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也算我一个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416章 也算我一个

闻听苏靖轩可以帮自己找到一份月薪不低于五千的工作,周思佳心动了,之前她在工厂里上班每天都要加班,月薪也只有三千出头而已,不低于五千的话都快要翻上一倍了。

“怎么样?”苏靖轩又问。

“那要多久才能联系好工作呢?”周思佳想了想,又开口询问。

苏靖轩大手一挥,豪爽的答道:“最多不超过半个月!”

“哦……”周思佳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好说出口。

郑直坐在一旁瞧的真切,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有的话就说出来,说实话,帮你找份不错的工作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周思佳这才咬了咬牙说道:“离婚的时候,我前夫说都是因为我惹了祸,才弄的我们感情破裂,走到了离婚的地步,所以他把家里的财产全部占了,只给我留了二百块钱。”

“什么?”苏靖轩脸『色』一变,“那个家伙还是不是个男人?居然把错误都推到了你的头上!”

“是啊,我以前也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周思佳一阵苦笑,“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而且我也实在是没有心情与他理论,就全部让法院判给他了。

本来留了车票,打算直接回家的,可要是留在这里,光是住旅馆的话,二百块钱也不够。”

“我帮你找宾馆,吃住都算在我们的头上。”苏靖轩大包大揽,“还有那个混蛋,我也要给他点难忘的教训才行,不然还以为你『性』子软弱好欺负!”

如果放在以前,周思佳是不会同意苏靖轩找丈夫麻烦的,但现在看清楚了前夫的嘴脸,她就不再劝阻了,只是说道:“你是警察,打人不太好吧?要是被人抓住,会不会挨处分?”

“笑话,我苏靖轩打人还会被人抓到?”

苏靖轩嘻嘻一笑,“包管也是用麻袋,但肯定比那些混混们下手黑多了!”

“别,别打出什么『毛』病,不然会给你惹上官司的。”周思佳很是感激面前这个长的阳光帅气,又十分热心帮忙的警官。

“你放心,没事的!”

又在派出所办公大厅聊了一会后,苏靖轩就坐不住了,想要立即带着周思佳去找宾馆,周思佳现在除了拷包里装了几件旧衣服之外,连个皮箱都没有,听话的乖乖跟在后边。

“花心大萝卜!”

等二人走远了,钱多多才一声冷哼。

郑直闻言『揉』了『揉』鼻子,当做没有听见,要说女人缘,自己似乎并不比苏靖轩差,所以他实在是没有资格说苏靖轩花心好『色』。

钱多多注意到郑直有些拘束,噗哧一笑,也没再多说什么,坐到一旁玩电脑去了。

上午十点左右,一个身穿『毛』背心的男子蔫蔫的走了进来,见这位大冬天的穿着『毛』背心往这里跑,都没有件外套,郑直心下一动,迎上去问道:“是不是被打劫了?

事发地点在哪里?”

“嗯。”男子抬头看了郑直一眼后,又低下了脑袋,“我是从彭县那边往这里送货的司机,今天运气不好,在深山里碰到了山匪,不但身上装着的银行卡被抢走了,车上的货也被卸走了一小半。”

又是山匪?

郑直眉头一皱,“不是说山匪们不劫货么?”

“以前是不劫的,但这回我拉的物品比较值钱,全部是高档的化妆品,而那些山匪又开着小车,就给劫了,卸下的那一半货品最少值三十几万呢,这叫我怎么赔呀!”男子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那些劫匪开的什么车?你是在哪里被打劫的?过去多长时间了?”

“开的是一辆白『色』没有挂牌照的小货车,在山里被抢劫的,当时那些山匪怕我立即开车回到城里报警,就把我绑到了深山老林里,已经过去有三天时间了,如果不是我运气好给走了出来,估计已经饿死在山林里边了。”男子的运气还真算不错,回来的时候找到了自己的货车,不然那一车货价值一百多万,说什么也赔不起了。

五天?

郑直用手指轻轻扣着桌面,思索了半晌后,开口道:“深山里有劫匪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之前那些劫匪从来不劫货,而且行踪不定,根本就抓不到,但这次却开车劫了你的货,这就有抓到那些劫匪的可能了!

司机师傅,你愿不愿意留下来,协助我们抓捕劫匪?”

“不好抓吧?”男子抬起了头。

对上男子的眼睛,郑直开口道:“抓肯定是不好抓的,但不能因为不好抓,就不去抓吧?”

“说的好听,以前也没见你们抓过!”男子被劫了货,心中有气,说出来的话就不太好听。

钱多多脸『色』一变,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郑直用眼神阻拦了下来。

郑直本人不以为意,摇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抓过?我告诉你,不但我们警察去抓过,而且上边还曾派出一队特种兵去深山老林里找寻过那些劫匪的踪迹。

但那一大片山林有多大,你也是知道的,别说百来个特种兵,就是几千个人走进去,也是搜索不了多大面积的。”

“还有一点,就是前来报案的司机从来没有一个肯留下协助我们破案!”

男子这次被劫的狠了,咬了咬牙开口道:“那我能帮助你们做些什么?要留在这里多长时间?”

“留多长时间不一定,但最少也得看过几个路段的监控视频,把那辆白『色』的小货车给认出来,再有,就是希望你能给我们留下联系方式,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希望你们陪着我们去一趟你被打劫的地方。”

“好,我答应了!”

男子狠狠的点了点头。

见男子答应了下来,郑直找来一个警员做了笔录,又吩咐一个手下去交警队打声招呼,待会去监控室里查看视频,然后便和男子一同坐着大货车去了交货的地点。

来到交货地点,货主才知道货车被打劫了,一时之间痛心疾首,都快哭了。

郑直见货主没有立即把责任往司机身上推,对此人有了些许好感,便与之商量,先不要让司机赔钱,再延后一个月,说不定那时已经抓到了山匪,司机拿到赔偿,就可以依照损失掉的货物的价值赔钱了。

货主打问了一下郑直的身份,得知道郑直是派出所的副所长,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货主也知道如果现在就『逼』着司机还钱,估计司机只能把大货车卖掉才能还的上了。

之后货主找来搬运工卸货,又清点了一下货物的数量。

这一忙就到了中午十二点,与货主告辞后,郑直请司机吃了顿午饭,然后直奔交警队。

直到下午上班,苏靖轩才得知郑直想要抓捕深山里的劫匪,来到交警队之后,把郑直找到了一边,小声道:“那些劫匪可不好抓啊!不然也不会成为一大顽疾!”

郑直道:“我知道,但不管能不能抓的住,我都想要试一试。”

“好吧。”见郑直打定了主意,苏靖轩拍了拍胸脯,“也算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