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4章 古桑女失踪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小黑摇着头说道:“这么大一块魂石,留着以后应急多好。”可吞鬼虎却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好了,封,你来帮忙,把这血袍人冰块驮回大殿,咱们也该回去了。”

说罢,若桃把小黑抱在巨虎背上,又继续道:“扶稳坐好,要走喽。”

……

不多时,众人和神兽已经赶回了灵王大殿,正遇到返回的关横、九婴他们。听过一番解释以后,关横双眼微眯,打量着面前的血袍人冰块,而后缓缓道:“这就是尸域血魔族派到灵界的探子?他们的手伸得挺长,哼,你们都退后。”

闻听此言,若桃抱着小黑倒退数丈,其余的神兽也都各自退开,说时迟,那时快,关横伸手轻轻在冰块上一拍,丈余高的坚冰顿时融化殆尽,那倒霉的血袍人浑身冒水,狼狈不堪的瘫倒在地。

此獠兀自嘶吼:“可恶啊,该死的灵族人,我要释放瘟疫,将你们杀……”

“你真嗦。”关横面无表情的屈指疾弹,一股噬灵紫炎霎时落在对方身上,烈焰烧得血袍人惨号怪叫:“哇啊啊”眨眼间,他身上能够释放魔气瘟疫的盔甲就被炼化殆尽了。

“呃啊啊啊”感到全身被狂炽烈火席卷,异常难受却又死不了,血袍人简直是痛苦之极,关横的紫炎施展得恰到好处,炼化血魔千尸甲,却没有烧死他,只是反复折磨这家伙。

数息后,血袍人哀嚎乞求:“杀了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哼,哪有这么容易?”

关横冷笑道:“血魔族的胆子也忒大了,直接侵入灵界、唆使万兽域偷盗灵气,把事情已经做绝,我岂能轻饶了你们这些败类,大伥鬼,先钻进这家伙脑袋里读取记忆,我要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龌龊企图。”

“唰!”

闻听此言,疾影微晃的大伥鬼已经从对方耳孔钻入脑中。

由于主人对此獠没有丝毫好感,大伥鬼搜魂的手法也是极为粗暴,数息间横冲直闯,就把血袍人脑内的记忆搜了个遍,导致这家伙嘴角流涎、目光呆滞,彻底变成了癫傻状态,扑通瘫软在地。

“咎由自取。”若桃哼了一声,随即扭头道:“两个饶舌的家伙,你们把他拖走,活埋也好、囚禁也罢,弄得远远地,姑奶奶不愿意再见到这种垃圾。”

“遵命遵命。”“放心吧姑奶奶,我们马上就去。”

两个士兵说完,拉起死狗似的血袍人拖向大殿内,小黑此时拽了拽关横的衣袖,问道:“姐夫,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长得恶心死了,是不是特别可恶的大坏蛋?”

“嗯,你最后一句话倒是说的很对。”

关横梳理了一下大伥鬼传递给自己的讯息,而后对大家说道:“血魔族声势浩大,部分后裔占领了五大异域,分别是荒域、炼狱、尸域、冰域和毒域,我估计,这些家伙很快就会对灵界出手,咱们得提醒灵王多加注意才行。”

“那些事……等明天再说吧……”小黑打着哈欠低语道:“折腾了半天,我也困了。”

“来来,我抱你回房睡觉,走吧。”说着,若桃把小丫头揽入怀里,向后殿房间那边走去。

、九婴和御雷犴它们说道:“我们也该回去了,关横,要是有事,记得通知我们,随叫随到。”言罢,神兽们也各自返回散去。

……

不一会之后,卿凰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对方反手将门关闭,放缓脚步慢慢走到塌前,看着微阖二目,恬静入睡的卿凰,关横微微一笑,坐在她身边,凝神细瞧,过了半晌,卿凰终于忍不住睁开双眼。

“喂。”她面带娇嗔低语:“你这傻瓜瞧什么呢?”

“哈,原来你一直在装睡。”关横轻笑一声:“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傻瓜嘛,当然是在瞧傻瓜呢。”

“去你的,敢骂我是傻瓜,你胆子好大。”

说着,卿凰伸手拧住关横的耳朵:“出去了大半夜,回来就戏弄我,着实该打。”

“好啊,你打吧,不过打了我以后,记得好好犒劳我一下。”

言罢,关横便在她身边躺下,嘴里念叨:“这一路奔走,可累死我了。”而后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唉,也真是辛苦你了,赶紧休息。”看到他带着几分疲累的模样,卿凰有些心疼了,于是拉过锦被盖在关横身上。

……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第二天清晨。

“阿横,醒醒,快醒醒。”听见卿凰不住的呼唤,关横有些不耐烦的嘀咕道:“大清早的叫什么,再让我睡会吧……”

“睡什么呀,你这懒虫,赶紧起来。”卿凰急促说道:“出事了,刚才我去叫姐妹们,发现古桑女不见了。”

“什么?!”闻听此言,关横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睡意全无之下立刻坐了起来。

他皱眉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

卿凰摇头,随即道:“只是听说昨晚小黑和若桃回房以后,发现古桑女也没休息,听她念念叨叨说什么大恩人托梦给自己之类的话,当时谁都没留意,结果若桃早上起来,就发现古桑女没影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唉,真会添乱,罢了,咱们一起去找找。”说完,关横翻身下榻,拉着卿凰走出门去。不多时,在回廊那边见到了若桃,他抢先问:“怎么样,找到她没有?”

“没找到。”若桃摇头,继续言道:“大殿内我都找遍了,也问了不少人,可就是没谁看见古桑女,你说她会溜达到哪里去?真奇怪。”

“这样吧,我让群鬼、猎獬出来,在空中到处搜找大殿以外东南方向,你让自己的妖鬼去西北面,总会发现蛛丝马迹的。”

关横道:“还有,你再仔细想想,昨晚古桑女都说过什么特别的话了?”

“特、特别的话?我都告诉卿凰了。”若桃挠了挠头,又想了想:“昨夜我和小黑回来,都已经很晚了,急着休息,只听见她在念叨,说什么大恩人突然托梦,告诉自己不少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