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5章 孽海蛮妖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嗷嗷嗷!”眼见骷髅头“偷袭”作怪,自己的古魔诡焰又少了三分之一,“大长老”恼火怒极,气得浑身栗抖,可此时此刻,却不是它顾及诡焰被夺的时候,因为头顶上的冰锥疾袭还没结束呢。

“呼嗤嗤嗤!”

又有百十道冰锥朝着此獠落去,现在的大长老脱身不得,因为这些攻击已经彻底覆盖了周围十余丈范围,“噗噗!”说时迟,那时快,两根冰锥突然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袭至,正好贯穿“大长老”的肩头、背脊位置。

……

与此同时,狂魔巨城附近的无名峡谷来了几个不速之客,那峡谷原来有道空间缝隙,是玄冰猿兽撕开的,如今倒成了方便对方进出的地方。

“这里便是黑星域吗?灵气稀薄之界,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待。”

说话的家伙声音刺耳难听,他的体型虽然酷似人人类,但是头脸外貌确实被古怪甲壳包裹,好似虾蟹的脑袋,而且一双前臂都是黑甲巨螯模样,其余的同伴也都是这个样子。

“好了,咱们‘孽海蛮妖’作为炼狱血魔族的前锋,是来此处寻找古魔诡焰的下落,只要赶紧完成任务,自然可以返回复命,不用在此逗留。”

旁边有个蛮妖开口问道:“老大,我听说驻扎在此域的远古狂魔也是血魔族的盟友之一,如果它们得到了诡焰却不肯交出来,那该如何是好?”

“哼,区区下等狂魔,根本不配拥有古魔诡焰这种东西,我们奉命寻找此物,谁敢阻拦?”蛮妖老大冷哼一声:“它们要是胆敢私藏,那就将远古狂魔尽数杀光,把东西夺过来!”

“对对,别忘了,咱们身上可是带着‘那玩意’的。”又有个嗓音尖细的家伙叫道:“反正炼狱血魔的孤族长也说过,如遇抵抗,格杀勿论。”

蛮妖老大此刻挥了挥手黑甲巨螯,扬声道:“走吧。”

少时片刻之后,几个孽海蛮妖在巨城门口遭遇了上百头玄冰猿兽。

对方在消灭了远古狂魔以后,也没跟随关横他们去收拾大长老,而是打算返回无名峡谷,万没想到,这些蛮妖看到己方的一刹那,就下了狠手攻击。

“唰唰唰、嗤嗤嗤!”眨眼之间,两个蛮妖的巨螯甫张,喷出大量腥臭无比的漆黑酸水,霎时落在了不少巨猿躯体表面,那些家伙甚至没来得及挣扎吼叫,就像木桩似的直挺挺栽倒在地了。

数息之后,这些蛮妖就留下满地倒毙的巨猿,以及奄奄一息、昏迷不醒的猿兽首领,扬长而去。

……

另一边,被铺天盖地似的“冰锥之雨”疾袭、躲避无门的大长老终于又被贯穿了左右耳朵,再次释放出两股诡焰气息以后,变得虚弱之极。

“扑通!”霎时间半跪在地,大长老昂首发出了痛苦叫嚷:“呜呜呜”

“哼,与其在这里鬼哭狼嚎,倒不如乖乖吐出所有古魔诡焰,本少爷兴许还能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关横嘴角微翘,脸上泛起森冷笑意:“要不是因为杀了你,会让蓄存在你体内的那些气息消失殆尽,我早就捏死你了。”

见到他和卿凰步步迫近,大长老心存恐惧,不断仓惶后退。

但这家伙也不肯轻易就范,要知道,失去了诡焰,这副肉身也会随之崩溃,就连诡焰气息本身衍生的一丝灵智也会荡然无存,这可是它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情急拼命的大长老发出嚎叫,霎时晃身分出三道朦胧虚影,朝东、西、北三个方向疾飙而去。“想走?没门儿!”卿凰一声娇叱,抢先出手。

“呔!”“唰唰唰!”振腕抖手的瞬间,灵剑斩出十余道剑芒,向着其中一道朦胧虚影疾掠而去。

那两道虚影竟然在眨眼工夫二分为四,齐刷刷挥爪,亮出寸许长漆黑指甲,拼命格挡招架剑芒。

“当当当!噗噗噗!”只可惜力量不济,瞬息就被围拢而至的剑芒绞碎,可诡异的事情骤然发生!

“呼”原处怪异旋风疾转,竟然又将被斩碎的虚影收拢过来,再次化为大长老身形,继续向前奔去。

“嘁,这个原来是幌子!”卿凰一看便知,此虚影就是个诱使自己出手,让真身逃走的假货,于是扭头看向关横那边。

“啪!”甩手一巴掌扇在了被自己堵住的大长老脸上,关横稍一运劲,“砰啪!”硬生生将其另一颗眼球震碎,此时此刻,大长老彻底瞎了。

“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又有一股诡异白芒窜出此獠眼眶,没来得及远遁逃窜,就被空中的骷髅头瞬时吸收,这家伙还显得很高兴,“咯咯咯”怪笑几声。

“破坏眼耳口鼻七窍,必然会让潜藏在它体内的古魔诡焰彻底涌出来。”关横话音甫落,倏地屈指疾弹。

“嗤嗤嗤!”数道金灵气细流在空中陡转,化为捆人锁链的形态,硬生生匝住了大长老身躯,随即收紧,紧接着,卿凰的寒气翻卷袭来,“咯剌剌!”立时将对方双足冻结在原地。

关横原本打算拔剑,可转念一想,便对空中的骷髅头叫道:“想要剩余诡焰,下来自取,省得我再费事了。”

“咯咯咯。”骷髅头此时把大嘴开阖几下,表示明白,在吸收了不少紫炎、白焰以后,它逐渐衍生灵智,自然能领悟主人的意思。

下一刻,骤然于空中疾旋陡转,在众目睽睽之下,骷髅头迅速缩小,从原来的丈余方圆,很快变成了西瓜大小,继而只有正常人拳头的尺寸了。

“呜呜呜!”尖啸一声,这头骨带着几分亢奋之意,径直急落扑向大长老,对方被金灵气锁链、寒气冰层困住,再也动弹不得,可此时感到凶险欺近,立刻发出哀鸣:“嗷嗷嗷”

“嘭!”下个瞬间,变小的骷髅头狠狠撞在了对方面门上,大长老口鼻窜血,顿时晕灯转向,一张嘴再次释放出数道诡异白芒,都被头骨张嘴吸拽,毫不客气的笑纳了,紧接着,骷髅头的猛攻持续不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