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太经典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看守所,此刻却成了整个南省人民的焦点,因为长市一把手马顺,南省一把手陈建国,都来到了这个看守所。一群人,浩浩荡荡,最后进入看守所的却只有马顺、陈建国,以及长市警局局长李兵。

此刻这里狱警个个战战兢兢,他们知道昨晚可能捅了一个马蜂窝,一不小心,他们的饭碗可能就没了。

李兵的心头也是七上八下,昨天他下班后就回家了,他只听说顾科长带着一群警察去抓了一个杀人嫌疑犯。既然是顾魁带队的,他自然没有说什么,本想今天上午过问一下。

可是早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他接到了马顺的电话,而后脑袋“轰”的一声,直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三个人进去之后,具体谈什么,没有人知道,反正过不久,大家只看见,这群高层从里面接出了一个年轻人。马顺与陈建国与这个年轻人再三握手之后,才上车离开。

而这个年轻人呢上了李兵局长的车,而后大家都……散去了!

没错,就这样散去了,雷声很大很大,仿佛没有下雨一样。市,省的高层就来看守所接一个年轻人出来,而后就离开了,什么都没有宣布,尼玛的,这二位一把手,是不是跟整个市,整个省的人民打哑谜呢?

当然,最最扣人心弦的是,这个年轻人有着如何牛逼的身份呢?

其实坐在车的楚江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有多么牛逼,他就是一个被解散了的特种兵战神的老大而已,如果说另外还有一个身份的话,他就是龙组的成员而已。

其实当两位重量级人物跟他握手的时候,他也一直浑浑噩噩的,难道自己昨晚跟修宗宣战,正好给了南省除掉修宗的契机?

当他上了李兵的车后,他的手机收到了一个文件,后面附着一条信息:老大,你为了快速简便,从白熊国埃尔列夫购买的东西来了。老大,其实这钱,你花点有点冤枉,只要给我三五天,我也能收集到这些东西。

“哦——”楚江点了点手机,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楚先生,咱们现在回彭家吗?”

“不,直接去顾家。我收到了一些东西,你可以在车上看看。”

“好,直接去顾家!”

李兵在车上点了点手机,看了一会文件,而后给马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带着十多辆警车直奔顾家。

来到顾家的后,他仰视了一下顾家大院的门匾,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吐出了简单的一个字。

“搜!”

“慢!”

挡在顾家大院门口的是顾清风,以及顾家的一群核心成员。

顾清风闻到了特别的味道之后,叫醒了顾魁,不过探讨之后,打死他们也不信,马顺和陈建国二个一把手会去接楚江这个小子出来。可是半个小时后,顾家的上上下下个个懵逼了。

这个混蛋不过是倾城集团的小司机而已,不过是身手好而已,何德何能可以让二位如此高级别人去接他出来?!

当楚江走出看守所的时候,顾家大院像是被投进了一个**。

“李局长,这小子昨晚涉及故意杀人案,你们怎么可以随便放出来呢?”顾魁义正言辞问道,因为他清楚,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的话,马顺和陈建国肯定不放将楚江放出来。

所以他先不管李兵想来顾家大院搜什么,先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第一,他是龙组成员,有着立即执法权,第二,他所杀的人都是身背命案的人,第三,下一刻,甭说是整个南省,就是整个江南,都将取缔修宗!”

“什么?”

“而你们顾家勾结修宗,这是一大罪状;第二大罪状就是,你们顾家勾结倭国的水口组,出卖国家信息,犯了的是叛国罪!”

“啊!”

下一刻,顾家的高层个个脸色苍白,站立不稳了。

“哈哈——”顾清风率先冷静下来,“李局长,你虽然是局长,但是现在可是一个法制社会,如果没有确凿证据的话,我势必告你诽谤!”

“放心了,顾清风,没有证据我们不会来了,我接到的命令是,先搜查你们顾家,然后将你们顾家的每一个人都带回局里,一个个审问。”李兵局长严肃道。

说完之后,又一次大声道:“一分队,将他们全部控制起来,二三分队,全部搜查顾家!”

楚江始终没有说话,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在看一场好戏,顾家数次想置他于死地,他自然要反击。只是他万万想不到,顾家竟然如此大胆,竟然犯下叛国罪。

他知道,当这些证据呈现出来的时候,顾家不止败了,更是倒了!

省一把手陈建国正坐在办公桌前,聚精会神的看着文件,这个时候,市一把手马顺敲敲门走进来,面带苦笑:“陈SJ,李局长亲自带人去了顾家,抓了三十四个人,现在已经全部带回局里隔离审查了。”

陈建国林闻言,抬起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他知道了楚江真正的身份,那么对于楚江合理的要求,只能给予支持,只是……这闹的确实是有些大了啊。

马顺继续说道:“由于带回来的人太多,市局的刑警都不够用了,只能从下面几大区县分局里面抽调人手,李局长这次可真是有魄力啊。”

“顾家人啊顾家人。”陈建国很显然也看过了顾家犯罪的证据,再次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李兵心狠,也不能怪楚少心狠。看来这些证据,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这些顾家人排成一排站着,全部枪毙,可能会有冤假错案;但是,如果隔一人枪毙一个,会有很多漏网之鱼。”

当省一把手的这些年,他已经看清了许多情势,只要无碍大局,他都隐而不发,但是,不发作并不代表不知道。能够当上省一把手,又怎么可能是菜鸟?

“如果这些顾家人排成一排站着,全部枪毙,可能会有冤假错案;但是,如果隔一人枪毙一个,会有很多漏网之鱼。陈SJ,您这句话太经典。”马顺的眸间隐隐显出一丝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