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小露身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在预感到危险即将来临的时候,郑直就已经绷紧了神经,胡将等人的反应太大让他稍稍有些愣神,不过比普通人要好上数倍的眼力这时已经看到远处800米左右的一个山丘上,缓缓的探出一个戴着土黄色迷彩帽的脑袋来。

同时一支黑漆漆的枪管,瞄准了自己的方向。

枪管与枪身很长,带有瞄准镜,一看就是大口径远射程的狙击步枪。

所以郑直瞬间越出车门,然后才听到了枪声与前挡风玻璃被击破的哗哗碎响。如今的狙击步枪已经不单单是只能击杀敌人,这种大口径的子弹完全可以击穿轻防护的军事目标。

先是挡风玻璃被打的粉碎,之后子弹瞬间穿透了郑直先前所坐的座位,然后又与车身后边的车厢相撞,发出一声爆响,爆响处,直接炸开了一个排球大的窟窿,窟窿处铁皮纷纷外卷。

“没打中!”

爬在山丘上的狙击手脸色一沉,缓缓的说道。

身形高大的希曼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地面上,怒声骂道:“这帮可恶的黄皮猴子,跑的真快!”

他搞不懂对方为何会突然停车,毕竟他们是躲在800米开外,普通人的视野很难发现躲在山丘后的他们,但担心对方是真的发现了自己等人,为了能尽量射杀一名敌人,还是果断的命令队伍里的狙击手开枪。

不过对方的反应速度太快,一眨眼就跳下了小车,躲过了子弹。

“队长,接下来怎么办?”一名队员开口询问。

“当然是杀光那群黄皮猴子了!”希曼心头有些发慌,并没有把握在战斗中取胜,毕竟对方停车停的太突然,而且最后下车的那个人竟然躲过了狙击手的点名,但是没办法,上边下达了死命令,不计一切代价都要把那个银色金属箱给夺回来,接着道:“让那些埃及佬打头阵,我们跟在后边找机会,记得,没有把握不要开枪!”

希曼带领的是一只欧洲佣兵小队,一共有五名队员,身手与枪法都不错,不过隐在埃及雇佣兵中杀人,可以尽可能的避免出现伤亡,至于那些端着简陋武器的埃及人,本就是雇来当炮灰的。

他们并不会在乎那些埃及人的生死。

“是!”

四名队员应了一声后,就四散了开来,然后各自挑出十名埃及雇佣兵,下达指令,让炮灰们冲着目标的方向前进。

他们则隔着一段距离,缀在后边,等待合适的时机出手。

狙击手叫扎菲尔,第一枪失手后,就飞快的退到山丘后边,然后提着沉重的大口径狙击步枪跑到了十几米处的另一个土坡后边,缓缓的露出头,借着狙击步枪上安装的瞄准镜寻找敌方的踪影,只不过荒凉的沙漠并不平坦,到处是凹凸不平的丘陵,所以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希曼跟在扎菲尔的身边,二人的身后不远处,站着十名埃及雇佣兵,他拿着高倍数望远镜寻找着东方人的身影,因为找不到,所以很是气恼,因为不能确定东方人的位置,他就无法指挥进攻。

“扎菲尔,你找到那些该死的黄皮猴子了么?”

“没有。”

扎菲尔身为一名枪法出众的狙击手,有着坚毅的性格,与遇事后永远能立即冷静下来的心态,但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此刻却是绷紧了神经,非常的紧张,先前那个躲过了子弹的东方人,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一股不妙的感觉,隐隐的缠绕在他的心头。

狠狠的摇了摇头,又深吸了口气,他才稍稍冷静了一些,不过正打算再次寻找敌方身影的他,却是突然听到一声枪响,接着,就是有人一声惨呼。

中枪的是埃及人!

不同国籍的人,惨叫的声音也不一样,所以很容易分辩。

希曼与扎菲尔立即把目光投向了惨呼的方向,但因为沙漠空旷,相隔又太远,在看不到对方身影的情况下,根本就不能准确的确定出事地点,所以不能有效的指挥手下包抄过去。

“是谁的手下被打中了?”希曼拿起无线通讯装备急声询问。

罗斯克福是小队的成员之一,连忙回道:“是我的手下,我正在寻找敌方的踪迹。”

“被偷袭了?”

“嗯,我让那些炮灰散开了前进,结果位置靠边的一个被偷袭打中,已经死掉了,其他人立即包围了过去,但却没有看到人影。”

“蠢货,你难道了忘记顺着脚印的方向去追么?”

“可我在附近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对方的脚印……”罗斯克福被骂后心情有些烦燥,却不敢还嘴,无奈的回道。

“这怎么可能?”

这里四处都是松软的黄沙,只要人踩上去,就会留下深深的印记,怎么可能找不到脚印?希曼愣了一下神,再次听到了一声枪响,然后又是响起了一声惨呼。

“他妈的,又死了一个!”罗斯克福怒骂的声音从通迅器上传了过来。

希曼阴沉着一张,稍作思考,就是立即下达命令,“班尼,你带着你手下的炮灰去罗斯克福那边支援。”

“是,头儿!”

隐在一处山坡后边的郑直把手掌按在地面上,长长的透明的生命树的树根探入了地面,于是方圆五十米内的景像都印入了他的脑海之中,这时地皮一阵轻颤,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声音传播的更远,他能听到两百米以内的脚步声,并且根据脚步声精准的确定方位,这边的人太多了,郑直不敢托大,闪身向旁边一扑,再次扣下了手枪的扳机。

啊!

又有一个浑身披着袍子的埃及雇佣兵倒在了血泊之中。

郑直身形闪动,立即离开这里,在培训期间把轻功练上了一个等级他,虽然不能踏雪无痕,但所过之处,也只是稍稍留下了一排浅浅的脚印,沙漠中风比较大,带起了黄沙,一两分钟后,就把那浅浅的痕迹给遮盖了。

几声稀落的枪声响起,几颗子弹打到了这里,溅起了一阵黄沙。

等罗斯克福带着手下找到这里的时候,仍然没有发现。

“真是见鬼!难道那几个黄皮猴子会飞么!”罗斯克福狠狠的捶了一拳地面,这时带着手下前来支援的班尼跑了过来,在附近又搜索了一番,仍然没有发现脚印。

希曼听到报告,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他手下的队员可都是经历过无数场枪林弹雨的老兵,经验极其丰富,应该不会大意到连脚印都找不到。

这说明对方至少有一名极其厉害的高手!

古老的东方人,总是会时不时的展露出一些神秘的手段……

希曼深吸了一口气,再次举起望远镜企图察找到对方的踪影,心里则在不停的安慰自己,没什么好害怕的,自己这边的人数可是对方的十几倍!

几个炮灰而已,损失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