没有灵力什么都做不了。

“你怎么来了?”见来人是她,姒天犀利带怒气的黑眸扫向推了人一把的天兵,下一刻,那天兵的手就被一道雷电劈过,天兵疼痛不已又不敢发声,跪在地上领罪。

“她便是那莲藕仙子。”莲华尖锐愤懑的声明从不远处传来,一听到父亲和族人在这里,她正领着仙侍急急过来,没想才过来就看到了天帝护着莲藕仙子的模样。

十大仙族哗然,一个个无比悲愤的看着天帝,他们一手拥立拥戴起来的少年这是要毁了自己成为三界的笑柄啊,也把他们十大仙族的脸面贱踏在了脚下。

“这莲藕段不过就是个傀儡,身上被渡了灵气才成就了血内之躯,天帝怎会喜欢上这种东西?”有人不敢置信。

“这简直就是胡来,灵植都可以做为帝后,三界会乱成什么样子?”

“是啊,简直丢了我们十大仙族的脸面啊。”

姒天看着这一众老臣对着怀里的女子指指点点,脸色阴沉的厉害,这些人确实对他有着追随之情,立界之功,他铭记于心,但并不代表他们可以随意捏控他的一生,低下了头,深深望着怀中的女子,这几千年来,一开始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总是平平淡淡的,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如今她会笑了,也会蹙眉,还会和人聊天说话,此刻,她亦不满的望着众人。

鸿蒙抬头回视着他,不明白这个时候他看她做什么。

“我知道这莲藕只是你寄身之所,迟早你是要离开的。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姒天看着她,透过这双清灵的黑眸锁住了里面拥有绝色面孔的虚幻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