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6章 石牢邪兽(第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什么,你让我逃命?!”闻听此言,重甲血魔将气得浑身栗抖,它从来没被敌人如此羞辱轻视过,随即嘶声狂吼起来:“老子宁可当场战死,也不会听你的……”

“哼,话可别说的太满了,你,当真不逃跑吗?”

“呼!”关横的话音甫落,自己在瞬息间释放出狂猛之极的杀气威压,那威慑力犹如洪荒凶兽降临,直扑对方而去。

“呃?!噗——”没等血魔将做出反抗的念头,就觉得心坎好似遭受万钧重锤轰击,没忍住直接喷出大口血雾,随即扑通一声直挺挺跪倒在地。

“太可怕了,这、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就只是一个念头,些许威压,就让我无法生出抗拒之意,他肯定是和族长大人一般的大能强者,不,甚至比族长还强!”

想到这里,血魔将陡觉背脊生凉,心说,我有什么资格和他对抗……跑!赶紧去找我的“宝贝”,兴许还能有一条活路!

“噌!”说时迟,那时快,顾不得廉耻和颜面,这重甲血魔将立刻晃身挪移出去数丈,撒腿便往宫殿遗迹那边奔去!

“呵呵呵,终于知道自己的斤两了,那我就开始计时!”

……

时间要倒溯回之前一会,遗迹地下的黑水石牢近前,那个血魔暗卫正要观瞧里面怪物的真容,可它身后的两个同伴却不约而同叫道:“混球,不要违抗魔将大人的命令,别看了!”

“哼,胆小鬼,这有什么关系……”

“唰!”没等这家伙的话说完,一道狭长疾影已经挟风窜出金属栅栏缝隙,堪堪缠住了它的脖颈!

“咣!”狭长之物猛力后拽,暗卫的身躯顿时重重撞在了栅栏上,这家伙哇的喷出了一口血箭,随即惊慌叫道:“救、救我!”

“哧溜溜——”说时迟,那时快,没等暗卫多说,那东西已经将其硬生生拉进黑水石牢内,与此同时,就听见“咔嚓、咔嚓”急促咀嚼声响起,那暗卫的惨叫声便戛然而止,看样子,是被里面的东西给活吃了!

“不好,这混球擅自招惹魔将大人的宝贝,如今被吃了,你我肯定也得受牵连,怎么办?”

听到同伴迫切的询问,暗卫头目心转如电,随即低声道:“那小子已经被吃掉了,事到如今,咱们也只能说它擅离职守不知所踪,希望可以瞒过魔将大人一时,以后再慢慢想办法掩盖。”

“嗯,也只有如此了,希望不要引火烧身才好。”

那暗卫刚说到“烧”字,突然注意到水牢前面有几块皮甲碎片,正是刚才被吃掉的同伴遗留,它急忙摘下墙上的火把,走上前用火点燃那些东西,将其迅速烧为灰烬,嘴里还说道:“最好做到不留痕迹,这样才算万无一失。”

“嘿嘿,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的。”暗卫头目也瞧见地上的骨刃,知道那是死鬼的遗物,便伸手捡起来,打算扔到别处。

可就在下个瞬间,骤变忽生!

“唰唰唰!”数条狭长之物迅速缠住水牢的金属栅栏,而后发力拉拽,“咔嚓!啪!”黑水石牢里的怪物力大无穷,居然硬生生扯断了几根金属柱子,呼的窜了出来。

“呃啊啊啊——”两个暗卫眼见凶兽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登时发出惊骇尖叫,对方的动作更是迅捷无伦,先是张嘴一吸将头目咬住,“嘶啦!”这暗卫头目甚至没来得及挣扎,身躯便断为两截,啪嗒坠地。

另一个血魔见状魂飞魄散,连滚带爬就往上方石阶奔去,嘴里还带着惊慌叫道:“不好了,怪物它……”

“唰唰唰!”霎时间,这家伙的嘴和腰间就被带着锋锐倒钩的触臂缠住,怪物稍一运劲,就将此魔整个身躯撕成数爿,尸块还没坠地,就让对方吸入口内咀嚼吞咽了。

……

“咣当!”飞脚踹开宫殿遗迹的一刹那,惊慌失措的血魔将还能听见关横在不远处开始倒数:“十……九……”

“这家伙根本就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可恶!”一边向暗道所在的位置疾奔,魔将一边目眦欲裂的咒骂:“等老子找到了宝贝,想办法脱困,此仇必报!”

蓦地,这魔将昂首长啸:“血魔暗卫,都给老子出来!”

“唰唰唰!”电光火石间,大殿内各个角落窜出十余道黑影,它们齐声道:“大人,有何吩咐?”

“外面有强敌来袭,替我阻挡一阵,本将现在有要紧事去密道!”

“呼——”血魔将话音甫落,已经窜到大殿角落,钻进密道扬长而去,这家伙明知道暗卫遇上关横十死无生,可还是让这些棋子为自己拖延时间,堪称冷血自私。

就在魔将耳边听到暗卫发出濒死惨叫,自己嘴边泛起冷笑的一刹那,它已经来到了石牢阶梯的尽头。

“呼呼呼——嗖嗖嗖——”霎时间,十余道迅疾的狭长触臂已经朝着魔将急袭而至。

“呃?!”被对方迅速缠住的血魔将大惊失色,那个抓住他的家伙,是一头巨大无比、体态臃肿的乌贼,此兽浑身萦绕不祥魔气,看起来凶猛之极,此时毫不犹豫的就想把魔将塞进自己嘴里。

“宝贝,是我呀,难道你不记得了吗?”重甲血魔将忍着剧痛嚎叫道:“忘记当年是谁把你从魔域深渊救出来了?我辛辛苦苦喂养你多少岁月,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

“咕唧唧?!”听到对方说话的声音似曾相识,即便是嗜血疯狂的魔气巨乌贼也犹豫了起来,这家伙叫了两声,而后缓缓松开了缠住魔将的触臂。

“这就对了,我的好宝贝。”感到自己已经不再有危险,血魔将心中暗自得意:“好在它还记着昔年旧情,不然的话,我就惨了。”

此刻,魔将忙不迭从怀里掏出一把东西,那是些朱红色、散发着恶臭的果实,它将此物塞进了巨乌贼嘴里:“喏,这是你最爱吃的,好宝贝,等咱们离开了这该死的绝崖岛返回魔域,老子再请你吃大餐!”

“哼,只怕你没有命逃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的声音赫然在密道入口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