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绝招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楚江也反应奇快,在混血美女的手刚刚往前推的刹那,她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但是杯子依然受力了,杯子里的酒,多少涌了些出来。

那些酒朝楚江的脸飞去,楚江面无表情,抬起左手猛地朝那些酒一抓。

啪的一声。

从酒杯飞出去的酒,被楚江一把抓在手中,从他的手指间隙往下流。

楚江的手是湿了,但是脸上和身上却是半点酒都没有溅到。

楚江微微闻了闻,杯子里的红酒,应该是产自波尔多地区的,年份至少二十年以上,而且还是在好年的时候酿出来的。

所谓的好年,就是那一年日照很充足,葡萄饱满,这样的好年才能酿出绝佳的好酒。

在这样的酒吧,这样的红酒一杯至少十万元,而这几个少女好像已经喝了两瓶了,的的确确不是一般家庭的女孩。

“大姐,你这次好像有点失手了哦,以前每一次都能泼在脸上的。”

“是啊,大姐,是不是看他有点帅气,舍不得下手呢!”

“大姐,再来一杯!”

混血美女的小妹们开口了。

混血美女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极了,她似乎第一次在众小妹的面前丢面子,恼怒地等着楚江,似乎楚江没有被她泼中脸,是楚江的错。

此刻混血美女的右手已经被楚江抓住了,她的左手登时接过小妹递过来的红酒,准备再一次往楚江的脸上泼。

可是在没有泼出的时候,左手也被楚江控制了。

“蹭蹭蹭!”

周围十多个青年,登时围了过来,一副随时要冲上来教训楚江一样,可惜混血美女在楚江的手,他们有点投鼠忌器。

楚江完全无视掉了这些围上来的青年,冷冷地看着眼前泼自己酒的女人,缓缓道:“你是想要留住双手呢,还是打算让我把手上的这些酒擦在你的胸口,哦,双唇也行!”

“啊?”混血美女微微一怔,她看见楚江有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只是说的话冷冷的,让她从骨子里感到冷。

混血美女感受到自己的双手被铁钳一样牢牢控制住了,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打算先忍一忍,自己只要从他的手中脱离出来,就让他们上,狠狠地狂虐这个家伙。

这个时候陆枫几个也围了过来,楚江摆手让他们不要乱动。

“帅哥,我只是开个个玩笑,出来玩嘛,不会开不起玩笑吧。”混血美女讪笑一笑,说道。

“不好意思,我这人天生没什么幽默感。”楚江手上微微用力,说道,“所以我不喜欢别人跟我开玩笑,尤其是说着说着就泼酒的玩笑。”

“混蛋,你,你放开我,抓疼我了!”混血美女双眸差不多要冒火了,吃痛地叫着。

“草!”十多个青年中有一个为首的叫道,“放开她的手,不然等会有你好看的!”

其实这些青年也差不多二十岁左右,估计都是这个混血美女的朋友,这些青年骂归骂,但是没有一个敢出手。

“靠,你们这群毛都没长齐的玩意儿,都给老子闭嘴。”楚江冷冷扫了一眼那些青年,那些青年个个暗暗打了一个寒战,整个人呆立当场,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放手啊,大陆仔,普通话听不懂吗!”混血美女的秀脸渐渐涨红了,一边骂一边扭动手,但是她越挣扎越疼。

“砰!”

一个青年飞了出去,在几米外倒下来,惨叫连天。

原来这个为首的青年想乘楚江不注意的时候踢楚江,结果刚刚出脚,就被楚江踢中了。

剩下几个也准备冲过来扮演一会英雄救美的青年,马上刹住了脚步,尴尬地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了不是。

还个机灵的青年,马上就去找看场子的六姐了。

楚江似乎没有留情,混血美女的脸涨得越来越红。

“你个扑街仔,姐咬死你!”混血美女恼羞成怒,张口就往楚江的手臂咬。

“砰!”

混血美女没有咬到楚江,却被楚江扔在卡座的沙发上,发出了重重的声音。

“我擦,你是不是属狗的,张口就想咬人啊!”楚江甩甩手,没好气地骂道。

“这是六姐看的场子,你们把他拖出去,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打死了由我顶着!”混血美女脱离了楚江掌控后,摇身又变成了女王一样,命令道。

“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楚江看见有几个青年冲上来,冷哼了一声,然后身形一闪,一个青年都被楚江扔出了酒吧,发出了嗷嗷的惨叫声。

这混血美女也是拼了,看见几个青年被打倒,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拿起桌面上一个酒瓶往桌面一砸,然后气势冲冲朝楚江捅了过来,似乎恨不得楚江死。

她口上说,这是什么六姐的看的场子,不想在里面打,但是她自己呢,反正先动手了。

砸酒瓶捅人,看起来气势不错,属于有梦想类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儿。

什么梦想?

英雄主义梦想。

可惜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充满骨感。

楚江随手一抓,就抓住了破酒瓶,并且一伸手揽住了混血美女的*。

“不要动,一动的话,破酒瓶就刺到脸上了。”楚江淡淡道。

“啊,那个啥。帅哥……是我不对,是我不好,你别刺花我啊,万事好商量。”混血美女看见眼前的牙森森的破酒瓶,立马换成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这表情配合上她傲人的身材,还有那性感的双唇,对于任何一个男生的杀伤力无疑是逆天的。

“刺花了怕什么,可以到泡菜国整容啊。”楚江揶揄道。

“啊,我……不要整容。我真的错了,你的手别随便动啊。”

“现在知道错了,刚才游戏输了放狠话的时候,知道错了吗,刚才泼酒的时候,知道错了吗,刚才张口就咬人的时候,知道错了吗,刚才砸破酒瓶想捅我的时候,知道错了吗!”楚江放缓了语气,徐徐道。

“帅哥,看在我这么年轻美丽的份上,你就放过我吧。”混血美女说着,突然朝楚江身后大喊,“干掉他!”

楚江似乎被她的声音吸引住了,转头一看看。

“傻逼!”混血美女冷笑一声,直接抬脚踢楚江的下体。

看样子她是练过的,尤其这一招,应该成了她的绝招。

在以前的时候,她屡试不爽,再强的男人被踢中了裤裆,就成了一条快被煮熟的虾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