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专业诱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耿哥沿着悬崖来回搜查时,叶韵借助呼啸的山风掩护攀着干藤紧贴悬崖边缘,目不转睛注视他一举一动。

耿哥翻身下软梯后,叶韵又等了两分钟才把方晟拖上来。

“想好下一步怎么办?”叶韵问。

她两小时内跑遍一指岭,感觉不可能藏那儿随即来到杨树峰,看到猿猴难飞的山势当即判断有问题,之后花了近一小时才找到软梯,还险些被耿哥发现。

此时叶韵又累又渴,又不熟悉地形,只能靠方晟的判断。

方晟匆匆钻进内洞将枪支弹药抱出来一咕脑扔下悬崖,拍拍手说:“先断他的后路,走!”

“他会不会躲在下面守株待兔?”叶韵问。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我们必须赌!他若相信我们已逃下去了,想必沿着原路一个劲地向前追,追出两三公里左右才会悟出上当,折回来找我们算账,”方晟道,“上山时我偶然发现半山腰有道很窄的山道通往后山,不妨冒险试试,反正胜过在山顶如砧板之肉。”

“OK。”

降至半山腰时,远处传来汽车引擎声,应该是耿哥发现中计气急败坏回来了!

“通道在哪儿?”叶韵四下张望并未发现,心里略有些惊慌。

“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他安慰道,然而上山和下山的视角不同,窄道又隐藏在密密匝匝的枯藤枝蔓间,紧张万分间竟找不到了。

耿哥急速抵达山脚下,雪亮的车灯撕开夜空,照亮两人在软梯上的身影,他狞笑一声跃下车,嘴里衔着枪双手交替往上爬,半分钟便上升几十米。

叶韵问:“怎么办,要不要先爬上去居高临下跟他斗?”

“再等等……”

方晟虽额头渗出冷汗却不肯放弃,目光紧紧盯着身边每一寸地方,再往下降了七八米,陡地眼睛一亮,发现那条救命的窄道,随即轻轻一荡站了上去。此时耿哥已爬到离两人不到六十米,连开两枪意欲恫吓阻止,子弹“嗖”地打断叶韵手里枯藤,她尖叫一声双手脱力,身体急坠而下!

方晟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手臂,巨大的冲力也将他向前拖了半步,亏得左手勾住枯藤才稳住,避免两人坠崖身亡的惨剧。

饶是如此,叶韵还没摆脱危境,只有单臂勾在方晟手臂上,整个身子悬在半空晃来晃去。

亏得叶韵久经沙场,屡次遇险,换普通女孩这种情况下吓都吓晕了。

窄道极其狭窄,必须侧着身体才能站稳,这样的角度使方晟使不开力气,只能靠蛮劲拚命将她往上拽。

方晟的身板哪有那么大力气,涨红脸也拖不动半分。车灯照耀下耿哥正咬牙切齿向上攀爬,离两人越来越近。

“放下我,你赶紧……走……”

方晟一昧摇头不放弃努力,冒险将脚往悬崖边上挪,以最大限度形成发力的角度。

“砰”,耿哥又开了一枪,打在方晟头顶上方,碎石屑扑簇簇直往下落。

再拖下去两人势必要被活捉!

紧急关头叶韵娇喝道:“挺住!”

小蛮腰陡地发力向上一甩,右腿刻不容缓间勾住藤蔓,双手用力抱住方晟腰际!

“呼”,两人重重靠在石壁上,看着黑不见底的悬崖均松了口气,也惊出一身冷汗。耿哥见他们脱困更是加快上攀频率,双方只剩下二十多米距离。

“走!”

叶韵在前面贴着石壁一步步往里面挪,心中暗佑前面千万不能是绝路,否则今天肯定丧命于此。细雨濛濛,脚下湿滑难行,稍不留神就会失足坠崖,所幸凌晨最黑暗的时段已过去,远方天边露出淡淡晨光。方晟觉得今夜是平生最艰苦最危险的时刻,远比当年顺坝矿洞还要艰难,手心始终捏着一把汗,叶韵紧紧拉住他衣角,不停地打着寒战。

绕过山角,还好,前面是狭得只容侧身通过的缝隙。不是无路可走就行,两人精神大振,依次穿过。

雨越下越大,山风在山谷里肆虐呼号,两人浑身湿透,经风一吹冰冷的寒意直凉到骨头深处,方晟喘息说太累了,必须找个地方歇息。叶韵环视四周想觅处干燥地方,无意间感觉右后侧有动静,当即起了惕意,低喝道:“快跑!”

跑出四五步,“砰砰”两枪打在两人刚才站立的地方。

好险,又捡回一条命。方晟暗暗庆幸。

耿哥见行迹已露,索性放开来大步追赶,叫嚣道:“凭你们俩逃不过我的手心!再不投降男的剥皮生剐,女的先奸后杀!还不停住?”

两人根本不理睬,闷声一个劲往前跑。雨很快蔓延成瓢泼大雨,银山的秋天很少下这么大雨,山地湿滑泥泞,煞是难行,三个人在雨里、地上、草丛中跌打滚爬狼狈不堪,但追逐仍在进行中。

黑压压的乌云遮去晨光,山间黑到极点,雨点打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方晟和叶韵又累又倦,仿佛濒临绝境的困兽慌不择路,加之耿哥在后面撵得紧,愈跑愈慌,跑了三四里后叶韵脚下一空,身体如巨石般坠下去!

糟糕,坠崖了!

叶韵最大幅度张开四肢,拚命攀抓身体周围能抓到的树林、藤蔓、野草,以便尽可能减轻坠崖后的冲击。

“哗啦啦”,她落在一棵大树上,身体将厚厚实实的树枝和枯叶向下带了一大片,“卟嗵”摔落在地!

幸好地面覆盖着密密匝匝的野草枯藤,被雨水一泡更加松软,多少起到垫护的作用,即便如此还是摔了个七晕八素满眼金星,浑身散了架一般,半天动弹不得。

只隔了两三秒又是一声巨响,方晟如炮弹般坠落到离她半米的草丛里。

“啊——”

他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叶韵不顾疼痛蹿过去一把将他抱起,用尽仅存的力气连滚带爬躲进悬崖下沿凹处。过了几分钟,“嘭嘭嘭嘭”几块石头从天而降,正好打在两人刚刚坠崖的地方,紧接着乱木、碎石“轰隆隆”滚下,谷底一阵摇晃。

“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耿哥站在悬崖边恶狠狠骂道,以他的判断,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不死也得重伤,加上十多块石头、乱木打击,两人应该变成一团肉酱。

然而肉酱骗不来鱼小婷!

要让她相信方晟在自己手里并且活着,必须得有信物,譬如头发、手指、衣服之类,这有点麻烦。

耿哥抑住立即到悬崖谷底搜索的冲动:夜黑、雨大、风急,情况不明,那个女人上回交过手,有两下子。万一她还活着,自己反而陷入被动,毕竟子弹不多了……

赏金猎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没有之一,能安危活到现在靠的不是枪法、拳脚、敏捷善变,而是足够谨慎。

哪怕有百分之一危险,耿哥都不会贸然行事,宁可继续等更好的机会。

短短瞬间他作出两个决定:一是撤掉软梯,切掉上下联系;

二是返回峰顶山洞充分弹药、食物和水,好好睡一觉,明早收拾这对狗男女!

山谷下,听到耿哥远去的脚步声,方晟长长吁了口气,这才感觉到怀里的叶韵全身发烫,俏丽的脸庞象喝醉酒似的红通通一片。

“我冷……”

她仿佛陷入半昏迷状态,喃喃呓语道。

发高烧了!

叶韵连日奔波苦战,四方宾馆遭遇伏击多处负伤,还未痊愈便回鄞峡投入农副产品收购大战。昨天傍晚以高速行军搜索一指岭,再赶到杨树峰,体力消耗殆尽,状态差到极点。

刚才在冷风凄雨中跌打滚爬,人非机器,终究有抗不住的时候。

方晟小心翼翼将她倚在石壁上,拿手帕接了些雨水,拧干了一点点滴到她嘴里,再把手帕淋湿了摊到她额头上物理降温。

“我……冷……抱紧我……”

她身体不停地颤抖,方晟悟出两人衣服都淋湿了,稍有山风就遍体生寒,遂将她衣服尽褪,只剩下内裤和胸罩,然后犹豫片刻也脱掉自己的衣裤晾到一边。

贴着他冰凉的身躯,她似乎舒服许多,手脚却箍得更紧,宛若雪白滑溜的长蛇将他缠得几乎窒息。软香温玉在怀,方晟尽管已疲乏劳累至极点,身下却不听话地蠢蠢欲动,双手不由自主在她**上游动。

女人的身体是很敏感的,哪怕在极度虚弱的时候,她勉强睁开眼抵着他额头问:“方晟,喜欢我吗?”

“喜欢……但……”

“喜欢就行,”她欣慰地笑了笑,“那你尽情喜欢吧,我愿意……”

同样是“喜欢”,含义却有天壤之别,方晟打了个激灵,连忙说:“不,不能这样……”

“你总是拒绝,哪怕在命悬一线的时候?”

方晟不由想起当年和白翎惨遭追杀,逃入护堤林以为不久告别人世的一幕,辩解道:“叶韵你听我说……”

“忘了赵尧尧,忘了白翎,忘了你所有女人,此刻怀里只有我,我是叶韵……”

她说着,脸庞格外娇媚柔嫩,每个毛孔都散发出迷人的气息,她纤细柔长的手慢慢移过他胸膛一路下滑,同时舌尖舔在他耳际,发出昵喃诱人的低吟声……

这不是成熟女人动情的本能,而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女特工的色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