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海边规划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虽是初次见面,方晟一眼便看出高晋是实在人,也难怪,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牧雨秋交的朋友能差到哪儿去?

这些日子高晋已跑遍几千亩盐碱地每个垄头,对海边气候、气温、湿度、土壤等情况了如指掌。

为明年开春顺利播种,高晋采取深耕、碎土、起畦三步曲。因为西瓜根系发达,分布又深又广,因此第一年必须深耕。

“根据中科院专家指导,瓜田深度宜33.3厘米左右,耕后不耙碎土,让土壤充分熟化,等到开春种瓜前再充分耙至碎土,做成1.7米宽、20厘米高的畦,挖穴距50厘米,把细碎花生麸和优质土杂肥放进穴里,用细土拌匀;基肥一定要施足,平均每亩施花生麸40公斤,土杂肥2500公斤左右。”

谈到西瓜种植,高晋如数家珍、神采飞扬。

方晟笑道:“到底什么内在驱动,让一个习惯大进大出的煤商变成一个种瓜专家?”

“可能是骨子深处对实业的热爱吧,夹着皮包倒进倒出的煤炭生意收益虽然高,总让人不踏实,唯恐哪个环节出了纰漏全都栽进去,类似惨痛教训不单我,雨秋他们都遇到过。所以沉下心来搞种植、办实体,心里才定当。”

“中国说到底是农业大国,工业化固然重要,但利用好土地资源,在农业精细化和深耕方面做文章,将来前景光明,”方晟指着广阔的滩涂说,“润庄日照好,土壤条件适宜,运输便利,将来搞个几万亩进行欧美农庄式管理、机械化种植,利润不比做煤炭差!”

高晋连连点头:“方书记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最近我已订购了一大批机械化设备,包括开沟培土机、封垄机、除草机、洒水机、施肥机等等,下周有京都专家到田头铺设网线,将来实现24小时电脑控制大棚的温度湿度,以及全方位监控并以红外线灭杀飞虫等技术。头一批西瓜我不打算赚钱,重在摸索一套成熟的管理流程和种植技术,形成严格规范的操作模式后,可以稳定地赚钱,赚放心钱,不管我在不在这儿看着都能赚钱。”

方晟越听越惊喜,对易容方说:“快记下来,明年初记得到这边看看,或许能搞一个科学示范田出来。”

“等到成气候了,我肯定主动邀请方书记。”高晋笑道。

一行人边走边谈,边谈边看,不知不觉来到村子东南尽头。高晋说目前有个麻烦就是县级公路太窄、路面质量也差,大型农用机械、工程车等进来时容易造成塞车,对路面破坏也很严重。

方晟立即指示苏若彤与滩涂开发领导小组联系,要求润庄县尽快启动通向海边的省级公路,并加入市区两条高架的“毛细血管”行列。

“将来清甜可口的西瓜上市后,首先通过四通八达的高架输送到润泽各个角落,让我们润泽老百姓大饱口福,然后才批量外销,”方晟道,“这条省级公路不单为西瓜服务,西瓜产生的效益远远不够公路投入,而是要通过这条路把更多企业引进来,在海边形成上规模的农业产业链——种植农产品的根本目的不是运出去销售,而是深度加工后成品销售,从原料基地孵化成生产基地、加工基地,这才是农业走向工业化的途径!”

“是的,农业产业链!”

高晋非常惊讶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

虽然之前从牧雨秋、徐靖遥等人嘴里经常听到这个名字,通常充满钦佩和崇拜,高晋总觉得言过其实。

以他对官员的认知,不可能有年纪这么轻却达到这样高度的人。

但通过与方晟短暂的交谈,强烈感受到市委书记反应敏锐、思维具有很强的发散性,举手投足看得出是想做大事、能做大事的领导干部。

谈得兴起,高晋拉着方晟竟然走了七八公里,他俩没觉得怎样,苏若彤在海边风风火火三年也无所谓,把平时缺乏锻炼的易容方累得半死。

走到盐碱地最边缘,高晋又提到等西瓜产业走上规模化后,在稍远点的地方兴建加工厂、鲜果批发市场等,呼应了方晟刚才所说的农业产业链。

先谋而后动,又一个不弱于牧雨秋的商业人才!

“除了不安全感,还有什么因素让你大老远跑到润泽?”方晟又问,对这位煤商愈发好奇。

高晋想了会儿,道:“雨秋他们转战双江这些年,我在晋西并没有做什么生意,而是逐步、缓慢地收拢和变卖——有个煤矿产权纠纷缠在手里,官司一打就是六七年,也真是逼于无奈啊。对煤炭生意,国际环境和国内环境都很不利,罗福斯二十条和狮城协议中有对资源业的规定,要求国家取消进口优质煤的限制,远的不说,单把朝鲜、蒙古、澳洲等国的优质煤放个口子,晋西煤矿要倒三分之一!”

方晟很震惊:“情况这么糟糕?”

“低水平勘探、低技术作业、低效和无序管理,一切为了钱,这就是当前晋西众多中小煤矿的缩影。矿难时有发生,伤亡也是家常便饭,出了事就花钱摆平,反正与巨额安全技改费用相比简直九牛一毛,所有人都在赌概率……”

“早在十年前就开始清理整顿中小煤矿了!”

“就是我说的产权问题,纠缠不休很麻烦,还有就是山高皇帝远,躲在大山深处、偏远地区的小矿在地方势力保护下,检查时关掉,人一走照常开工,缺乏有效的监管。”

“原来这样啊……”

方晟暗想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宋仁槿这个省长日子也不好过。

两人原想步行回村,眼看天快黑透了,易容方完全撑不住,便坐上小丁的车。

当晚,高晋的生活习惯很有意思,不喝酒,不吃荤菜,一碗粗粮粥加一小碟酱黄瓜。

新任村支书存心巴结,端来了六七个热气腾腾的硬菜,有鱼有肉,方晟笑道都拿走吧,我陪高总健康饮食。

苏若彤显然为了保持身材,连粥都不肯吃,捧着一杯牛奶坐在小丁旁边。

高晋说素食的习惯保持二十年了,在晋西不管场合都是如此,也没象别人所说影响做生意,生意场上本来就应该相互尊重。

方晟点点头说高总一语中的,其实很多理由都是借口,比如说应酬啊没办法啊,不喝人家不高兴啊什么的,说到底是你自己想喝而已。

一顿晚饭五分钟就吃完了,干脆利落。

晚上小丁到村子四周安装临时监控,苏若彤到以前住的屋子打扫收拾,方晟和高晋又兴致勃勃在村里边走边谈,直聊到晚上十点多钟。

高晋还习惯早睡,回到房间很快熄了灯。

方晟却睡不着。

今天与高晋一席谈话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对于润泽经济,对于国家宏观经济形势的分析,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对了,他脑子里跳出伟人的战略:农村包围城市!

在润泽这样的地区,城市中心地带分布着大片明清建筑,这也不能碰,那也不能碰,想拆条路都阻力重重。

如果采取四面开花的策略呢?润庄县滩涂开发就是典型例子,在广茂无垠的海滩上,尤如画家的画笔可以随意涂抹,能容纳多少产业园、多少企业?!

工业方面强煞了顶多达到轩城的发展水平,但农业的潜力是无穷的!

方晟越想越兴奋,披衣穿过院子,信步来到村子东南侧一个鱼塘边,皎洁的月光下水面波光粼粼,伴随着阵阵青草香,别有一番情致。

“方书记……”

鱼塘有个人影站起来,一看正是苏若彤。

她换了身鹅蛋黄色碎花裙子,不长不短正好盖住膝盖,长发披肩,晚风吹过传来阵阵少女特有的香馨。

周小容?!

霎时方晟有点晕,定定神笑道:“故地重游,激动得睡不着啊?”

苏若彤温婉地笑道:“刚才我还在想,人生际遇多少奇妙,如果不是碰到方书记,大概我还在海港村工作,海港村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子,大片滩涂还是无人理会。”

“那也不见得,”方晟走过去与她并肩坐到塘边,“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对于当年做大学生村官的我,对于你,都是如此。”

“纵使这样还是错过一些人,一些事,三年啊,对于女孩子来说是最宝贵的青春,”苏若彤说话很坦诚,“因为信息不畅,我失去了好几次考公务员、事业单位的机会;因为交通不便,我失去了男朋友……”

“大学里谈的?”

“嗯,他在临州某个国企工作,朝九晚五,工作压力又不大,不要太舒服,所以从他到他家庭都不能接受我的状况,也没耐心等。”

方晟深深叹了口气:“很现实的问题,不能全怪他。”

听出市委书记话里的萧瑟之意,苏若彤试探道:“方书记也有过失去的经历?”

这话换官场中人无论如何问不出口,也不能问,苏若彤到底涉世不深,又是小女孩脾性,根本不权衡后果就脱口问了。

“不能不说,选择成为大学生村官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改变了身边的人和事,包括爱情。”

“噢,我大胆猜测一句,您在大学阶段也有女朋友,然后也因为交通啊信息啊人生方向啊什么,分手了?”

方晟忍不住偏过头看苏若彤,月光下她俏美如玉的脸庞分外素净无瑕,灵动而跳跃的眼神,微微撅着的樱桃小口,活脱脱正是沉思中的周小容!

【作者***】:紧急通知:断更随时可能发生,为及时发布和沟通续篇等消息,请书友们尽快加微信号:jimes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