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7章 全力碾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什么?为何这巨大气爪力量如此强,甚至比我还要厉害几分?”

若桃握住吞雷刃的那只手倏忽颤抖了几下,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前所未有的经历了,不过她再仔细一瞧,五个血魔族战士汇聚出来的巨爪已经砰然溃散,大概也是因为承受不住若桃一斩之威的缘故。

“呀,居然是平手?!”旁边的古桑女见状,也有些吃惊,若桃的力量有多强悍,她是最清楚不过了,如今那“魔气血煞阵”汇聚的利爪竟然和她拼了个旗鼓相当,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过此时后面的卿凰扬声提醒:“小心,对方朝你来了。”

“杀!”电光火石间,又有五个血魔族冲向古桑女这边,它们周身狂涌魔气,汇聚成一柄巨刃形态,呼的斩落,直取古桑女脖颈。

“灵根锥!”

古桑女扬声呼唤,木神杖倏地闪耀光芒,十余条灵根凭空出现、编结成了巨锥模样,立刻破空捣向对方的气刃,“咣咣咣!”双方转瞬间硬拼多次,那魔气巨刃最终稍逊一筹,砰然爆碎。

古桑女的灵根锥得势不饶人,马上疯狂捶落,打在了五个血魔身上将其砸得粉身碎骨!

“好!”若桃在这时扬声称赞。

此刻,她面对的五个血魔族也有些惊慌失措,对方原本以为自己这边布下魔气血煞阵肯定稳赢,却被若桃挥刀轻易震碎了气爪,吃惊非小,若桃冷笑一声:“杂碎血魔,你们也不过如此,再吃姑奶奶几刀!”

“唰!”话音甫落的一刹那,若桃汇聚狂猛之力的吞雷刀劲挟风疾落,“咔嚓!”为首一个血魔的手腕断折,疼得这厮发出凄厉惨嚎:“呃啊!!”

“雷光刀舞!”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若桃身形迅疾挪移,起步落地如风似电,眨眼工夫就在周围化出无数残影,晃得对方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根本分辨不出她所在的位置。

“嚓嚓嚓!”霎时间刀光如披风骤雨,纷纷落在血魔头脸身躯上,硬生生将四个布阵的血魔族劈成了漫天血雾齑粉。

“呃?!”后面数百个血魔族战士见状又惊又怒,立刻有声音吼叫道:“五人血煞阵挡不住她们,快,用五十人大阵迎敌!”

“它们还有别的阵法?!”

古桑女和若桃互相对望,二人同时起了速战速决之心,立刻挥舞各自的兵器向前进击,“轰!”顷刻间,灵根锥和吞雷刀劲汇聚威力无俦的合击,猛地落在前方血魔族的队伍中,将其震得血肉横飞,死伤无数。

“砰砰砰!”数以百计的血魔族战士甚至来不及躲闪招架,就此被碾压成肉碎,不断有敌人惨叫:“退、快撤退……”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来,若桃和古桑女的攻势太过迅猛,无法完全完全避让招架,二来这些血魔族过于自私冷血,只顾着自己逃跑,哪怕把同伴撞到也不在乎,因此互相践踏而死的血魔也不在少数。

“上!”这一回若桃杀得兴起,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她想将剩余的上百个血魔一鼓作气全部斩杀,古桑女心中微动,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也随即紧追了过去。

眼看着那些血魔惊慌失措,仓惶后退的模样,若桃觉得有些好笑,自言自语道:“你们以为这样装可怜,姑奶奶就能放过尔等吗?别做梦了,今天的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已。”

“是吗?那不妨碍我们和你同归于尽!”突然间,其中五个和同类不太一样的血魔赫然疾扑过来,嘴里疯狂吼叫道:“贱婢,别小瞧‘血甲魔帅’大人麾下的近卫,杀!”

“这些家伙……”古桑女见到对方扑来,顿时挥舞木神杖狠狠砸过去,“砰!”有个血魔的脑壳立刻迸碎,但这家伙的双爪已经抱住了古桑女小腿。

任她挣扎抖动,都没能甩掉对方,而那尸体却在瞬间呼的膨胀起来,若桃见状立刻大呼:“小心,它死了以后还可以自爆!”

“去你的吧!”

“嚓嚓嚓!”掌中吞雷刃疾落如风,霎时间将抱住古桑女的魔尸绞碎,可若桃身后另外几个血魔却趁隙包围过来,它们一个个让身躯膨胀,紧接着全部粉碎自爆,凶猛气浪顿时罩向二女。

“不好!”卿凰见状就想拽出闍灵剑帮忙,关横却道:“等等,还不是时候,她们能应付。”

“呃?!”

听他这么一说,卿凰才注意到,前面的古桑女和若桃在对方自爆气浪中根本毫发无伤,因为在千钧一发之际,古桑女变出数个身躯巨大的木灵巨兵,犹如四面墙壁护在自己和若桃面前,硬生生挡住了攻击。

“呼呼呼——嗖嗖嗖——”但是下一刻,五个古怪血魔族战士自爆后的血肉、魔气随着邪风开始在周围徘徊旋绕,堪堪围住了木灵巨兵和二女。

此时此刻,就连关横也觉得周围有些诡异,他开口问:“喂,你们俩行不行?要不要我出手帮忙?”“不用,咱们足够应付这些血魔崽子了。”

若桃信心十足的回答道:“再说了,我这里还有大头嵬和鬼王看着,不会有事。”

“那好,你们自己小心些。”关横虽然嘴里这么说,可是却在暗中对身边的虫母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飞到半空警戒,提防着若桃她们遭遇危险。

此时此刻,古桑女扬声道:“木灵巨兵,给我冲,消灭前面那些血魔族的家伙!”

“吼!”四个木灵巨兵手持刀矛斧棍,咆哮着朝敌人飞扑过去,“呼!”说时迟,那时快,为首的一个巨兵毫不犹豫挥斧横扫,立刻有几个血魔族的家伙横飞倒倒摔出去,咣当坠地。

可更多的血魔族战士却一改刚才畏惧退缩之势,个个都是面带狰狞,吼叫着挥舞兵刃反抗。

“当当当!”顷刻间暴响此起彼伏,这木灵巨兵身上也被疯狂的血魔砍中不少次,木屑纷飞,遍体都是豁开、绽裂的刀口。

“嗷嗷嗷!”与此同时,另外三个巨兵也和上百个血魔兵恶战起来。

“喂,桑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