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你是方家的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楚尘傲立于擂台上,俯视着地上的赵青山。

如同一尊神明般。

“这是什么手段?”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台上已经躺下了一位,当然,并不是那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而是方才盛气凌人的赵青山!

这一幕给这些六省大佬极大的震惊,仅仅是随便一抬手,下一秒赵青山便溃败不已,浑身浴血。

以他们的眼力,完全不知道这当中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

赵青山觉得全身上下的骨骼,都近乎破碎,每动一下都牵扯着身上的痛楚,钻心的疼痛,令他几乎晕厥。

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想起来,这个叫做楚狂人的男人,究竟是哪门哪派的。

并非是他认识的武者……

而苏倩梅更是瞪大了一双琉璃美目,这赵青山可是他们家族,花重金从南方请来打擂台的武道宗师,怎么一个照面就被这男人给弄得半死了?!

就算之前,再怎么对对方厌恶,可现在她还是明白了,这个男人或许并非自己想象中,那么普通。

楚尘淡淡的看向地上的赵青山。

“赵青山,有些东西,不是你可以随意评价的。”

楚尘的一句话,直接让赵青山愣了一下,神色中尽是疑惑。

然而,赵青山仅仅是沉思了片刻后,赫然间便是明悟了过来,神色中带着不可置信。

“莫非,他也是燕京方家的人?”

赵青山双目恐惧的看向楚尘,看来这方家不光是自己看上去这么简单啊!

他曾以为,方家就算是燕京的大家族,也不会厉害什么地步的。

谁曾想……这男人一瞬间就将自己几条主要经脉全部打断,这种手段,恐怕只有成为方家供奉的那个姓何的家伙,才有这种实力。

而现在,在自己眼前,显然不是那个姓何的家伙,而是另一个年轻人。

赵青山索性闭上了双眼。

已经废了赵青山的经脉,楚尘也没有继续出手了,而是一跃跳下了擂台,缓缓离开了现场。

“原来他这么厉害。”

人群中,夏馨儿赞叹道,不知怎么,她不自觉的就将这个自称楚狂人的男人,和前几日认识的那个叫做楚尘的男人联系了起来。

可明明长相都不一样,那个楚尘的公子哥,长相要平凡得多,可还是会去联想。

“馨儿再看下去,我可要吃醋了。”

冷霜雪白了夏馨儿一眼。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少女的目光还是同样看向了从擂台上缓缓走下来的那个男人,露出了好奇,久久挪不开双目,沉迷了进去。

这几天都住在她们两人隔壁,不显山不露水的男人……

奇怪的感觉在冷霜雪心头弥漫开来,除了从小到大一起的玩伴夏馨儿之外,冷霜雪对待其他事物还从来没有这么好奇过,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还说我,你自己还不是看上瘾了。”夏馨儿调笑道。

冷霜雪的俏脸一红,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而就在这时。

“你等等,还没有打完啊,还有一位选手没有上场。”主办方的人,鼓起勇气挡在了楚尘面前,然后指向了跟在柳飞身边的悍哥。

今天,还剩下一人没有登台啊!

毕竟庄家开了庄的,如果不比完,那楚尘还走不了,如果没有个结果,只能把钱退回去了。

楚尘侧过头看了眼正在旁边吓得瑟瑟发抖的悍哥,前几日,楚尘还和柳飞一行人有过接触。

“你要和我打?”楚尘问道。

悍哥浑身上下都在打哆嗦,他曾经以为自己的跆拳道就足够厉害了,能够一个打好几个成年人,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怪物。

想起之前对他的轻视和不屑,悍哥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喉咙动了动,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话到嘴边却再也开不了口了。

楚尘双目中散发出淡淡的紫色光芒,如同一抹电光,前所未有的威压在他身上袭来,令他产生了一种快要被碾碎的错觉,下一秒都要被这个男人的目光吞噬了一般。

这一下子,连想要开口认输都做不到了。

悍哥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这一下,倒是惊到了在场不少人。

这一眼瞪过去,直接把人都给吓晕了?!

柳飞以及他的父亲,柳东阳,也是错愕不已,他们也不指望悍哥上去打赢那位楚狂人,可也别显得太不堪了吧,这不就成笑话了吗?

“这真是好笑,还没动手就吓得半死了。”

“老柳,要我说,你请的什么跆拳道高手,简直就是绣花枕头嘛,还是我们华夏自己的武道比较厉害。”

“就是,就是。”

柳东阳气得不行,柳飞跟是狠狠的踹了晕在地上的悍哥一脚,但悍哥就像死猪一样,半点反应都没有,这更让他们父子两人没脸没皮了,直接先行离开了会场。

当然,在这些普通人眼中,悍哥是被楚尘给吓晕的,但事实并非如此,而是悍哥承受不了如今楚尘的紫瞳。

修为到达了筑基期后,楚尘的瞳力也是大涨,远非凝气可以比拟,仅仅是开眼的一瞬间,便能够让人心智失常。

所以控制他们心神,让人晕过去,这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

“这、这位跆拳道师傅,身体貌似不舒服,应该打不了了。”向着主办方的人道,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楚尘没有继续听下去了。

楚尘绕开了一点,缓缓向着阁楼上走去,每一步都走得又缓又慢。

而随着这句话的人落下,六省武道盛会总算有了一个帷幕。

从今日起,楚狂人这个,就将在华东六省响彻!

“果然是狂人,硬生生压了老牌宗师,赵青山一头!”

“英雄出少年啊,我们华夏武道界,恐怕又将迎来一个盛世了。”

“哎,别人这么年轻都迈入了武道宗师行列,咱怎么就一直突破不了呢。”

在场有人赞叹,有人唏嘘,但更多的是崇敬,毕竟化劲宗师,放在哪里都是能够成为座上宾的存在,受到各种势力的追捧。

“把赵老抬回去吧。”

苏倩梅吩咐身边人道,这一次六省武道盛会,胜券在握的苏家,居然就这么被半路跳出来的个人给搅了局!

这下子,她苏倩梅回去不好交代。

毕竟已经承诺,要将那灵丹妙药带回苏家的。

“算了,丹药的事,再走其他途径吧。”苏倩梅摇了摇头,说着深深看向了楚尘的背影。

刚刚迈上阁楼,刘顺峰便是迎了上来,喜笑颜开。

“楚大师真是威风。”发自内心的赞叹道,不过他心中又有了疑惑,“对了,这楚狂人,是楚大师的化名吗?为了在这种场合行走方便?”

“不,一个交好的故人,送我的名字罢了。”楚尘淡淡道。

这句话落在刘顺峰耳中,却是有些震撼,这楚大师口中的故人究竟是谁,居然还赠送名字。

不过,楚尘却不想过多解释,毕竟是在星空另一端发生事情,和刘顺峰多说无益。

“对了,那枚丹药,楚大师准备如何处理。”

刘顺峰询问道,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又是对于楚尘有了敬佩之情。

恐怕,在场之人中,几乎无人知晓,这些拳师武者争斗得头破血流的丹药,同样是出自楚尘的手中,因为他就是滨海楚大师!

“你喜欢拿去便是了。”楚尘说着,就落在座位上,慢慢饮茶。

刘顺峰双目中飞快闪过一抹喜悦,不再继续言语了,楚大师不光是在赌场替他赢了一把大笔钱,现在更是又送一颗丹药给自己。

简直是命中福星啊!

如果不是要点脸,刘顺峰都差点直接给楚大师给直接跪下了。

“从今以后,凡是便是以楚大师为准。”刘顺峰暗自在心中告诫道。

……

陈哮天这一次算是捡了一条命,将气息稳定下来之后,他便准备回到江州市区,继续暗中看护在方怡身边。

不过,他对于那个救他的楚狂人,却有所疑惑。

和赵青山一样,陈哮天都差点以为,对方是方家的人,否则怎么会在那个时候站出来。

“算了,这些都是方家的家事,我去了解太多也无用。”陈哮天摇了摇头,这一次和赵青山交手后,死里逃生对于他来说,也是有着不小的好处。

认清楚了自己和那些,华夏潜藏起来的真正武道名家的差距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会场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一瞥,却是注意到了,站在会场边缘的两位老者。

一位戴着老花眼镜,而另一位身穿道袍,看上去就年龄相仿,都是古稀之年。

“那是,贺长江?”陈哮天认出来了老者的身份,毕竟就算是大多数时间活跃在燕京,但是他对于华东六省的贺长江贺校长,也是早有耳闻。

几十年前,凭借一己之力,留学回来创办了江州学府,而如今江州学府,已经是华东六省的知名大学了,贺长江仅仅凭借这一点,就足够名声在外。

看来着贺长江,对于武道盛会,还是有着兴趣的,否则怎么会前来观看。

不过,陈哮天却是没有认出来跟在贺长江,身边那位穿着道袍的老者身份。

“那个道人,是谁?”陈哮天心中,不由得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