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逃出生天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前辈,这里到底是怎样的阵法?为什么这么恐怖?”不知道为什么,易枫从这阵法之中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竟然让他有些惊惧。

那人影沉声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进入灵兽山脉核心区域,只有一处通道,从其他的地方闯入,便会闯进这诡异的阵法之中。经过我的研究,想要打破这座阵法,只有靠灵魂的力量,灵力是不管用的!”

随着那人影的语音落下,他手中的天辕弓金光大作,形成的弓箭竟然是透明的,透明之中散着星星点点的金光。

在这弓箭形成的同时,那残魂人影竟然变得虚幻起来,如同风中的残烛,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前辈,你……”

“我本来就是残魂,若不是你带来了天辕弓,我可能就这样磨灭了,我的愿望也不会有实现的那一天了,记住你答应过我的话!”

咻!

那人影脱手,天辕弓上的箭仿佛是融入了虚空,消失不见,下一霎,便是出现在阵法的屏障之上。

“小家伙,就是现在,快走!”那人影大手一挥,易枫便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托向空中。

易枫也不敢耽搁,脚尖轻点,向着打开的一道小小的缺口冲去。

“前辈的救命之恩,晚辈没齿难忘!”易枫回头,便看到那道人影竟然在渐渐的消散。

“记住老夫的名号,数百年前,老夫的名号是灵箭子!”那人影已经完全的消失,只有他的声音还响彻在半空之中。

易枫抓住出现在身边的天辕弓,从打破的缺口之中冲了出去,手中的那颗蛋被他收进了空间戒指之中。

易枫不敢停下,向着灵兽山脉的外围疯狂飞去。

在易枫逃出诡异阵法的同时,灵兽山脉深处的某处山谷之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忽然睁开了眼睛,眼中一缕精光闪过。

“刚才应该是皇的气息。”白发老者一步迈出,身子便融入虚空之中。

一处空地的空间一阵波动,那白发老者的身影便从虚空之中迈出。

空地上的一干人影见到白发老者,都是恭敬的跪服下去,齐声道:“参见大长老。”

大长老手中的拐杖轻轻的触地,一股柔和的力量便将底下之人全部托起来,“我刚才感受到了皇的气息,两百年前,我皇在突破天灵境的时候被那个卑鄙小人抓走,一直被困在那诡异之地,如今脱困,谁去将我皇请回?”

底下之人都是面面相觑,然后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

片刻后,一个英俊的有些妖异的男子走出来,道:“大长老,您的意思是有人将我皇从那诡异之地带了出来?”

大长老沉吟片刻,点头道:“恐怕是的,因为我只感受到了一瞬间的气息,我皇现在恐怕还在沉睡之中。”

随着大长老的声音响起,底下一片的寂静,他们深知那诡异之地的可怕,曾经他们也派了好几队人前去寻找皇,可是那些人进了那处险地之后,便没有了音讯,甚至连天灵境的一个长老进入之后都没有再出来。

如今,他们的皇竟然被人从那处险地带了出来,那么那人究竟有多强?超越天灵境的存在?

“苗茵茵,苗天,你们二人去将我皇请回族中,记住,切不可对救我皇的人无礼。”大长老威严的声音在空地的半空中回荡。

“是!”一男一女两个身影从人群之中走出,眼眸之中都闪烁着兴奋,这次,可是他们第一次走出灵兽山脉。

嗖!

一道人影飞快的掠过天际,最终在一条河边落下,最后化成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影,少年一身黑衫,剑目星眉,还有些稚嫩的脸庞透露着坚毅。

这少年正是从灵兽山脉逃出生天的易枫。

他从那处诡异的铭文阵之中逃出来,狂奔一夜,直到远离了灵兽山脉才敢停下来休息。

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三阶灵兽,将自己再次陷入险境。

易枫在河边洗了洗脸,身上的疲倦感顿时减轻了许多,他寻着一个方向继续赶路。

这一路的耽搁,完全超出了他预算到达边境的时间,青松没有回到黑石山,易枫总担心会出什么事。

边境附近的一座重城。

这是毗邻紫云帝国和天云帝国一座城池,则是风云帝国边境的最后一座城池,穿过这座城,再往前便是易战天大将军镇守的边境了。

风云帝国的军神易战天,仿佛是一座山岳一般屹立在风云帝国的边境,威慑着其他两大帝国。

易枫到达这座城池的城墙之外,发现这座城竟然城门紧闭,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易枫到城门前敲响城门,喊道:“我要进城!”

半晌之后,一个身穿盔甲的士兵从城墙之上探出身子,喊道:“已经封城了,现在这里不许进也不许出!这位公子还是另寻他地吧。”

“到底出了什么事?竟然封城了?”

然而那道人影却是已经消失在城墙之上,不再理会易枫。

易枫的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这座城池会封城,一定是边境那里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一点,易枫便是一阵担忧,他的便宜父亲易战天镇守边境,若是易战天出了什么意外,他的母亲会伤心欲绝的。

“再不开门,我就轰碎城门了!”翠绿色的灵力已经在易枫的左手汇聚,而他的左手已经握紧了拳头。

就在易枫准备出手打烂城门的时候,城门突然打开,顿时,从城中冲出来数十的士兵,将易枫团团围住。

数十位士兵手握长枪,闪着寒光的枪尖指着易枫,顿时,一股肃杀之上荡散开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敌国的奸细?”为首的将领踏前一步,瞪着易枫。

易枫不得不感叹这些士兵的训练有素,若不是他实力不凡,单凭这股肃杀的气势,便足以将一般的武者吓得腿软,而易枫对他父亲易战天的带兵本事更加的佩服。

易枫不紧不慢的取出一枚令牌,缓缓道:“我来这里是找我爹的。”

为首的将领的目光在易枫手上的令牌之上扫视,“敢问是易枫少爷?”

“是我,这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听闻易枫承认,那将领顿时面露喜色,一声令下:“收起武器,是大将军的公子。”

随着将领的一声令下,数十的士兵同时收起了武器,然后整齐的列队站到将领的身后。

即便知道易枫是易战天大将军的儿子,他们也没有表现出过分的尊重,只有在战场之中奋勇杀敌之人,才会得到他们的敬重。

“易少爷,听闻你医术高超,你来了,大将军便有救了!”他可是听说易枫少爷治好了皇后。

易枫皱眉,沉声道:“我父亲怎么了?”

“易少爷,你跟我来,我们边走边说。”

易枫跟着众士兵进了城,城门有重新封闭。

城池之中,街道上的行人极少,偶尔有人则是行色匆匆,脸上尽是惶恐的神色。

一路上,将领和易枫说着易战天发生的事情。

“你是说我父亲是被人下毒了?”

“是的,易大将军那天和众兄弟在营帐喝酒,那营帐的兄弟都是中毒死去,易大将军实力强大,还能保住一口气,可是一直昏迷不醒,我们请了许多医师,都是束手无策。”

易枫沉吟片刻,“下毒之人抓到了吗?”

“抓到了,是一个伙食兵,不过最后他也服毒自杀了,对于主使之人,我们毫无头绪!”

易枫知道,这次的事件绝对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事件,不过究竟是谁要毒害他父亲呢?

易枫跟着那将领来到了城主府,城主知道易枫到来,恭敬的行礼,易枫则是随便应付一下,便赶去了易战天的房间。

将领率领着数十的士兵驻守在房门之外,一个个神色肃穆,易战天便是他们的信仰,若是失去了易战天,那么他们便是失去了主心骨。

房间的床榻之上,易战天躺在其上,双目紧闭,坚毅的脸庞之上环绕着淡淡的黑气。

易枫从床榻边上坐下,右手握住易战天的手腕,翠绿色的灵力凝聚成丝线进入到易战天的体内。

易枫的面色阴沉下来,易战天所中之毒,和皇后所中之毒一模一样,这便是加害易战天的人和加害皇后之人,是同一伙人?

除了中毒,易战天还受了很严重的伤,这就表示救治皇后的方法在易战天这里用不了,若是他勾动易战天体内的生机,恐怕易战天会因为力量枯竭而死。

“真是该死!若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一定杀了他!”如今,易枫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家人,若是有人对他的家人不利,易枫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人。

“我替我爹解毒,你们守在外面,谁都不许打扰。”

“是!”

易枫的灵力涌进易战天的体内,蕴含生机的灵力将易战天筋脉之中的毒素缓缓的包裹起来,然后顺着筋脉,被易枫吸收进了身体。

易枫决定将易战天体内的毒素全部都收到自己体内。

面对这样的毒素,即便易枫拥有祖木铭文这等天地神物,也是不敢大意,一个搞不好,连他自己都会有生命危险,更别说救人了。

将部分的毒素吸入体内之后,易枫便感受到这毒的霸道,即便总有蕴含生机的灵力,易枫都能感受到这种毒素的腐蚀力。

易枫默默的运转空灵诀,将吸收进来的毒素逼到左手的食指处,只见他食指的指尖渐渐的变成了灰黑色。

一个时辰之后,易枫将易战天体内的毒素全部吸取了出来,易战天的面色已经恢复了红润,呼吸也变得顺畅了许多。

易枫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明天一早,想来易战天就能苏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