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四美齐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晚上五点五十分,樊红雨从基层赶回来直接到酒店,见了白翎很亲热地拥抱,跟方晟却只轻轻握了下手,简单询问于正华和艾夏的情况后,就跟白翎并肩而坐聊起了孩子。

六点整,徐璃准时抵达酒店。

副申长到底有副申长的架子,何况徐璃天生性子冷淡,浅浅与白翎握手后其他人都免了。

“人齐了?开席!”

徐璃简洁地吩咐道,当仁不让坐到主人位置,示意方晟和白翎一左一右分坐,樊红雨陪同白翎,于正华陪同方晟,艾夏则坐到下首。

考虑影响,于正华特意关照服务员不必在包厢服务,菜传到门口自己拿。

见大家都坐下,艾夏张罗着开酒——自然是15年陈酿五粮液,都从于道明那儿拿的。

“今儿个我是东道主,喝酒都听我安排,各位没意见吧?”徐璃气场很足,“小艾先给白局满上,然后依次是方书记、红雨厅长,你和正华年纪轻少喝点,但第一壶要斟满,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白翎假意笑道:“是啊,小艾少喝点,以后生孩子前都不能喝。”

方晟和樊红雨都不说话,一个不便说,一个不敢说;于正华和艾夏则是说不上话,在座的都是正厅以上领导,而且……气氛颇为诡谲,令他俩总觉得不自在。

酒壶都斟满,徐璃率先端着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白局、方书记都是过去在双江工作的老朋友、老同事,难得来到穷山恶水的白山,是缘分,也是机会,今晚在这儿我代表白山人民对二位的到来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先干为敬!”

说着“咕嘟”,满满一壶一饮而尽!

这就干上了?!

方晟大惊,于正华、艾夏也相顾骇然,唯有白翎和樊红雨都有心理准备,当下嘴角含着笑均徐徐喝掉。

“小艾监督各位喝掉然后满上。”徐璃命令道。

方晟赶紧接道:“先吃菜,垫垫肚子再喝酒。”

“尝尝白吉山区特色——黑蒴菜,有疏通血管、活血化脂的功效。”樊红雨介绍道。

第二壶加满,徐璃抬腕又准备说话,方晟抢先半拍道:

“主人说完话了,我代表客人讲两句。今天和白局一起来白吉,除了办了点小事外,主要是代表正华和小艾表示感谢,哎——都是老朋友,感谢的话说得太多就见外了,我们和谐喝酒,拿小杯敬下徐申长,专题感谢,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徐璃也不为难他,小酒杯轻轻一碰就算过去了。

利用这个空隙白翎给于正华和艾夏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端着酒壶一起来到徐璃身边,表达“真诚的感谢”。

徐璃一瞅不乐意了,淡淡地说:“红雨厅长,咱白山的同志也要行动起来,不能被动啊。”

樊红雨反应何等之快,立即说:“我正准备跟邻居喝呢,白局,邻居好赛金宝,搞一个?”

白翎清楚她的酒量,又非今晚重点,怎会硬扛,笑道:“和谐,大家都和谐,喝一半吧。”

“半心半意哪行?”徐璃说着跟还站在旁边的于正华、艾夏碰了碰酒壶,“我做个示范!”

又一饮而尽!

这下子几个人都躲不掉了,硬着头皮都喝下去。

艾夏,平时大小场合全是喝饮料的,头一回喝白酒就连干两壶,回座位时已摇摇晃晃脚底发飘。

于正华虽然好点,但平时也就四两酒量,这会儿热菜还没吃已到了顶,也是气血翻腾,两眼发黑,兀自撑着斟酒,边倒边洒不知浪费了多少。

此时反倒是方晟喝得最少,其他人都是实实在在两壶。

“吃菜,大家吃菜。”方晟忙不迭招呼道,心里暗暗发愁。

徐璃擅长喝快酒,稳得住些;樊红雨提前垫了底有备而来,状态还算好;白翎酒量大却绷不住连续两下子,脸色微白。

不过剑拔弩张的气氛倒是缓了下来。

接连上了两道热菜,都是山里特色美味,樊红雨边吃边介绍,方晟等人假装饶有兴趣地聆听。

徐璃暗暗瞟了白翎一眼,心想再有一壶就能当场击倒她!

白翎也在想,等姑奶奶缓过气来,非把你放倒不可!

樊红雨则想,过会儿我倡议四位女同胞喝一壶,不知会倒下几个,嘻嘻……

方晟感觉到席间杀气又开始凝聚,而艾夏已两眼失神处于神游状态,暗自叹息,平时聪明才智不知跑哪儿去了,竟想不出任何对策。

这时于正华的手机响了,他一看面露喜色,匆匆起身边接电话边说:

“是的,2808包厢,我到外面接你……”

“还有谁?”

徐璃、白翎等人同时问,方晟摇摇头不知道,再看艾夏,她迷迷糊糊说:

“不知道……没听正华说啊……”

她们心里均想喝成这付狼狈样,被外人看到了怎么得了?这个于正华真是太唐突了!

小范围晚宴怎能惊动外面的人,谁也不行啊。

包厢门又开了,于正华陪着一位……

“啊,尧尧!”

方晟差点跳起来!

不单是他,徐璃、白翎、樊红雨都吃惊地站起来,艾夏一个激灵倒清醒了,上前亲亲热热叫道:

“嫂子!”

瞬时方晟明白了:赵尧尧在京都参加活动后,出于某个原因没回伦敦,正好于正华悄悄打电话请她过来。

赵尧尧很可能听说有白翎,有徐璃,加之本来就与方晟有在轩城相聚的约定,特意赶了过来……

难怪于正华吞吞吐吐问能不能晚些开席,可能赵尧尧叮嘱他事先不要声张。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来的话,这顿饭就吃不成了。

有时赵尧尧就有股不动声色的厉害。

包括徐璃在内都要给赵尧尧让位,赵尧尧却坐到于正华位子也就是方晟旁边,目光一扫,奇道:

“咦,怎么没饮料,都喝白酒?”

本来就是一场鸿门宴啊!

艾夏赶紧吩咐服务员上热饮,这时徐璃东道主的威风都没了,白翎也收敛霸气,唯有樊红雨强作镇定与赵尧尧聊小贝。

热饮送来后,赵尧尧微笑道:“之所以听到正华的电话就赶过来,因为他是咱于家最小的弟弟,还有小艾也还年轻,很多方面需要徐申长关照,我以饮料代酒敬一杯。”

“尧尧尽管放心,我肯定竭尽全力。”

徐璃谨慎地答道,拿小杯一口喝了。

赵尧尧又端起杯子,白翎立即道:“咱俩不谈谁敬谁,一起喝吧。”说罢也举杯喝掉。

樊红雨主动敬酒,说:“我和尧尧也是老朋友了,只是近几年遇得越来越少。”

“是啊……”

又吃了道热菜,赵尧尧瞟了眼呆若木鸡的方晟,提醒道:“方晟,我们于家两个家庭是不是一起敬下白山两位父母官?”

“哗啦”,除了白翎都站起来热热闹闹喝了一轮。

酒席上气场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可千真万确地存在:

上次范晓灵婚宴上,白翎挟西宫娘娘威风把徐璃、姜姝喝得伤心欲绝;今晚徐璃拿出东道主姿势主动出击,眼看一场恶战不可避免。

然而赵尧尧来了。

她可是方晟清清楚楚法律意义的妻子,哪怕后来办了离婚手续,但承诺依然不变。

在她面前,西宫娘娘、贵妃娘娘都不管用,樊红雨更是没脾气。

正宫就是正宫,人在规矩在,官再大也没辙。

酒店上菜的速度挺快,左一道右一道,赵尧尧吃会儿就主持敬酒,除了她都喝白酒,但敬到谁就得喝,艾夏尽管喝多了也不例外。

但小杯跟刚开始抡壶算得了什么?和风细雨而已。

饶是如此,喝着喝着氛围也宽松起来,樊红雨暗想今晚再不出头肯定要被顶头上司记恨,站起身笑道:

“尧尧,我提议咱几位曾在黄海工作过的女同胞喝一杯。”

赵尧尧也笑:“黄海——那不是把徐申长撇下吗?干脆范围大一点,双江吧。”

“好。”白翎爽快应道。

赵尧尧难得亲自下位,与徐璃、白翎、樊红雨四人站到一块儿,举着杯子轻轻撞击,“叮”一声,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真是白的更白,冷的更冷,娇艳与妖娆齐飞!

看着笑靥如花、仪态各异的四位少妇,都是生命中刻骨铭心的女人,方晟深深叹息:

他是多么希望她们能尽释前嫌,真正和睦相处;可他又知道这是一件多么不现实的事!

恍惚间觉得如果爱妮娅、范晓灵加入,恐怕徒增刀光剑影,不会对局面有任何改善;唯有鱼小婷,似乎每个女人都对她抱有善意,无它,她才是付出最多、最苦命的女人。

又感叹徐璃还是有担当的,尽管心里清楚自己与樊红雨有染,而赵尧尧和白翎都不知情,只将她作为主攻目标。此时徐璃只须轻轻来一句“红雨也不专题敬方书记一杯”,聪明如她俩便会听懂暗示。

徐璃不会这么做,也不屑这么做。

正在胡思乱想,那边不知樊红雨轻声说了句什么,白翎哈哈大笑,徐璃和赵尧尧也开心地笑了起来,瞬间真有方晟追求的“其乐融融”场面。

快散席时,看着酒壶里还有酒,徐璃迟疑了一下,白翎也没吭声,心有默契都不提“壶搞”的话题,正宫娘娘都到了,还胡搞什么?

这顿酒宴总算如履薄冰地吃完了。

于正华到基层锻炼后到底不一样,已提前替客人们订好酒店:方晟和赵尧尧自然住一间,白翎则安排到另一家五星酒店。

徐璃的专车顺路送方晟和赵尧尧;樊红雨的专车顺路送白翎;忙完这一切,于正华、艾夏如同经历了一场战争,忙不迭溜回家睡觉了。