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压力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330章 压力

点击终于一百万了,泪奔!!!

~~~

就在侯宝贵离开的时候,两个彪形大汉从约定好的房间里冲了出来,望着出租车渐行渐远,其中一个沉着脸道:“难道瘦猴发现了什么?”

“应该不是。”另一个摇了摇头,“刚才他是接了一个电话,又聊了好长时间才一脸焦急的打车离开的,应该是遇到了什么急事。”

声音落地,二人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出现两个字来,“小红!”

也只有小红,才能让瘦猴放弃五万块的消息费,二人担心夜长梦多,立即上车,朝着瘦猴与小红居住的地方驶来。

开车没多久,一个大汉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按下接听键,就听到了瘦猴的道歉声,“老虎哥,真是不好意思,我女朋友突然喊头疼,我现在必须要回家一趟,找个医生给她瞧瞧。

您看我等一会再过去可不可以?”

瘦猴还是和以前一样,姿态放的很低,而且声音也没什么不对劲,被称为老虎哥的汉子回道:“可以,我们再等你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你还不来,这笔生意就免谈了。”

“好的,没问题,我半个小之内一定到。”瘦猴哪里知道要和他谈生意的两个人正驱车跟在他的后边。

十分钟左右,出租车停在了小区门口,瘦猴飞快的结了账,就朝着自家所在的位置跑去,他心下又是着急,又是疑『惑』,着急小红可能得了急病,或者是毒瘾发作了。

他身上还有一小包白粉,不然还真不敢立即赶回来,不然小红若真的是毒瘾发作,没有白粉,跑来也只是干着急。

疑『惑』的是小红明明喊着全身疼,为什么还说要出门拉客?

几十秒,跑进了自家大门后,他便看到屋内多了三个男子,其中两个,还穿着警服,心中这才明了,不敢担搁,连忙弯下腰道:“周警官,您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不行了,怎么还亲自上门了。”

“你就是侯宝贵?”周严知道破案时间紧迫,所以没有回话,郑直一边打量瘦猴,一边问道。

瘦猴一怔,看了眼周严,这才回答:“是的,我就是侯宝贵。”

“那你刚才干什么去了?”郑直昨天晚上是在酒吧里看到侯宝贵的,当时二人相隔很远,所以侯宝贵不可能认出郑直来。

“这~”瘦猴心下一紧,犹豫不决,那个消息可是值五万块呀,这要说出来,那么眼望着就要到手的五万块就飞了。

“宝贵,你老实交待!”这时小红突然『插』言,并连连给男朋友打眼『色』,她已经看出来了,正在和男朋友交谈的这个警察不简单。

“好吧。”瘦猴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然得罪了警察,他以后就没办法再在这里混了,“我刚才是和人谈生意去了,想要卖给他们一个消息。”

“是在外边看到了胡三的消息吧?”郑直『插』言。

瘦猴吃了一惊,“警官,您怎么知道的?”

“我还知道胡三被人打晕后,已经被沉河溺亡,现在正躺在***局的试验室里呢。”

“啊?胡三死了?”

郑直冷冷的看了一眼张大嘴巴的瘦猴,“如果不是我们来的及时,早一步把你叫了回为,你现在也是一具死尸了!”

此语一出,瘦猴与小红都是吓的渗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个瘦猴,我看你是要钱不要命啊!什么都敢卖!”周严突然破口大骂,瘦猴在这一片混的久了,自然知道溪水市黑道中的情况,胡三是黑社会头目之一,这次进去之后,黑道中自然有人不想他再出来。

有想要顶替胡三位置的,也有想要霸占胡三地盘的。

瘦猴也是猜到了这一点,才会卖看到了胡三的消息,而得到消息的人,只需要打听清楚胡三的落脚点,再给***局打个电话就行了。

因为胡三所犯的罪大多被审问清楚了,所以瘦猴猜测没人会多此一举的杀害胡三,所以再敢去卖消息。

“周警官,我错了。”

瘦猴与小红都慌了,一个道歉,一个求情,“求求您,周警官,救救宝贵吧!”

说着,小红就跪了下来。

周严连忙伸手相扶,朝身后打了个眼『色』,“你们还是求求陈警官,和郑警官吧,他们负责调查这起案件。”

小红与瘦猴连忙又想要给郑直与陈规跪下。

郑直也拦住了二人想要磕头的举动,正要说话,手机却是突然振动了起来,掏出手机,是一个短信,打开后只有一个数字二,他心下一紧,连忙道:“都噤声!别说话了!”

说罢,挥了挥手,示意小红与瘦猴躲到屋子的里边。

然后又对着周严与陈规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周严与陈规会意,点了点头,麻利的从腰间掏出手枪,然后轻手轻脚的一左一右,贴墙靠在了大门的两边。

王虎与钱冠停下车来之后,先是警惕的打量了一会四周,见一切正常,才打开车门朝着瘦猴租住的地方走来,却是没有看到旁边的一个小商店之内,有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们。

暗中之人正是苏靖轩,是郑直打电话找来的,等从瘦猴的嘴里打问清楚情况后,就到了动手抓人的时候了,苏靖轩这个劳力自然不能不用。

王虎与钱冠为了早点完成任务,疾步来到了瘦猴家的门前,大力一推,随即就见面前多了两个黑漆漆的枪口,顿时呆若木鸡,一动也不敢动,片刻后,脸若死灰。

陈规与周严上前,麻利的将二人拷上。

“陈警官,周警官,你们押这二人上车,我带着瘦猴与小红,上另一辆车,我们还有话要询问。”苏靖轩把车也开了过来,不过停放的位轩要远一些,于是陈规与周严开着郑直的黑『色』宝马,押着王虎与钱冠。

苏靖轩则开着车,郑直坐在副驾驶座,带上了瘦猴与小红,原本这起案件不关小红什么事情的,但现在王虎与钱冠已经被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所以她也必须离开。

在车上,郑直就立即询问,在小车开到***局大门的时候,问清楚了大致的情况。

陈蓉接了郑直的电话,亲自迎到了***局的大门口,“郑直,瘦猴都说了些什么?”

“他说见到胡三的时候,看到溪水市另一个叫做柴宾的人与胡三走在一起,当时胡三正要上车,他还把小车的车号给记了下来。”郑直知道时间紧迫,从副驾驶座的位置上跳了下来,回道。

“好!我们立即抓捕柴宾。”

陈蓉等郑直来到近前,并肩与之朝着***局大院走去,等陈规与周严把王虎钱冠关好后,又把周严找了过来,问道:“周严,你认识一个叫做柴宾的混混么?

还有,刚刚被抓住的那两个人,你以前有没有见过?”

“我认得柴宾,这个人不是混混是个商人,经常出入一些酒吧,歌舞厅,与很多黑社会头目熟悉,所以瘦猴才认得他。”周严答道:“刚刚抓住的那两个人我也认得,一个叫王虎,一个叫钱冠,他们是梁柱的手下,我以前也听人说这两个人心狠手辣,经常替梁柱除去一些对手,但碍于没有证据,所有没办法抓捕。”

“好,多亏了有你在!帮了我的大忙。”陈蓉对着周严点了点头,“你放心,等案件破了,我一定请上边给你记上一大功!”

“多谢陈队长。”

周严也没有推辞,记了功,更容易升迁。

“周严,你是溪水市***局的老刑警了,你有没有合适的人推荐给我?”陈蓉慎重的说道:“你也知道我刚来这里,没有心腹手下,而这件案子又牵扯甚大,不光是当地的商人,黑社会,甚至连警局都有内鬼,所以接下来的功作,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不然抓不到人,就前功尽弃了!”

“有……”周严已经在这里工作好几年了,一直没有得到升迁,此时见到如此能向陈蓉这个新任大队长表忠心的大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将自己的几个好朋友一一说出,并且分析了一下专案组中可以信的过的人。

这下陈蓉心中有了底,不再担心无人可用了。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抓捕柴宾,还有溪水市黑社会头目之一的梁柱,这二人一个与逃出来的胡三有过接触,另一个,则派来王虎与钱冠灭口,应该都知道些什么。

把周严介绍的警员全部找来,并且收了他们的手机,陈蓉亲自带队,与郑直带着的几个警员兵分两路,直接闯入柴宾的公司,还有梁柱的家中,抓捕工作非常的顺利,但等回到***局里被人看到后,便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不管是柴宾,还是梁柱,都是溪水市颇有分量的人。

而陈蓉带着警员突审二人的时候,黄长生副局长的电话也快被人给打爆了,多数是给柴宾与梁柱说好话的,甚至还有一些他不敢得罪的人,一时之间觉得肩膀上的压力骤增。

又挂掉了一个电话后,黄长生拨通了陈蓉的手机,“喂,是陈队长么?你那边审讯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实质『性』的突破?”

“还没有。”

“什么?还没有?陈队长,这样可不行啊!你知道我现在顶着多么大的压力么?”黄长生拿着手帕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我告诉你,我最多能给你争取八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还是问不出来,我就要换人了!”

“知道了。”

挂断手机后,陈蓉深吸了口气,再次走进了审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