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点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291章 点拨

过了一会,头上扎了个马尾辫的钱多多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此时郑直也给苏靖轩四人安顿好了,二人打开客房的屋门,踏步走了出去,“呆子,我来给你讲讲使用暗器的窍门吧。”

在过道中,朝着楼梯的方向走了几步后,钱多多觉得太沉默了有些不舒服,便主动的没话找话。

郑直连忙点头,认真的听了起来。

二人刚刚来到一楼大厅,就见何听雨快步走了进来,郑直的眼睛就是骤然一亮。

何听雨的身材本来就非常『性』感,今天又刻意穿了件紧身t恤,与贴身的七分裤,把她前突后翘的身材给完美的勾勒了出来,脚下穿着白『色』的皮凉鞋,没有套丝袜,十根莹莹如玉的脚趾有顺的排列在一起。

还有就是七分裤的下摆刚刚超过膝盖,『露』出了一双美白诱人的小腿,让人忍不住的连连打量。

钱多多见何听雨一来,郑直就不再听自己讲解暗器的使用方法了,抬腿就又踢了郑直一脚,然后主动上前,挽住了何听雨的胳膊肘儿,“听雨姐姐,咱们走,不理他。”

郑直又被踢了个趔趧,更加的莫名其妙。

何听雨也是一脸疑『惑』,她这么快赶过来,本是想要多和郑直在一起聊聊的,不过却也不能拂了钱多多的意,便附身到钱多多的耳畔,小声问道:“多多,他欺负你了?”

不知为何,一听到欺负二字,钱多多便是想起了先前在派出所办公室的时候,郑直抱着自己小脚抚『摸』的场景,俏脸一红,心下一阵慌『乱』,“哪有,他敢欺负我,我就把他打进医院。

让他和刘浩住在一个病房。”

“那你踢他干嘛?”何听雨追问。

“没,没干嘛,就是想要踢他。”钱多多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索『性』不讲理了。

何听雨闻言一阵纳闷,不过她也知道钱多多有时候喜欢耍小『性』子,所以便不再多说什么了,二女走出众乐宾馆后,又找了一个话题,不一会就有说有笑了起来。

郑直被踢的莫名其妙,只是挠了挠头,想着找机会问一问钱多多,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三人来到众乐宾馆旁边的餐厅,要了间包房,刚刚把菜食点好,程兵就带着一阵酒气随着一名女服务员来到了包厢。

“何***您好。”程兵不敢怠慢,刚刚进来,就主动与何听雨打招呼。

何听雨并没有站起来,只是含笑对着程兵点了点头,“这也不是什么正式场合,你不用这么客气,有话咱们坐下聊吧。”

“好的。”

程兵坐下后,才又和郑直与钱多多打了声招呼。

“程队长,刘国涛想要怎么给我使绊子?”郑直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笑眯眯的问道。

程兵既然想要傍上何家,自然不会隐瞒,把刘国涛,田更生,还有他先前在办公室里商量的过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然后又道:“郑直,刘局长这回是发大火了,并且田副局长也下定决心要你好看,你以后做事一定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犯什么错误,不然被刘国涛借题发挥的话,一丁点小错也可以说成是大错。”

郑直刚要接口,但却被何听雨抢先。

只见何听雨的俏脸陡然转寒,冷冰冰的说道:“只不过是两条小鱼小虾而已,能翻出多大的浪花?他们若是敢不识好歹,就算他刘国涛有点背景,我也一样可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原本程兵是想要故意提醒,向郑直与何听雨示好的,闻言心下一凛,他以前也或多或少的听刘国涛念叨过,说何家的势力遍布整个江淅省,非常庞大,并且刘国涛在说话间,还带着一丝忌惮。

可见老刘家是比不得何家势大的。

不过心下一紧过后,程兵又是一喜,之前他与何听雨见过几次面,但何听雨都是客客气气的,明显是把他当作外人,现在何听雨有了客气微笑之外的其他表情,虽然是寒着脸,但也说明有了一丝接纳他加入自己这个圈子里的意思。

这般想着,他的神『色』立即变的恭敬起来。

如果只是普通的朋友,说说笑笑,打打闹闹,都没有什么,但如果真的要傍何家这棵大树,那他程兵就得守自己的‘本份!’。

何听雨的目光一直放在程兵的身上,见到他的表现,双眼中闪过一丝赞许,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有能力的人,但却没有几个能经的起社会的磨砺,几年,或者是十几年后,有的变成了普通人,有的愤世嫉俗,有的心灰意冷,有的坠入了罪恶的深渊。

只有极少数人,被磨平了棱角,学会了圆滑,却不失本『色』。

而这个程兵,显然是那极少数人中的一个。

何听雨冷不丁的问道:“程兵,你一直跟在田更生的后边,以前就没有向刘国涛示过好么?”

“有,不过他佯装没有听懂。”程兵并不敢隐瞒,实话实说。

“哦?那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不知道。”

程兵刚刚苦头的摇了摇头,就见何听雨突然坐直了身体,一股子上位者的气息就是猛然散发了出来,让在坐的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这时何听雨才道:“原因很简单,以他刘国涛的能力,无法真正的掌控你!

程兵,你如果真的想要与何家结交,就得把眼界放开,不要小家子气的只是拘泥在一个小小的李县。

我何听雨虽然没有多大的能耐,但却也不好意思给家中长辈推荐一个只能坐上李县***局局长的小人物。

你听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程兵没有想到何听雨会说的如此直白,吃了一惊,但随即就是一阵狂喜与不自信,何听雨这番话中拉拢的意思太明显了,的确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不过激动归激动,他又不晓得自己能不能达到何听雨的要求。

“我的眼界是很狭窄,不过我会努力去学。”沉默了半晌,他才开口答道。

原本他以为这样回答肯定会让何听雨失望,却不想坐在对面的何家大小姐却是赞许的点了点头,“踏踏实实,脚踏实地,没有找借口,也没有用些华丽的词藻描绘自己的将来的理想。

不错,真的很不错!

程兵,在政坛中,优越的出身的确对仕途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出身官家,会有良好的家教,眼界也会比普通人宽无数倍,再有一点,便是长辈的言传身教,可以给晚辈们传授很多极其有用的经验。

不过这些外在因素终只是辅助,让官家子弟的起步高于常人,而要想真正的出人头地,一鸣惊人,爬到中央高位,却还是要看自身的天赋。

学习二字听来简单,但却是最难能可贵的优点!”

说到这里,何听雨的语气顿了顿,又道:“人这辈子,就怕不学习,因为不学习,就无法进步。

打个比方,有人上小学的时候很优秀,但到了初中不再学习,那么他这辈子就只能是放在小学生中才可以看到闪光点;同理,上了初中,不再学习,就只能把他放在初中生中看到优点。

再到高中,大学,也是同样的道理,但别说是小学初中,就是从大学出来,如果不再学习的话,都是无法在社会中打拼出一个较高身份地位的。

所以擅于学习同事,朋友,甚至是敌人身上的优点的人,才终能一步步走向成功。”

“嗯,雨姐说的很有道理。”郑直也在仔细的听,闻言点头附和。

程兵则不压抑不住心头的激动,“请何小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他用上了您这个敬语,即是感谢何听雨向家中长辈的举荐,又是佩服何听雨点拔。

从今以后,他见到谁都不会自卑了!

和你比,也许现在我只是小学生,中学生,或者高中生的水平,但我不并不害怕,因为我可以努力的学习,最终将你赶超过去!此时的程兵,徒然自信了讲多。

“嗯,我今天晚上就会给我爷爷打个电话,不过你也得做好准备,最好是回到家上网去查一查那些伟人的资料,会对你有帮助的。”何听雨并不觉得程兵此时还显得有些稚气,就不满意,反之也正是因为程兵的身上还有很多缺陷,她才可以利用点拔的机会,施恩于他。

这样一来,程兵对于何家的忠心,会更加牢固一些。

接下来众人谈笑生风,气氛非常和睦,一直坐到晚上十点钟,程兵才依依不舍的告辞,之前他还真的以为何听雨只是仗着良好的出身,才能年纪轻轻的爬上高位。

但经过今天的一番交谈,他才知道自己当真是坐井观天。

送走了程兵,三人走向了众乐宾馆,钱多多挽着何听雨的胳膊肘儿唧唧喳喳的说着什么,把郑直给孤零零的扔到了一边,不过郑直并不在意,因为他也在认真的思索着何听雨先前讲的那些大道理。

直到来到宾馆二楼的过道,他才回过神来,问道:“雨姐,你今天晚上在哪里休息?别回***局了吧。”

“哦。”

不知怎的,何听雨的俏脸就是浮起了一抹红晕。

郑直见状,双眼一亮。

钱多多自然也发现了异常,柳眉蹙起。

“那好,就再开一间客房,你今天晚上也住在这里,走,先去我的房间,我们再聊一聊工作的事宜。”说着,郑直也不管钱多多一脸怀疑,就拉起何听雨的小手,快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何听雨没有挣扎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