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银色金属箱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胡将带领的小队队员虽然说笑自然,但心里却早就对郑直升起了浓浓的敬佩,先前郑直出手时那一瞬间起动的极速,甚至留下了残影,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

不过他们眼界开阔,经验丰富,到是并不会太过吃惊。

胡将见自己说如果银色箱子内有重要物品,就要给郑直请功,但郑直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下暗自猜测,难道这位是三大特种部队其中之一里的客卿?

可是,这也太年轻了吧……

就在众人开车驶出开罗城之后,利比亚沙漠内的一个秘密基地内,一个身形高大的白人接起了电话后,放声怒吼,“什么?东西被一个黄皮肤的东方人给抢走了?

难道你们都是猪么?

那么多人,居然打不过一个黄皮肤!还让人家把东西给抢走了?”

电话的另一头,不敢接话,老老实实的挨训。

白人仍然在咆哮,“一群蠢货,早就叫你们小心再小心了,但还是暴露了身份与行踪,我不管,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箱子里的文件给我抢回来,不然你们就去死吧!”

银色箱子里的文件属于最高等机密,根本不可能留有备份,现在被敌方抢走了,就等同于把他们在这里花费了几十年是间所做的实验成果,一朝夺掠,这让秘密基地的负责人如何能够甘心?

而且银色箱子里的文件太过重要,上边得知实验基本成功的消息后,就迫不及待的要拿回国内,也正是因为催促的太急,他才没能妥善的安排好送物品的线路。

如果能迟三天送交物品,他至少可以再召回二十名雇佣兵帮忙押送,并且能妥善的安排好一条送货的线路。

只是上边催的急,他若是不安照要求照办,上边肯定会对他起疑心,到时像他这种莫明在国内失踪的人员来说,下场必然是永久的消失。

“该死的东方人,该死的黄皮肤!”

挂断电话后,弗兰克重重的一拳轰击在了桌面上,咔嚓,四条手臂粗细喷了白漆的圆木桌腿居然承受不住巨力,瞬间折断,而桌面上,更是裂开了如蜘蛛网一般的纹路。

又是一拳砸下,桌面被打出了一个黑洞。

银色箱子里的文件太过重要了,弗兰克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发泄般的打出两拳后,就是迅速拿起电话,接连拨打了出去,直到给在开罗附近的几个小队全部下达了命令后,才一屁股坐回了皮椅上。

一定要把箱子找回来,他下达了死命令!

虽然之所以会出事,与上边催的太急,不听他的劝告有很大原因,但现在真的出了事情,上边肯定会推脱责任,到时找不回东西,他的下场肯定会十分的凄惨。

接到命令后,五六个雇佣兵小队开始疯狂的在开罗城的城内与附近小镇搜索,开罗的警察并不是摆设,立即发现了异常,上报给开罗官员,开罗官员知道那些雇佣兵的身份,思虑的更多,担心万一采取行动会和某个大国发生间隙,便只是命令警察们在暗中跟踪。

只要雇佣兵们没有伤害到本国百姓,就不用管他。

三大特种部队的情报组织打听消息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大功夫,胡将就接到了地鼠的电话。

“胡将,你们斩杀雇佣兵的时候,是不是抢到了一个银色金属箱?”

“你怎么知道的?”

胡将一阵诧异,他们这次的任务是杀人,而不是抢箱子,所以他很是奇怪地鼠怎么知道的消息,难道这个箱子里的东西真的很重要?

地鼠很快给出了答案,“我自然是从开罗的一些官员嘴里知道的,这个世界很少有人能抵挡的住钱财与美色的诱惑,不过那些官员很有可能也会给其他国家的秘密组织透露消息,所以并不值得完全信任。

说罢,那个箱子真的在你们手中么?”

“不错,郑直是顺手拿回来一个箱子,怎么,这个箱子里的东西很重要?”

“开罗的某位官员主动打电话过来卖这个消息,说的很含糊,甚至没有什么实质内容,但一口却要收取20万美元的酬劳,你说箱子里的东西重要不重要?”

胡将闻言一惊,“你的意思是说,还没有打听出来这个箱子里的东西是什么?”

“嗯,我只得到有五六个M国雇佣兵小队在事发后立即进入开罗,在城内与郊区四处搜索你们的踪迹。”

说到这里,地鼠的声音慎重了下来,“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上边就会下达命令让你们把箱子上交,所以你们一定要保护好箱子!

不能有失。”

“没问题!”胡将回答的时候,不自觉的瞄了郑直一眼,有这么一位高手在,保住箱子应该不难。

“那我祝你们好运,记得,要尽快的离开开罗城!”

“好的。”

结束了与地鼠的通话后,胡将让杨智停车,然后把队员们全部集合在一起将银色箱子的重要性解说了一遍,谁也没想到郑直顺手牵羊拿回来的一个箱子居然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都是愣了一下。

郑直也是挠了挠头,“既然这个箱子很重要,那我就暂时放下手里的事情先不离开了,等你们把箱子成功的上交给前来接应的人员后,我再去办我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胡将松了口气,他还真怕郑直会开口离开呢。

在非洲这些小队中,他所带领的这个小队的实力只能算是一般,是没办法抵挡M国五六个雇佣兵小队的搜捕与攻击的。

众人再次上路,不出所料,十分钟后,上边下达了让他们保护好箱子,做好交接准备的命令,并且让他们立即开车赶往地中海沿岸,一个叫做富凯的小城镇,接应人员会在那里交接银色金属箱。

并且下达了严令,不准用任何方法打开箱子观看。

箱子里的物品,也列为了华夏高级机密。

杨智掉转方向盘,更改了方向,王双与何劲驾驶着另外一辆车,紧紧的跟在后边。

天色渐黑,车辆又驶入了一片荒凉地带,众人只能待天黑后,就地扎营休息。

胡将等人在野外住习惯了,背包里有睡袋,也有食物与矿泉水。

杨智甚至在后车厢里的一个包裹里取出来一口大铁锅,庞虎上前帮忙架锅,王双与何劲则很自觉的去四周寻找干柴。

“别见笑,我们这些人长年在野外奔波,速食品与压缩食品吃的太久了,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要每顿都能吃上点热呼呼的饭菜。”胡将笑着解释。

郑直来之前在军营里培训了几个月,能理解队员们的心情,当时他在山林中躲避队员们的围捕时,别说吃热呼呼的饭菜了,就是压缩食品与速食品都没得吃。

只能找一些野菜与野果子填饱肚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